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1 章
    “下一个!”

    佟馨漫不经心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看了一眼手表,四点二十,离下班还有半个多小时。

    最后一位顾客的形象和他上传的照片大相径庭,佟馨仔细看了一眼简历里那位乌发丰厚的男人,又看看眼前这个头发秃了一半的人,怎么也不能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您就是各先生?看着不像啊?”

    “那字儿念雒(luo)。”

    半秃男人有点不屑地纠正佟馨的错误。

    佟馨赶忙道歉,“不好意思,雒先生,您在我们网站上登记的择偶条件我们都看了,也给您在数据库里挑选了,符合您条件的女士一共有三位,但是她们在看了您的简历和择偶要求后,都觉得自己跟您不太合适,为了您能尽快找到合意的另一半,您是不是稍微调整一下您的择偶条件?”

    眼见这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怕打击他的自尊心,佟馨尽量把话说得婉转。

    “调整什么,我已经把条件放得很低了,我是常春藤名校博士,找个985博士不过分吧,我还有房有车,没房贷没车贷,要求女方经济独立,有错吗?”

    半秃男人语气更不屑了,情绪有点激动。

    “没错没错,您这些要求都合理,可是您要求女方年龄在28岁以下,身高不低于一米七二,体重在90斤到110斤之间,长得要漂亮有气质,皮肤白、长发而且不能染发,会做饭会开车英语六级,有一套无按揭且不低于一百平米的房子,结婚后还得做好生两个孩子的准备,这条件就有点苛刻了。”

    佟馨说相声一样报出一连串择偶条件,视线从电脑屏幕转移到雒某硕大光亮的脑袋上,猜测他上传的照片是ps过的还是压根儿就不是他本人。

    “我是雁京本地人,年薪五十几万,要求高点怎么了?高素质的父母才能生育高素质的下一代,我是为我们家优选基因。”雒某倨傲地瞥了佟馨一眼,仿佛和她说话都是赏脸。

    佟馨玩味一笑,“符合您条件的三位女士,年收入都在七十万以上,其中有一位在一家全球五百强投行工作,年收入一百二十万……恐龙时代已经过去了。”

    雒某听出话里的讥讽之意,脸部肌肉剧烈颤动,“宁缺毋滥,凭我的条件,不存在将就二字。你们这家婚介所非常不专业,完全就是骗钱的,我就不信全雁京挑不出符合我条件的女人。”

    “符合条件的不是没有,可人家没瞧上您不是吗,雒先生,咱能实际一点吗,都36岁了,而且您的房子在北五环,都快到河北了。”佟馨说。

    雒某彻底被她这番话激怒了,叫道:“有你这么和顾客说的话吗?你们就是这个服务态度?把你们老板叫来,我要投诉……投诉你!”

    同事彭妮本在一旁偷听看热闹,一见雒某生气,赶忙过来帮腔,“先生,您要投诉的话星期一早上九点过来就行,我们老板娘去天津了,明晚才能回来。您要不要先登记一下,星期一把您排在第一号。”

    同事娇娇端来一杯水,“先生,您别急,喝点水润润喉,我听您嗓子都哑了,今天天气热,看您都出汗了。”

    “没素质!”雒某气急败坏离去。

    等他走出去,佟馨和彭妮娇娇笑得前仰后合。

    “也不瞧瞧他那德性,一米七不到二百多斤,还要求人家女方一米七二以上110斤以下,他怎么好意思啊,美女博士,人家有那条件乐意嫁他?”

    “就是,常春藤名校的博士年薪才五十万,他怎么好意思说呀,我家楼上邻居,人家也是常春藤毕业的,年薪三百多万。”

    “他上传的照片是戴着假发照的吧?哈哈。”

    在婚介所工作时间越长,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就越多,三人七嘴八舌把雒某挤兑够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也快下班了,各自收拾东西,补妆的补妆,打电话的打电话,一天里最热闹的就是一早一晚。

    “我和娇娇下班去逛西单,你去不去?”彭妮问佟馨。

    “不去了,我下班还有事。” 佟馨拿着粉盒往脸上扑了点粉,忙了一下午,妆都残了。

    “星期五晚上还有事?你又没谈恋爱。”娇娇往嘴里塞了一片桔子,只要有空闲,她的嘴巴就不愿闲着。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谈恋爱?前几天开牧马人来接你那位,我看挺不错的。”彭妮半开玩笑地说。

    佟馨赶紧解释:“那是我一个发小儿,才不是男朋友呢。”“开牧马人呀,一听就比较狂野,我喜欢我喜欢,你不要介绍给我啊。”娇娇说。

    “你积点德,二十几个男朋友还不够你耍?要做啥子呦。”彭妮笑着用家乡方言调侃娇娇。

    对她俩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佟馨早已习以为常,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公司。

    走进地下通道,雁京的地铁,晚高峰的时候没有点体力和技术是不容易挤上去的,就算勉强上去了,也不会有坐的地方,车厢里拥挤的人群你挨着我我挨着你,空气不流通,晃晃悠悠六七站过去,佟馨提起精神,车门再次打开的时候,下车而去。

    初夏天气,步行十分钟额头就有点冒汗,佟馨到家之后,换了一身家居衣服,去胡同口帮同院邻居贺婶卖煎饼果子。贺婶这几天犯了腰疼的老毛病,不能久站。

    “你妈今晚值大夜班,待会儿就咱娘儿俩吃饭,你贺叔和彬子都不回来。”贺婶有了佟馨帮忙,得空坐下歇歇。

    佟馨的妈妈佟景娴是医院护士长,经常要值夜班,从小到大,佟馨没少在妈妈值夜班的时候去贺家蹭饭,贺家人也从来没拿她当外人。

    “好嘞。”

    佟馨手脚麻利地替一个顾客摊煎饼,打了鸡蛋后,洒上葱花、香菜、泡菜等等佐料,不要两分钟,一个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新鲜出炉。

    贺婶坐在一旁,上下打量着佟馨,越看越喜欢,心里嘀咕,要是能领回家当儿媳妇,该多好,彬子那小子整天也不知道折腾什么,这么好的姑娘还不赶紧娶了。

    “婶儿你先回去,这里有我就行,天黑我就收摊儿。”佟馨说。贺婶收拾了一下,回家准备晚饭去了。

    佟馨并不知道,就在街道另一侧,老槐树下停着的黑色轿车里有一老一少正在关注她。

    “就是那丫头?”

    “是她,我查过了。”

    老人没再多问,透过车窗默默看着街对面的人。

    一连摊了十几个煎饼果子,手都酸了,趁着下一个客人还没来,佟馨甩了甩手,余光瞥见对面过来一个男人,不觉有些惊讶。

    男人很年轻,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看起来高大俊朗,举手投足那种洒脱的风度和气质,不像是会在小巷出现的人物。佟馨好奇打量他一眼,却见他面容澄定严肃,令人不敢逼视。

    “大哥,吃煎饼吗?”佟馨拉下一次性口罩,主动询问。

    男人眉头微挑,目光和佟馨对视两秒钟,摇了摇头:“我不是来买煎饼的。你是佟馨吧,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看他那种郑重其事的样子,佟馨有点沮丧,不会这么巧遇上城管了吧,看着也不像啊,讷讷道:“我有执照。”

    “我不是来查你执照的,借一步说话,可以吗?”男人的声音很好听,表情里却有了一丝不耐烦。

    佟馨一听不是城管,当即松了口气,看不惯他那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故意说:“我忙着呢,没空跟你借一步说话,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好了。”

    男人皱着眉刚要发作,两个小孩过来买煎饼,佟馨忙着招呼顾客,早把他丢在一边,让他既生气又无奈,只得耐心等她忙完。

    这一等就是十几分钟,佟馨见他站着不走,好奇他要和自己说什么。

    “现在能说话了吗?”男人耐着性子问佟馨。佟馨狡狯地转了转眼珠,“那你买一个煎饼。”

    嘿,男人倒抽一口凉气,这丫头倒挺会做生意,但是他肩负使命而来,不得不让步,“好,我买一个。”

    “要一个鸡蛋还是两个鸡蛋?”

    “随便。”

    “加油条还是薄脆?”

    “随便。”

    “能不能吃辣?香菜葱花放不放?”

    “随便随便。把摊儿收了,找你说事儿。”

    佟馨看他也不像会吃路边摊的人,收了钱之后把煎饼果子往他手里一放,摘掉口罩和套袖,问他有什么事情。

    男人说:“你叫佟馨,今年二十四岁,你妈妈叫佟景娴,是雁大附属医院护士长,对吗?”

    佟馨听他一口气报出自己家底儿,本能地警觉起来,“你是干嘛的?查户口?”

    男人没有回答,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名片给佟馨。佟馨低头一看,呦呵,华信投资董事长李惟肖,看不出这人年纪轻轻,就已经当老板了。

    叫李惟肖的男人察觉出佟馨的敌意,放缓了语气,“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我是受一位长辈所托,请你去见见他,他不但是你的长辈,还是你的至亲。”

    至亲?佟馨想象不出自己除了妈妈之外还能有什么至亲,姥姥姥爷也在舅舅家好好的,除非……

    “我对你的提议没什么兴趣。”佟馨一想到那个不可能的可能,态度立刻冷了下来。这人在大街上随便拿张名片就想忽悠人跟他走,怕不是个骗子。

    男人有点意外,“难道你不想知道亲生父亲是谁?”

    “不想知道。”佟馨把煎饼摊收了,推着车往胡同深处走。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她,迟疑了半分钟才转身离去。佟馨回头见他随手把煎饼果子丢进垃圾桶,没好气冲着他背影耸了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