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4 章
    “你挺好的,跟我亲哥一样。”佟馨颁发了一张好人卡给贺彬。

    可是贺彬并不愿收下她这张好人卡,“馨儿,我知道我书读得不多,配不上你,你是咱们那一片有名的仙女儿,但是我对你是真心的,咱两家也是知根知底。”

    佟馨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要说他对她的好,那真是没话说,但是她不愿往别的方面多想,她一直把他当亲哥哥,很依赖他也很信任他,但是从没想过和他发生点什么。

    贺彬虽然不怎么爱念书还爱打架,但人长得精神,又很有男人味,从小到大喜欢他的女孩儿不在少数,隔壁院儿的英子更是对他迷恋无比,恨不得跟屁虫一样整天跟在他身后。

    “可是……你是我哥。”

    因为酒精的作用,佟馨脑筋打结,舌头也跟着打结,她理不清这层关系,一个从小当成亲哥的人,怎么能和他谈恋爱,那会让她觉得乱`伦。

    “又不是亲的,你姓佟我姓贺。”

    贺彬想了好些日子了,眼见他的年纪也老大不小,好几个差不多岁数的哥们儿连孩子都都有了,他还没落停,这才下了决心把他俩的关系好好理顺一下。

    佟馨手托着腮,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贺彬,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表达她的心情,她是真的对他没那方面的感觉,一点都没有。

    “忽然说这话,知道你一时半会可能接受不了,不要急着回答我,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

    像是怕佟馨会说出令他无法接受的话,贺彬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离开了包间,不一会儿在外面打了个电话给佟馨,告诉她,他已经结过账,他还有事先走一步。

    佟馨放下手机,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就跑了,但是她此时已经无力思考,机械地拿起筷子,又夹了一片刺身放进嘴里。

    包间的隔断拉门忽然被拉开,一个男人走过来坐下,佟馨没想到这家店包间的隔断都是互通的,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两秒钟之后才认出他是李惟肖。

    “你怎么在这儿?”

    “路过,看到你们。”

    “你跟踪我们了?”

    雁京城这么大,他们的日常活动范围又不在一个区域,佟馨才不会相信有偶遇这种巧事。

    “算是吧,我去婚介所找你了。”李惟肖对此倒也供认不讳。

    “又什么事儿?那天我不是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也说你们会尊重我的决定。”佟馨觉得盛家没完没了也很让人心烦。

    “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他态度温和,佟馨也不好太驳他面子。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李惟肖没有急着说话,先是叫来服务生把桌上的残羹冷炙收拾干净,又让他们上了两盘水果冰淇淋。佟馨悄悄看着他,这人看来有洁癖,上回把刚出炉的煎饼果子丢垃圾桶,这回不把桌子收拾干净就不说话。

    “先不说盛家的事,说说刚才那个人。”李惟肖把其中一盘水果冰淇淋往佟馨面前推了推。

    “他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佟馨心想,这厮不仅跟踪,绝逼还偷听了她和贺彬的谈话,对他略有回升的好感度瞬间又跌落至谷底。

    “没碍我的事,我也不是故意要听到你俩说的话,是这家店包间不隔音,我又刚好在隔壁吃饭,无意中听到你们的谈话。”李惟肖很明白佟馨在想什么,替自己澄清。

    “然后呢?”佟馨明知道他在狡辩,却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你不可能答应他,你俩也不是一条道儿上的人,当机立断好过拖泥带水。”李惟肖客观地说。

    “要你管。”佟馨没好气嘀咕着。李惟肖语气里透着对贺彬出身的不屑,这让她听着很不爽。

    “维持现状,你接触的也只能和他一个层次的人,盛家就不一样了,会为你开启新世界的大门,佟馨,你不换一种活法,不会知道世界有多大。”李惟肖劝说。

    道理是那个道理,可是这番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佟馨没好气,“他怎么了?他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他什么层次,我就什么层次,我和他一个阶层。”

    李惟肖微微一笑,很显然自己刚才的话激怒了她,进一步说:“可能我刚才的话说得有点过激了,你不要敏感,我没有看不起你们的意思,但是你不能不承认,在这个社会,人是分层次和阶层的。”

    佟馨瞥他一眼,对他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精英主义思维,不和他争辩就对了,自言自语嘀咕一句:“夏虫不可语冰。”

    “盛家人丁不旺,你爷爷和你父亲这一辈都是一脉单传。”

    “他有儿子。”

    李惟肖怔了怔,很快领会佟馨话里的另一层涵义,这丫头嘴上说不关心盛家,回去以后还是偷偷查了资料,不然她不会知道盛博文有个独生子。

    “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希望儿孙绕膝,子女孙辈越多越好,你奶奶前两年走了,如今你父亲也去世,盛爷爷一个人很孤单,所以特别希望你回去。”

    “如果盛家真想负责任,就不会二十多年对我和我妈不闻不问。”

    “老一辈不能接受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这是他们固有的偏见,我没说他们对,可有时候,也不能说他们不对,门第悬殊太大,这样的婚姻并不会稳固。盛家长辈的行为我不想多评价,我只想谈谈你。”

    “谈我什么?”

    李惟肖往前靠了靠,双目炯炯有神看着佟馨,“给盛家人一个机会,改正他们当年的错误,把你应得的都还给你,这也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改变人生的命运和格局。”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佟馨忽然问。

    “国金。”李惟肖虽然一时间没明白她这么问的用意,但是也顺着她的思路回答她,“国际金融。”

    “我以为你学的是传销,专门给人洗脑。”佟馨嘴角撇了撇。几次接触,她总算明白,为什么盛家人派他来当说客。

    李惟肖对她的伶牙俐齿忍俊不禁,低头吃水果冰淇淋。大概是觉得味道不怎么样,他眉头皱了皱,吃了两口就不吃了。

    佟馨吃得津津有味,看到他那种嫌弃的表情,既好气又好笑,这位少爷大概难得深入民间,看什么都不顺眼。

    脑筋一转,佟馨看着李惟肖,“你能诚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如果能的话,我就答应你,回去再把这件事考虑考虑。”

    “你说。”李惟肖忍不住好奇,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还能问出什么问题来。

    “你这样的精英阶层、商务高端人士花这么多时间来给别人当说客,除了你说的,两家是世交、爷爷辈是老战友什么的场面话,有没有利益诱因?”

    佟馨觉得,他要是能在这个问题上坦陈相告,说明他还有一点点值得信任之处。

    李惟肖笑了,“还说我搞传销,我发现你也不简单,不用验dna,你肯定是盛叔的亲女儿。”

    佟馨从他的表情里就能看出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无利不起早,他这么卖力来劝说,必然有他的好处。

    “我自己开了一家投资公司,盛煌是我大客户之一。盛爷爷答应我,如果谈成了,就续签十年合约,你知道那是多大一笔资金量吗?”

    佟馨见他说起自己的职业眼睛都亮了,赌徒在赌桌上都是这样的目光,带着点贪婪,还带着点狡狯,摇了摇头,“我对这些没概念,但我相信,你获利不会少。”

    李惟肖潇洒地摇了摇手指:“赚钱只是一方面,对cfa来说,掌控百亿资金进行风投、替企业理财,资本游戏才是最有意思的。”

    “cfa是什么?”

    “特许金融分析师。”

    “如果盛家不给你这样的承诺,你会管这事儿吗?”

    “看心情。”

    李惟肖眼底的笑意很深,表情高深莫测,让人猜不出他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佟馨自知自己和这类高智商的人比脑力只会白费脑细胞,也就不再多问。

    “想想你和你妈妈到现在还住在胡同破旧的平房里,估价可能也值点钱,但是那房子以前只是大杂院,不是独门独户、规整的四合院,面积不大,想卖掉也是有价无市,二环里的老房等拆迁更是遥遥无期。”

    李惟肖想说服人的时候,句句话都能刺中要害。佟馨得承认,她想让自己和妈妈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盛家的金山银山纵然诱人,只怕背后隐藏的东西也是难以想象的。

    “他们想让我回去?”

    “是的,盛叔的遗愿就是让你认祖归宗,你毕竟是他的亲骨肉。”

    “那他的遗孀和儿子能答应?”

    “答应不答应,决定权不在他俩,而在盛爷爷,这也牵扯到遗产继承问题,你有继承权。”

    察觉到佟馨似乎有点动摇了,李惟肖提起十二分精神,既然话题已经深入到这里,不妨更深入一点。

    “那我妈呢?算什么?”佟馨看着他,面色凝重。

    只怕这才是核心问题,李惟肖轻叹一声,坦言:“恐怕没法解决,只要老爷子同意,你认祖归宗名正言顺,但是佟女士——”

    他摊了摊手,没有继续说。佟馨已然明白他的意思,事实上她和佟景娴一开始就明白,盛家承认的、想要回去的只有亲孙女,至于孙女的妈,以前没名分,以后也不会有名分。

    “这不结了,盛家虽然有几个钱,但我妈含辛茹苦养育我二十多年,在我心中更有分量,他们家当年不要我们母女俩,现在人死了,改主意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也太不把人当人了。”

    李惟肖嘴角微抿,本想说些什么,终究无言以为。佟馨站起来,拿着衣服和包离开了包间。直抒胸臆,觉得甚是畅快。

    李惟肖坐了一会儿,也起身离开。坐在自己车里,打了个电话给盛老爷子。

    “盛爷爷,那丫头耳根子很硬,我跟她见了几次,也没什么成效,恐怕说服不了她。”李惟肖有点沮丧。

    电话那边的老人呵呵一笑,“这么快就打退堂鼓?不是难啃的骨头也不会找你了。”

    “这么说,您知道……”

    “那丫头既然是我亲孙女,想必脾气像她爸爸,一根筋,祖传的倔脾气。”盛老爷子不无感叹地说。

    “她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

    “这样说来,症结还是在丫头她妈……只有先说服了她,丫头才能听话。”

    老爷子到底是老爷子,看问题就是准,李惟肖说:“恐怕是的,如果佟阿姨不答应,佟馨是不会答应的。”

    “这样的孩子,如今少了,多得是见钱眼开不认亲爹妈的,也罢,明天你陪我走一趟。”盛老爷子决定亲自出马。

    “您准备再去见佟阿姨?”

    “解铃还须系铃人。”

    听老爷子的语气,像是成竹在胸,李惟肖微微沉吟着,他陪老爷子去见过佟景娴两次,但是具体谈话内容没有听到,这回过去,想必会使出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