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6 章
    “凌霄,你也来了。”容颖扶着盛老爷子过来,李惟肖走在他俩身侧。

    “爷爷。”盛凌霄叫了盛老爷子一声,和容颖说话:“今天天气不错,带巴顿出来遛遛。我每次来都是坐这个位子,所以巴顿看到这位美女坐在这里,脾气躁了点。”

    “这是你姐姐。”盛老爷子对孙子说。

    盛凌霄微微一愣,随即也就明白,对佟馨微微颔首示意。佟馨尴尬着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得也跟他笑了笑。

    在俱乐部消磨一天时间,陪着盛老爷子吃了两顿饭,佟馨回到家已经是黄昏时分。颜豆豆下班回来,佟馨想了想,还是把盛家的事告诉了她。

    颜豆豆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了,激动地抓住佟馨的肩膀摇晃,“天啊天啊,你这是什么运气,麻雀变凤凰啊,你不再是灰姑娘了,你是流落民间的公主啊公主——”

    “你不要这么激动,我也不是什么公主。我到现在还没想好,要不要去盛家。”

    “当然要去,那是你爸爸家,你回去名正言顺,你过上好日子,佟姨也可以跟着享福。”

    “我妈不会去盛家的。”

    “但是你有了钱,可以给她买一套大房子。”

    “我妈不会用盛家的钱。”

    佟馨对母亲的性格非常了解,这么多年,哪怕一个人养女儿再苦再难,她也没和盛家有过任何联系,将来也不会有任何联系,骨子里她是骄傲的,那个家当年不接纳她,她也不会再接纳那家人。

    “这么说,佟姨还会继续住这里?”

    佟馨点了点头。颜豆豆若有所思,“也好,你走了以后我可以和佟姨做个伴儿,她一个人不至于太孤单。”

    夜晚,听到院子里贺彬说话的声音,佟馨心中一动,披着衣服出去找他。他开车行赚了点钱,在外面贷款买了一套房子,偶尔才回来住一两天。

    天已经黑透了,借着房间里照出来的灯光,院子里才勉强能看到人影,等贺家二老都进屋了,佟馨悄悄溜出去跟上贺彬。贺彬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回头见是佟馨,非常惊喜。

    “我去婚介所接你下班扑了个空,你同事说你请了一天假。”贺彬打量着佟馨,见她穿着单薄的家常衣服,让她和自己到车上说话。

    坐进车里,佟馨才把自己一天的经历告诉贺彬。贺彬沉思半晌,“这么说,你打算和盛家人相认?”

    “老爷子找到我妈,把我妈说服了,我也不好再固执。”佟馨得承认,今天看到爷爷,她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既然父亲已经不在了,母亲又释怀了当年的事,自己的立场就宽松了很多。

    见贺彬抿唇不语,佟馨望着他,“你不赞成啊?”

    “我赞不赞成对你来说有影响吗?”贺彬勉强一笑。

    察觉到他情绪的异样,佟馨问:“你怎么了?”贺彬又是一笑,那笑意却很苦涩,“你以后就跟我们不是一路人了。”

    “不会的,我们永远是朋友。”

    “只是朋友?”

    “还是我亲哥。”

    佟馨嘴甜,要是平时,贺彬听到这话肯定很高兴,可现在,他怎么听怎么觉着这是佟馨借机在向他暗示,她不爱他,从来没爱过。

    他从未像此刻这样,不想把她当妹妹,可是,她的人生已经走到了转折点,由不得他,也由不得她。

    让佟馨在车上坐着,贺彬下车抽了一支烟,好半天才又回到车上,对佟馨说:“你去了那边,要是遇到什么难处,记得跟我说。”

    佟馨点了点头,想起什么,又说:“英子挺不错的,盘儿靓条儿也顺——”

    “别提她。”贺彬打断她的话。

    从小他就瞧不上英子,虽然那丫头现在是雁京一家很有名的模特公司的签约模特,经常上杂志封面和电视,在他眼里,却还是当年那个二百五傻丫头,他不喜欢她那股子傻劲儿,觉得特别没脑子。

    佟馨讨了个没趣,只得告辞下车:“我先回去了,有空找你和豆豆撸串儿。”说话间,她打开车门跳下车。

    虽然有点残忍,但终于说出了心里话,佟馨一身轻松,李惟肖那家伙说得对,当机立断好过拖泥带水。

    一想起李惟肖,佟馨心里有些不自在,一整天,李惟肖对她的态度都不冷不热的,和之前劝说自己回盛家时那种穷追不舍的热络劲儿大相径庭,大概是有容颖在场,他的眼睛里就只看得到她了。

    也或者,他本来在心里对她就是这样的态度,他说过,人是有阶级和层次的,就算她同意回盛家,和他站在了同一个阶级,层次依然不一样。他打心眼儿里瞧不起她,但是为了能拿下盛家的生意,不得不妥协,替盛家人来当说客。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凭什么瞧不起我!瞧你那丑样儿。

    佟馨叉腰站在路旁,和一只路过的野猫对视,嘀嘀咕咕骂了几句。野猫直勾勾看着她,似乎在判断她是否想攻击自己,但凡她要攻击,它就用利爪挠她。

    看什么看!再看你也是只流浪的野猫,不会变成高贵的波斯猫。

    佟馨蹲下来,想摸摸野猫的头。野猫嗷一声叫,吓跑了。佟馨视线追随着它,见它灵巧的身子很快爬上了路边的老槐树。

    这棵老槐树少说也有三四百岁了,自佟馨有记忆起,每年秋天都开一树的花,树荫正好盖住她家的屋顶,天热的时候,一到晚上树下就有好些人乘凉。

    贺彬知道她喜欢吃槐花包子,每年老槐树开花的时候,他都会第一个爬到树上去摘槐花,胡同里长大的孩子,翻墙上树都是好手,等到佟馨能爬树的时候,往往就是两个人一起爬在树上玩耍。

    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槐树承载着这座古城千年的历史,醉人的槐花香里飘荡着无数动人的故事,如今的胡同里早已不像小时候那样热闹,很多人搬走了,来来往往最多的是游客,直到月上枝头,白天的喧嚣才能告一段落。

    念及往事,感慨纷纷涌上心头。回到院子里,佟馨刚进家门就听到手机铃声,跑过去一看,竟然是李惟肖打过来的。

    李惟肖听她气喘吁吁,问她:“干嘛呢,喘什么?”“刚出去跑了几圈。”佟馨捶捶心口,让心跳缓下来。

    “盛爷爷让我通知你,星期五早上他会派司机来接你,给你两天时间处理工作的事,盛家那边已经准备好你的房间,你什么都不用带。”李惟肖的声音听起来冷冷的,不带一丁点情绪。

    “他怎么不自己打电话给我?”

    “老人家不太会用手机,他也不喜欢用手机。”

    “处理工作的事是什么意思,让我辞职?”

    “当然。”

    佟馨听到话筒里传来一声轻笑,暗自吐槽,笑什么笑!

    “辞职以后我做什么,每天在家当看护陪老爷子?”

    李惟肖收敛笑意,“到盛家以后,你就是大小姐,想工作的话,盛煌有的是适合你的职位,就算盛煌没有,只要你想工作,也会有人给你安排;不想工作就更容易了,享清福不用人教吧?”

    去你妈的!佟馨低声嘟囔一句,凶里凶气说:“知道了。”说罢就把电话挂了。

    李惟肖听到她最后语气不善,猜测是不是自己哪句话又戳到了她的神经,惹她不高兴了。这丫头外表看着大大咧咧,实际上小心思多着呢,不知道那句话就会刺痛她的小敏感。

    去婚介所辞职,佟馨没有提自己的身世,和老板娘冷雨夜说想换一个环境工作,冷雨夜询问了几句,知道她去意已决,也就没有挽留她,慷慨地多给了她一个月薪水。

    两天里,佟馨办妥了所有事项,只等星期五一大早盛家的车来接。贺彬没有来送她,自从那天她拒绝了他,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黑色宾利在宽阔的马路上驰骋,佟馨头一次坐这样的豪车,觉得特别舒服,难怪有钱人都爱坐宾利、劳斯莱斯,这样的好车坐着是享受。

    司机告诉佟馨,这辆车原先是她爸爸的,她爸爸去世以后,老爷子把这辆车安排给她当出行的座驾。

    “盛煌不是我……我爸爸一手创办的吗,老爷子也有股份?”

    “盛家人都有股份,当年你爸爸创业,他们出了不少钱,后来盛煌生意越做越大,你爸爸就把家里人的出资都折算成股份,你爷爷和你姑姑都是大股东。”

    难怪老爷子说话那么权威,连她爸爸的车都能安排。

    车开到香山,沿着山路往上,司机告诉佟馨,老爷子就住在这里的海军干休所。

    “这里在雁京的海军干休所里级别最高,将军以上都是独栋小别墅,校级住公寓楼。”司机把车开进绿荫深处,一栋栋小洋楼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

    车开了十几分钟才到盛家小楼,三层洋房前有一个围起来的小小院落,一看就像是老干部养老的地方,一边种菜一边种花,葡萄架下挂着好几个鸟笼。

    老将军亲自到门口接孙女,佟馨下车后走上前叫了一声爷爷,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叫管家带孙女上楼去看看为她布置的房间。

    客厅很大,布置得简单大气,佟馨跟着管家沿着木质楼梯到二楼。管家告诉佟馨,这个小楼有些年头了,是解放前一个国民党军官住过的。

    “你爷爷年纪大了不能爬楼,他住一楼,二楼就你一个人住。”

    “那我爸爸他们的房间呢?”

    “他们一家另外有房子,不在这里住,二楼原先是你爸爸和姑姑结婚前住的,他们结婚后就没再来住过。”

    管家把佟馨带进房间里,自我介绍,她叫方昭仪,以前是部队派给盛家的勤务员,因为深得盛家二老喜爱,退伍后就一直留在盛家当管家。

    方昭仪打开衣柜,指着衣架上琳琅满目的衣服对佟馨说:“你爷爷啊,什么都给你想得周到,让我们替你准备了春夏秋冬的衣服,你看看喜欢不喜欢,不喜欢的话,还可以再买。”

    “都喜欢。”佟馨说,穿现成的哪还有什么不满意。

    方昭仪见她很随和,很高兴地说:“你先休息一下,我下去看看,厨房准备了点菜,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吃现成的我都满意。”佟馨说。

    方昭仪走后,佟馨坐在床上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置,和客厅走廊的简单庄重不同,这里明显是精心布置过的,色调以粉白二色为主,家具一律欧式,看起来像是公主的房间。佟馨暗想,不知道这是谁的品味,还当自己是没长大的小女孩么,到处都粉粉嫩嫩的。

    令她特别满意的是房间外有个露台,能看到后面群山叠翠的美景,难怪人在山里住久了,就不愿下山去管凡间的红尘俗事,这样秀丽的景色,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给妈妈打了电话之后,佟馨洗澡换了身家常衣服下楼,没想到客厅里除了盛老爷子和方昭仪,还有李惟肖。

    给他看到自己不加修饰的素颜,佟馨并不在意,自己又不是什么大美女,素颜不素颜也没多大区别。

    从他们的对话里,佟馨了解到,老爷子叫李惟肖来,是想托他帮自己办新的身份证,他有一个堂哥在公安局,和他打个招呼能办得快一点。

    方昭仪告诉佟馨,老爷子会替她安排两个家庭教师,一个教礼仪一个教英语。

    “礼仪我来教,英语老师惟肖会替你安排。”

    “也可能不止两个老师,具体的稍后再说。”

    李惟肖看到佟馨随意的衣着,心里感叹,这丫头倒是很能适应环境,才住进来就混熟了一样,一点也不拘谨。

    “带惟肖去你的会客室,他有些细节要和你谈谈。”方昭仪向佟馨递了个眼色。佟馨诧异,“我还有会客室,在哪里?”

    “楼上,你房间隔壁。”李惟肖站起来告诉佟馨。佟馨疑惑地跟他上楼。

    二楼,李惟肖推开佟馨卧室隔壁房间的门,对佟馨说:“这里是你的书房兼会客室,里面有一扇门和你卧室是相通的,你也可以把门锁起来不用。”

    “这么复杂?”

    “不然你想在卧室里会客?”

    “好吧。”

    李惟肖关上门在沙发上坐下,佟馨坐在他身侧。

    “还有一件事——”李惟肖神情凝重。

    “什么?”佟馨看到他突然严肃的表情,有点紧张。

    “明天会安排护士来替你抽血,作为盛家的继承人之一,验明正身是必要的一个过程,不是怀疑你的身份,而是遗产继承的证明文件里需要这些材料,希望你能理解。”

    佟馨点了点头,来都来了,还怕亲子鉴定?

    “你以后不能再用佟馨这个名字,盛叔生前替你起了更好听的名字,新办的身份证会用你的新名字。”

    “叫什么?”

    “盛云筝,出自李白的诗,‘清筝何缭绕,度曲绿云垂’。”

    佟馨刚想说,她妈妈也喜欢李白的诗,想了想又把话咽了下去。

    “盛爷爷的意思,你暂时不要工作,等半年后你把该熟悉的都熟悉了,该学的也学会了,你再出去工作。”

    “怎么着,小燕子进皇宫认爹,还得先学规矩呀?”佟馨翻了个白眼。

    李惟肖轻笑,“既然你现在是盛煌的大小姐,以后免不了商务应酬场合,多学一点总没错,我猜你的英语水平不过尔尔,会替你安排最好的家教。还有你的着装品味,也需要提高。千金小姐不是上班族,不用穿得太朴素。”

    敢情他看惯了花枝招展的女人,看到自己这样不加修饰的就觉得不顺眼了,佟馨斜了他一眼,“我的衣服不好看吗?”

    “不怎么样,一看就是淘宝地摊货,平均单价不会超过三百块。”李惟肖很不留情面地说。

    佟馨无法反驳他的话,只得指了指卧室的衣柜,“他们已经替我买了好多衣服。”李惟肖过去打开衣柜看看,并不是太满意,“都很普通,你可以再去商场多选几件。”

    “你是不是刚接了一个叫打造百分百千金的单机闯关任务?报酬还挺高?”佟馨抱着胳膊看李惟肖。

    “是挺高,抽成提高了五个点。”李惟肖回头看着佟馨,“如果你想更好地适应盛家,也更好地提升自己,最好听从我的安排。”

    “投资公司不是很忙吗,金融分析师为了紧跟市场脉搏恨不得连轴转,你怎么有时间管盛家的闲事?”

    “我手下有一百多人为我工作,不用我事事亲力亲为,而且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我的一种投资?将来也许我们两家公司有更深层次的战略合作也说不定。”

    “我以为你不为五斗米折腰。”佟馨故意揶揄他。

    李惟肖打量佟馨一眼,这句话明褒实贬,实在有些狠辣,浅笑:“为了米仓,还是可以折一折的。”

    “那你跟我说说这个大米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