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78章 就买它
    真要说起来,这个明轮船的长度缩小一些,还真是适合在南林河运行了。ΔΔe小Ω ┡说bsp;   正苦恼的张仲军突然现罗正荣在给自己使眼色,瞄向卞管事,见到他保持着一个有着很深含义的笑容。

    张仲军灵光一闪,一把扯过卞管事离开人群,不经意间一张百两银票就塞了过去:“卞管事,我们虽然第一次见面,但却一见如故的像是多年好友一样啊,所以还请卞管事帮忙介绍一艘合适的好船啊!我主要在小河小道中厮混,需要的船只小巧灵活,操作人手少点,逆风而行的度能够快点,最好还能有些战斗力。”

    卞管事一瞟银票的数额,很是惊喜的一笑,飞快收入衣袖中,然后故作低声地说道:“张大人,咱们都是官场上的同僚,自然得互相帮助,我知道张大人的要求,而我这边也确实有适合张大人的船只。”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声音放得更低了:“这么说吧,我们船厂的大师傅私底下明了一种战船,极为适合内河作战的战船,外表看着去和缩水版的车船没啥区别,只有1o米长3米宽,吃水深度只需要一米!三杆三帆,左右各两个踩轮,只需要四个踩轮人就能驱动。而且踩轮底部还高于船底,可以直接冲滩登6!船只能运载3oo石的物资,可以装载5o人。逆风逆水而行,使用真元境实力当踩轮人,一个时辰可走6o里!绝对是级灵活,操控得当,十五米宽的河道都能掉头!”

    张仲军听得双眼亮,口水都要忍不住流出来了,妈蛋,这样一艘船绝对符合自己的要求啊!

    张仲军立刻一副财大气粗模样的说道:“卞管事,这船实在是太合我心意了,多少钱?!”

    看到张仲军意动万分的模样,卞管事伸出一根手指说道:“一万两白银一艘,不二价!”然后不等张仲军反应过来,就继续压低声音说道:“张大人,这种船当初是当做战舰来建造的,所以木材什么都是战船的料子,比起其他民船可是结实许多,因此这船的价格可是战船的价格!”

    张仲军目光闪烁了一下,以他上辈子的出身资历和以后的见识,当然清楚军用舰和民用舰之间巨大的区别。不说一些造船技术上,军用舰就比民用舰高级许多许多。单单材料问题上,军用舰绝对是碾压民用舰的!

    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军舰普通人买不了,甚至普通官员都买不了的。所以一万两买这么一艘小巧琳珑的内河战舰,还真不算是多贵。

    所以张仲军毫不迟疑的说道:“这船想来不是卞管事看在咱们情谊上也不会拿出来,所以没说的,我买了,这就把钱给你吗?”说着就准备向彭全武招手准备让他立刻把银票拿出来。

    “现在不用,等晚上,船只会送到罗大人那边的码头上,到时张大人再一手交钱一手收船。”说到这,卞管事向张仲军眨眨眼低声说道:“张大人,等你接手那艘船后,你就会明白物有所值的意思,也会明白,战舰就是战舰,我开价一万两真是不贵。”

    张仲军再次递过一张百两银票,笑眯眯地低声说道:“卞管事,我在我那地方可是兼着全府巡检的职位,船只要是好用,绝对还会再来和你交易的,咱们关系可是长远着呢。”

    见到又是一百两银票,卞管事脸都笑出花来了,他拍拍张仲军的手背,一副若有所指神色的说道:“没错,咱们关系长远着呢。”

    然后两人恢复正常音调的哈哈大笑,卞管事更是大笑着说道:“贤弟,走,哥哥领你去看看军舰是怎么样建造的!”

    “哈哈,那就多谢卞哥啦,罗大哥,兄弟们,走,长见识去!”张仲军笑着向众人招手。

    张仲军的手下目瞪口呆,之前见到他们走到一边去窃窃私语,还以为在讨价还价,没想到现在直接就去观赏军舰制造?不过这也不错,看大人和那位卞管事已经称兄道弟了,这买船的事肯定没问题了,所以也就放下心情,跟过去增长见识了。

    只有罗正荣一脸淡然的笑容的点点头表示回应,手下好奇的靠前来低声问道:“大人,他们这是”

    “呵呵,生意谈妥了呗,不用多事,咱们赚我们那一份就好了,其他的不用管。”罗正荣一笑,也带人跟了上去。

    众人走马观花的在船坞内厮混了一天,晚上又是三方人员聚会的大吃大喝玩闹了一阵,不过三方脑都不约而同的限制了酒水的数量,他们的手下也是明眼人,各个都只是咪了几口过过干瘾,谁都没有喝多。

    散席后,卞管事那边一抱拳走了,张仲军领着人跟着罗正荣回到了城外那个木排码头。

    两人手下各自散到一边,只留下两位脑坐在屋内喝茶闲聊。

    两人哈拉一阵后,罗正荣忍不住的提醒道:“贤弟,卞管事那边虽然门路非常广,但他们那一派为了赚钱有些不择手段,所以你和他的距离得自己看着定。”

    张仲军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因为罗正荣在自己这边占了十分之一的分成,这话肯定不会说的,因为卞管事可是他介绍的,那边赚的钱肯定有他一份!

    明白这点的张仲军也不需要保证什么,很是直接的问道:“罗哥,小弟人生地不熟,还请罗哥仔细介绍一番。”

    罗正荣想了想,还是觉得张仲军这边的钱赚得安稳,虽然那笔钱毛都还没看到一根,但想来不会有差,所以也很直白的说道:“卞管事他们的船厂,因为手艺和成本的问题,根本比不上南边那几个大船厂,水军船只的采购单,他们可是连汤都喝不到,更不要说吃肉了。反倒是民船这边,因为挂着官方的名头,所以还能捞到几口汤喝。”

    张仲军眨巴下眼睛,有些恍然的问:“他们私下把战舰卖给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