<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8 章
    打电话问李惟肖,李惟肖告诉她,给她找的那个老师是外交部翻译司的高级翻译,前些天有一个陪同领导出访的任务,所以见面的日期才一推再推。

    “他很贵吧?”

    “很贵,一节课三百美金,一星期只上两节课,每节课不少于两小时,但具体上课时间由他安排。”

    三百美金,打劫啊?佟馨想不出什么样家庭教师值这么贵。

    “杀鸡焉用牛刀,我又不去当翻译,找个高中英语老师教教我就行了。”

    “水平不一样的。”李惟肖说,“盛家对外宣称,你一直生活在国外,不找个口语好的老师,怎么培养你的发音?”

    “你说什么?对外宣称我一直生活在国外?”佟馨有点反应不过来。自己明明在雁京土生土长,从来都没出过国。

    “他们嫌我是胡同长大的?”

    “不是,是不想把私生女的身份摆到明面上,也给你一个相对容易被这个圈子接受的背景,老爷子不希望你遭人非议。”

    “我看他是不想别人在背后对盛家说三道四吧,才不是因为我。”

    佟馨没好气地想,要是真心疼自己,就不会让自己流落在外那么多年,如今回来了,他们又怕被别人说闲话,真是好事什么都想占着。

    “随你怎么想,但老爷子这么安排,没有恶意。”

    和他说也没用,他只听老爷子吩咐,佟馨想想也就算了,告诉他,“你选的那几双鞋我都买了。”

    “我已经替你定了几份时尚杂志,你经常看看,人家是怎么搭配的,对你提升眼光会有好处。”

    佟馨嗯了一声,隐隐听到电话那边似乎有女人说话的声音,猜到些什么,主动说:“不好意思占用了你的时间,没别的事我先挂了。”

    看看时间也十点多了,对于某些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是对佟馨来说已经是该睡觉的时候。洗漱之后钻进被子里,逛街一天的疲累会让她很快进入梦乡。

    和凌丰见面的那一天,佟馨的脑海里只有《诗经》里的那句话——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单看五官,他的眉目并不抢眼,但是组合在一起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干净和舒服,他的光芒就像最好的古玉,气质敛于内而非形于外。

    李惟肖给他俩做介绍。

    “他平时特别忙,还经常有出访任务,要不是因为他是容颖哥哥的学弟,他是不可能答应来教你的。”李惟肖悄悄在佟馨耳边说。

    “这么傲,干嘛一节课收三百美刀?”佟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用钱请不到的人。如果有,那就把钱加倍。

    “人家跟你又不熟,怎么可能无偿服务,随随便便接个外包钱也赚到了。”

    “是啊,教我这样一窍不通的榆木脑袋是挺耗时间的。”

    佟馨虽然对凌丰印象不错,也不喜欢李惟肖把他形容的那么清高,人活在世上,还是多点烟火气的好。

    李惟肖走了以后,凌丰用流利的英语自我介绍,问佟馨,能不能听懂他说的。

    佟馨没回答,反而问他:“他们私下里是怎么和你介绍我的?”

    凌丰会意,浅浅一笑,雪白的牙齿整齐得像牙膏广告里的模特,“他们只告诉我,你是盛博文先生的女儿,英语说得不好,让我当你的英语老师。”

    “没说别的?”

    李惟肖就算了,佟馨很怀疑容颖也能守口如瓶。

    “没说。”凌丰嘴角微张,似乎对佟馨的疑问有点奇怪,问她:“你觉得他们会和我说什么?”

    “比如,为什么我生在这样的家庭,英语却很菜?”佟馨一双杏眼目光深邃。

    真要是千金,哪怕没有学习的天赋,从小到大经常出国,耳濡目染,英语口语怎么着也练出来了。

    凌丰靠近她一点,温和地看着她,“我只关心你英语的程度究竟如何,因材施教制定你的学习计划,至于其他的,不是我该操心的范围。”

    “那我能不能再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佟馨很可爱地双手托腮看着他。

    “可以,不过要用英语。”

    “英语我不行啦,连中国字我也只认识三千个。”

    凌丰被她这个说法逗笑了,常用汉字不过三五千。

    “没关系,这里没有别人,你尽管说,多差都无所谓,我只是想听一听你的发音和语法。”凌丰鼓励佟馨。

    佟馨这才用英语磕磕巴巴介绍自己,对自己的身世没有隐瞒,凌丰除了偶尔愣愣神,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佟馨从他的表情判断,他对自己的身世多少是了解的,只是他这种淡定又有涵养的人,不轻易去管别人的闲事。

    “我的官方名字叫盛云筝,但是朋友们还是叫我佟馨,你也可以叫我佟馨。”

    凌丰笑了笑,“既然我是官方请来的,那在人前还是叫你盛云筝比较好,至于私下里,如果你觉得叫你佟馨更顺耳,那我就叫你佟馨。”

    真是温柔到无死角的好脾气,佟馨更满意了,开玩笑地问:“我以后遇到烦恼能和你倾诉吗?”

    “可以,不过要用英语。”凌丰的回答和之前一模一样。佟馨点了点头。

    考察了佟馨的口语之后,凌丰又拿了一套卷子给她写,把她错误的地方用红笔标出来,打上分数,告诉她,她的英语基本上已经还给高中老师了。

    “你的意思是,高二的学生学得都比我好?”

    “对,而且还是一般程度的高二学生,学霸在高二四级都能过。”

    “我以前英语不差的。”

    “口语不经常练习很快就会生疏,语法也是,时间长会忘记,毕竟不是母语。”凌丰给了佟馨一本词典,让她没事多背单词。

    “当年我考专八的时候,比这还厚的词典倒背如流。”

    “听说你还得过韩素音翻译奖,而且是所有得奖人里最年轻的。”佟馨有意问起这件事。凌丰说:“你掌握的资料还挺全面。”

    “当然,我要知道为什么你这么贵。”

    “所以呢,物有所值吗?”

    凌丰笑起来有一种春天般的感染力,很吸引人,却又不带半点诱惑。佟馨也笑了,“这得多上几节课才能知道。”

    凌丰轻轻颔首。女孩狡黠的目光和谈吐无不显示着她的聪慧,用身世的秘密换取他的信任,同时也结成了一个默契的联盟,他必须好好教她,同时又不怀有其他目的。凌丰猜测,大概是因为容颖的关系,她怕自己是对方的眼线。

    两个小时时间很快过去了,傍晚的时候,李惟肖打来电话,询问情况。

    “还行吗?”

    “挺好的。人长得好看,性格也好。”佟馨夸奖了凌丰一番,表达自己的对他的满意。李惟肖忍俊不禁,“大小姐,不是给你选驸马,人家是来教你英语的。”

    佟馨听他挖苦自己,假意哼了一声:“大少爷,我只是出于礼貌对你介绍的人进行评价,又不是看上他了。”

    “你满意就好。”

    “星期天老爷子请客,你来不来?”佟馨有意无意问他。李惟肖咳嗽一声,“你说什么?抱歉,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爷爷请客,你来不来?”佟馨心说,这人肯定是故意的,自己的声音虽然小,也不至于听不见吧。

    “我明天去美国出差,赶得及就参加,赶不及就算了。”李惟肖又轻轻咳嗽了一声。

    他一直很忙,连打电话的语速都很快,佟馨默然应了一声,不再多问。

    宴会当天,盛家上下一大早就开始布置,不仅客厅被装点一新,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被精心修剪过,各种新鲜食材源源不断被送进厨房。方昭仪作为管家忙得脚不沾地,虽然宴会晚上才开始,要让挑剔的老爷子满意却不容易。

    夜幕降临的时候,亲友纷纷登门,盛老爷子上了年纪,不喜欢太过热闹的场合,也知道自己在场,众人不能玩得尽兴,和在场的亲友寒暄过后,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李惟肖到得很早,给佟馨一副珍珠镶钻的耳环。佟馨本以为是礼物,没想到他告诉她,耳环里有个小型监听器。

    “我这两天感冒,下午还在医院挂水,没有力气帮你应酬那些人,你只能靠自己去应对。”李惟肖看着佟馨把耳环戴上,才说:“也是对你的一次考验。”

    “你们随时随地考我。”佟馨有点怀疑,他说感冒只是托辞。

    “会为难你的人绝不是我。”

    “我有点怕。”佟馨一想到自己要去面对满屋的陌生人,就有点犯怵。

    “去吧……有我在别担心。”

    李惟肖到边上找了个僻静处坐着,感冒带来的头痛和浑身酸痛让他非常不适,一坐下就想闭上眼睛休息。

    老爷子在的时候,宾客们对佟馨的态度还好,老爷子离开客厅后,渐渐有了些议论,到盛凌霄从外面进来的时候,抱着看热闹心态的众人纷纷翘首观望。

    李惟肖原本在闭目养神,听到声音睁开眼睛一看,盛凌霄正在和佟馨说话。王幼薇没来,但是派了儿子过来,既不落人口实,也在老爷子面前摆明了态度,想叫她承认佟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老爷子态度强硬,她却也并不买账。

    佟馨和几个打扮得非常漂亮的女孩说话,之前方昭仪给她介绍过,她们不是盛家的亲戚,就是她爷爷和爸爸朋友的女儿,因为和她年纪相仿,所以老爷子特地请了她们过来,希望她能多交几个朋友。

    “红衣服那个女孩一直在追盛凌霄,你和她说话要小心……注意仪态,从气场上压倒她。”李惟肖看到红衣女一直站在佟馨身边却不说话,怀疑她不怀好意。

    佟馨冷不丁听到耳边传来李惟肖的声音,虽然细若蚊足,却也是清清楚楚,下意识地拨弄耳畔的头发。外人看来这个动作风情无限,李惟肖一看就知道,她是想不露痕迹地把耳环藏在头发里。

    “不要此地无银三百两,耳环里有感应器,别人听不到我说话。”

    佟馨听到这话,转身去找李惟肖,见他安静地坐在客厅角落的沙发上,单手扶额,看起来的确像是身体不舒服。

    搞得像电影里执行任务的特工,佟馨很想知道,这到底是谁的主意,开个宴会都这么不省心。

    不出李惟肖所料,红衣女要么不说话,要说话就是发起进攻,用英语和佟馨说了一长串话。标准伦敦音,佟馨肯定听不懂,李惟肖咝咝吸了口气,提起精神看佟馨怎么应对。

    佟馨心里把这个红衣女骂了一百遍,脸上却是和颜悦色,“大家都是中国人,又在国内,就不要说英语了吧,不然别人更要说我们是假洋鬼子。”

    红衣女莞尔一笑,没再说什么。

    她身旁的另一个女孩问佟馨:“听说你在英国生活过几年,不知道你最喜欢伦敦的哪一家餐厅?我之前去过restaurant gordon ramsay,要提前两三个星期定位子,好麻烦。”

    谈来谈去尽是说这些,佟馨不知道是这些富家女只对这些感兴趣,还是她们受了谁指使,要看自己出丑,迟疑两秒钟,思索怎么回答。

    “alain duccasse的甜品不错,mayfair 区的hakkasan的蜜汁鹿肉酥我特别喜欢,sketch的烟熏鲑鱼作为下午茶来说也很受欢迎。”佟馨照着耳机里听到的李惟肖说的话,鹦鹉学舌般学了一遍,好在耳机音质不错,李惟肖发音也很标准,总算没出错。

    想看佟馨出丑的人自然免不了失望,既然到人家做客,也不方便表现得太咄咄逼人,只有红衣女继续发难。

    “盛小姐,不知道你是哪一所大学毕业的?我在英国有不少同学和朋友,说不定就有你认识的。”红衣女一双明眸看着佟馨,精致的嘴唇在灯光下看起来果冻一般亮晶晶的。

    长得很漂亮,可一脸想看别人热闹的戾气,佟馨心说,既然你存心想捣乱,那我也只好不客气了,没有按李惟肖为她编好的台词,直接说:“不好意思,跟你不是很熟,你的朋友也并不一定会是我的朋友。”

    佟馨淡淡一笑,转身离去。红衣女和她的伙伴原本眉宇间都有些鄙夷之色,见她忽然发飙离去,不禁面面相觑。

    李惟肖听到耳机里佟馨怼人的话,轻笑出声,这丫头大小姐的礼仪学了三四成,大小姐的脾气却学了十成十,虽然对方一上来就问毕业的学校有点冒昧,表现得太介意反而有点任性了。

    相反,在房间里用手机听到这段录音的盛老爷子乐得直呵呵,早就看出来这丫头是个小辣椒,扮猪吃老虎,没人能欺负得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