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7 章
    李惟肖重新坐下,把自己带来的盛家人物关系图拿给佟馨看。

    “盛爷爷有一儿一女,儿子就是你父亲盛博文,女儿叫盛博茵,和丈夫儿女定居美国。你父亲的妻子叫王幼薇,王幼薇的父亲以前是副部级官员,几年前去世了,盛凌霄是你父亲和王幼薇的独生子。”

    看到人物关系图上有容颖,佟馨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李惟肖说:“容颖的奶奶和盛奶奶是亲姐妹,小时候常到盛家来玩,盛奶奶很喜欢她,她和你是远房表姐妹。”

    怪不得她对盛家人那么熟络,原来是亲戚。

    “盛煌的股权关系很复杂,经历过很多次重组,目前最大的股东是战略投资方,出资虽然多,但不参与经营管理,只获得分红,你父亲是最大的个人股东,分占二三位的个人股东是你爷爷和你姑姑,王幼薇是第七位,盛凌霄股份很少。”

    李惟肖把盛煌的股权结构图拿给佟馨看,佟馨一看就晕了,这也太复杂了,交叉持股、多层持股,让人眼花缭乱。

    “看不懂不要紧,以后你会看懂。总的来说,你父亲去世后,你爷爷因为继承关系,已经成为盛煌第一大个人股东,占比274,王幼薇是第二大个人股东,占比167,出资最多的股东是美国一家公司。”

    李惟肖的手在股权结构图中持股比例占323的战略投资方上指了指。佟馨仔细一看,那家公司持股比例确实是最高的,名字都是英文。

    “为什么要把这么多股份卖给外国人?”

    “持股比例高,但是这家公司并不参与经营管理,就像软银和雅虎之于阿里巴巴,只是战略投资者,一个公司想要上市,获得大量融通资金,让出部分股权是迟早的事,不然怎么获得长期稳定的投资来源。”

    这么看来,为了融资,盛煌集团的股权其实早就分散了。

    对这些理不清的产权关系,佟馨一时间也摸不清头绪,反正她到盛家的主要任务一方面是为了完成父亲生前的遗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陪伴孤独的盛老爷子,对于盛博文的财产怎么分割,没有太多兴趣。

    李惟肖尽量把问题简化叙述过佟馨,“简单说来,就是盛煌目前仍然是盛家的产业,但是王幼薇如果出售她的股份,或者联合其他股东收购盛煌的股份,盛煌以后也有不姓盛的可能,当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应该不会的吧,她是盛家的儿媳,她儿子是盛家的孙子啊,这等于是她儿子的产业。”佟馨想,自己虽然是不速之客,但是对王幼薇来说应该构不成实际威胁。

    “她怎么想我们都不知道。”李惟肖很谨慎地没有多说。

    从他这番描述,佟馨不难想到,老爷子急着找她回来,也有保住盛煌不易主的目的,盛煌毕竟是他儿子一生的心血,老人家舍不得这份产业落在外姓人手里。

    李惟肖见佟馨眉头不展,知道她需要时间去消化自己说的事情,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佟馨,告诉她,里面有一张无限透支的信用卡。

    “你的新卡办理需要时间,你先用我的,需要什么想买什么你都可以刷这张卡,账单我会和盛煌结清。”李惟肖什么都想得周到。

    佟馨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黑卡,忍不住拿起来翻来覆去看,除了长得比较黑,和别的信用卡并没有什么不同,据说年费就要好几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刷卡买飞机那么神奇?

    “你自己不用吗?”

    “这是国内一家银行的黑卡,我很少用,我有运通黑卡,出国用起来方便。”

    真是随时随地都不忘记嘚瑟一下,有运通黑卡了不起吗?佟馨趁李惟肖没注意,别过脸扮了个鬼脸。

    “买衣服你会陪我去吗?”

    “大小姐,我还没闲到这个地步,买衣服买鞋买包这种事,你们女生不是都很在行吗?”

    佟馨见李惟肖不耐烦地斜视着自己,那表情好像在说,这种事要他出马,太大材小用了。

    “好吧好吧,我只是随便问问。”

    佟馨心想,要不是你刚才说我品味不行,又说衣橱里那些衣服也不怎么样,我才不会给你鄙视我的机会。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下星期给你安排英语老师。”李惟肖站起来离开。佟馨送他下楼。

    临走时,李惟肖在门口站了站,忽然说:“要不,让容颖陪你去买几件衣服,她眼光一向不错。”

    虽是好心提议,因为牵扯到旁人,佟馨心里不大痛快。

    “不用了,我自己买,反正也不是花你的钱,用不着你心疼。”

    李惟肖嘴角微挑,信步离去。

    一想到能随便刷卡买买买,佟馨还是挺兴奋的,灰姑娘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她还不大适应这种转变,但是花钱购物这种事,她无师自通。

    在盛家住了几天,佟馨和盛家上下相处得还算愉快,就是老爷子脾气有点古怪,家里无论是保姆还是司机,甚至是方昭仪,在他面前都不敢高声说话。

    约了颜豆豆一起逛街,佟馨买了好多衣服,给颜豆豆也买了几件,颜豆豆起初不肯要,拗不过佟馨非要送她,只得接受她的美意。

    两人正要去看鞋,颜豆豆接到公司电话,让她过去开会,佟馨一个人继续逛。

    在一个著名品牌的专柜,佟馨试了好几双鞋,拿不定主意要那双,灵机一动,拍了图片发给李惟肖,让他帮自己参谋参谋。

    ——都不好看。

    李惟肖发了条语音过来,语气十分不屑。

    ——我觉得挺好看的,而且这几双鞋都超级贵。

    ——贵不一定就是好,品味需要培养。

    ——我不管了,我随便买,反正穿鞋的人是我,我自己觉得好看就行。

    佟馨赌气地发了一条回去。

    过了一会儿,李惟肖打来电话。

    ——你在哪家商场?

    ——三里屯太古里。

    ——到金融街这边来,我就在附近,而且这边的商场我能打到不错的折扣。

    就知道他一定有办法,佟馨把大包小包塞进车里,让司机送她去金融街购物中心。到门口的时候,看到李惟肖已经等在那里。

    李惟肖抬手看表,一脸严肃,“迟到了十分钟,你应该养成准时的习惯。”

    “买奶茶耽误了一点时间。”佟馨把手里那杯没动过的奶茶给李惟肖。李惟肖不接:“我不喝这种除了发胖没任何好处的东西。”

    “好吧。”佟馨越来越发现这个少爷并不好相处。

    专柜里,佟馨选的鞋李惟肖看着都不是很满意,自己从货架上拿了一双。佟馨一看那鞋的款式,细细的带子,细细的高跟,样子倒是很性感,可一看也不是给需要走路的人预备的。

    “这种穿不了几天。”

    “一季就扔的东西,你打算穿一辈子?”

    “可是也不能穿几天就扔啊,而且这鞋穿着肯定很累。”佟馨拿着鞋看了看,怎么看都觉得这样的鞋穿在脚上不会舒服。

    “你可以多选几双,各种场合穿。”李惟肖又从货架上拿了几双鞋给佟馨试穿。

    让佟馨愤慨的是,他选的几双鞋都获得了店员的好评。店员告诉佟馨,她们店里这几款鞋因为价格不亲民,不是热销款,但很受超模和明星的喜爱。

    佟馨瞥了李惟肖一眼,往脚上穿鞋的时候想,难怪他选鞋是这种品位,看来他没少和穿这样鞋的女人混在一起。

    “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你自己看着买吧,账单记我名下就能有折扣。”李惟肖接了个电话后,告辞离开。佟馨打量着自己的脚,觉得还挺满意,就把他选的几双全买了。

    买好了东西从商场出来,佟馨一抬眼,恰好看到对面一个身材妖娆高挑的女人上一辆蓝色法拉利,车型和李惟肖那辆一模一样。

    也许是同款车?心念一闪,很快就被她否定,肯定就是他的车,看他选的鞋,就知道他选女人是什么品位。

    不知道容颖看到这个场面作何感想,佟馨忍不住心里偷着乐,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直到上了车,才收敛了一点。

    回到家里,方昭仪告诉佟馨,老爷子让她打电话叫王幼薇和盛凌霄来吃晚饭。

    “啊?他们会来吗?”佟馨惊讶不已。

    自己住在盛家的事,想必王幼薇早已得到消息,她应该不会宽容大度到接纳自己丈夫的私生女吧?想到和她见面可能会有的尴尬,佟馨心里忐忑不安。

    “不知道,没说来也没说不来,只说知道了。”方昭仪也忧心忡忡。自从盛老爷子要把孙女找回来,王幼薇只回来过一次,不知道和老爷子说了什么,走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

    三人等了一晚上,王幼薇和盛凌霄也没有出现,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快十点的时候,老爷子宣布开饭,佟馨才得以动筷子。

    看到爷爷和方昭仪都是细嚼慢咽,佟馨也放慢了咀嚼的速度,原本很丰盛的菜肴,因为反复加热,味道已经变得不那么好,但佟馨依然吃得津津有味。不管怎么说,她心中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以前还在揣测那对母子的态度,现在可以肯定,自己就是个不受欢迎的讨厌鬼。

    吃完饭,老爷子并没有离开餐桌,看到方昭仪吃得差不多了,他才说:“替我通知所有亲友,这个星期天请他们过来吃饭,让云筝和他们见见面。丫头,你自己也准备一下,不要露怯。”

    佟馨愣了三秒钟才想起来他说的云筝就是自己。老爷子这是和那母子俩儿较上劲了,他们不来吃饭,不承认佟馨的身份,他就非要大张旗鼓搞一次家宴,当所有人的面宣布孙女的身份。

    倔脾气!回到房间里,佟馨忍不住打电话把这事告诉佟景娴。

    佟景娴说:“不管他们什么态度,你去盛家的目的不是和他们争名夺利,不见面是最好,见了面也不必有顾虑,用不着讨好谁。”

    妈妈的话都是金玉良言,佟馨心里瞬间有了底气,躺在床上拿出自己的行程表翻看。

    自从到了盛家,方昭仪教她每天记录自己大概的行程,并且把未来几天可能有的行程写下来,不仅遇到事情时可以查询过往的记录,也方便安排时间。

    礼仪课、音乐欣赏课、美术欣赏课,还有茶道培训……累啊,佟馨看着自己一连串的课程安排,叫苦不迭。

    翻到后一页,赫然写着见英语教师,佟馨一激灵从床上坐起来。这是什么时候记上去的?自从李惟肖说替自己安排英语老师,已经两个星期过去了,一直不见那个英语老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