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63章 南林镇
    得益于以前大陈朝的制度,只要顺着四米宽的乡道前行,不好奇的冲进两米宽的村道,那是绝对不会迷路的。

    凭借着胯下这匹骏马,张仲军在下午时分,就赶到了南林镇。

    直到看到这个镇,张仲军才明白为何南林镇被称为紫金县最穷逼的一个镇,因为这与其说是镇子,还不如说是寨子好了。

    一圈的木栅栏包着一个山包,辐射到一条小河的形成一个聚集地。

    镇子四周都是农田,但东一块西一块,入眼就没见到过一整块的田地,河边两岸都是沙地,沙地上一点又是乱石滩,根本没法当做水田。

    但入眼所看,除了镇子和河流那一段地,算是宽敞的空地外,其他地方全是密集得吓人的山林,在农田中忙活的身影没有几个,更多的是喊着号子从密林中拖着大树出来的伐木工。

    抬眼看去,镇子二层楼的建筑只有山坡中央的一栋,看那款式,不用说正是镇公所了。其他的全都是泥砖加木板的简陋平房。

    镇内的商铺看不到几家,反倒是依着镇子栅栏的边上有好几座木材厂,甚至都能看到好多木材被捆绑起来,当做木筏的拖到小河中,准备累积一定程度后,顺河运走。

    张仲军看过地图,这条和延伸百里才能抵达汕州府的黄吴镇,至于为毛要抵达黄吴镇?因为那儿有一个黄吴林场,方圆数百里内的木材都在那边销售。

    而且不走这水路抵达外府地界,南林镇的木材根本就出不去。而南林镇靠土里刨食都养不活自己,必须靠木材为生,除了木材也就是一些药材还能换点钱,可找药材却不是谁都能找的。

    所以,别看南林镇属于紫金县,属于风武堂的势力范围,但因为经济问题,南林镇是偏向于汕州府的,特别是偏向于掌控着黄吴林场的三运帮的!

    不偏向不行啊,人家三运帮一声令下不收南林镇的木材,南林镇这边的人得饿死大半!关于生存的问题,就不怪他们会偏向于外府的三运帮。

    只是因为道路难行,而且距离太过遥远,加上经济贫乏得让人摇头,三运帮根本不在意一个镇子的归属,这样的情况下风武堂才能把南林镇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的。

    甚至可以说,许多这样偏僻的镇子,很多都是迫于无奈的服从某给势力的管辖,就算心中有着想要效忠投靠的目标,可人家不接纳,只能无奈的被没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却要自己供奉的势力管辖了。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

    估计也是因为这缘故,所以张仲军已经大咧咧的停在这路口处好一会儿了,遇到路过的伐木工都有上百人了,却没有一个人招呼他,更加没有一个镇公所的人跑前来拜见。

    张仲军不由得皱眉,妈蛋,不是一票官员带着一票随从已经来了一个月了吗?怎么这南林镇一点水林区公所的感觉都有没?

    想着这些,张仲军策马直接朝镇公所小跑而去。

    他的官服不是没用,起码守卫镇门的两个镇丁,看到他只是把脑袋撇开,当没看见的任由他策马而入。

    张仲军也懒得和小兵兵计较,直接来到镇场中央的镇公所,上头挂着“南林镇公所”的牌匾,反倒是“水林区公所”的牌匾看都看不到。

    张仲军有些疑惑,按理府里的命令早早就下达了,怎么南林镇这边一点都看不到成立区府的意思?

    张仲军先是在马背上左右张望一下,店铺和行人都用有些木然的神情看着他,像是他这个八品官和普通的路人没啥区别的样子。

    张仲军皱皱眉,翻身下马,拎着自家的包裹大步踏了进去。

    镇公所内,几个文书正在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拼命的书写着什么,一个地主老财模样的中年人,一脸惬意模样的坐在边上吸着水烟壶。

    见到张仲军进来,大家的动作停下,文书们下意识的站起来,可他们的目光却齐刷刷的看向那个土豪。

    而这土豪,先是瞟了张仲军一眼,然后慢条斯理的拿竹签捅了一下烟嘴,再然后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并且还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完全没看到张仲军的样子。

    那几个文书一见这模样,坐又不敢坐,走又不敢走,只能把头埋在怀里。

    张仲军一见这样子,哪儿还不明白,这南林镇的上下人等都不欢迎自己呢。只是那一票打前站的官员,单单官员就十数个,带着随从加起来五六十,还有同样五六十的衙役和巡丁,有这上百人,怎么都能在这南林镇扎根的,可他喵的,却没有一个在这儿,这是怎么回事呢?

    张仲军懒得细究这些,直接掉头就走,背后传来的嗤笑声,根本就不会让他停步。

    离开镇公所的张仲军,左右张望一下,牵着马直接走到不远处的一家金银铺,这金银铺除了买卖金银首饰外,也肩负着钱铺的职能。

    张仲军大咧咧的走了进去,原本下意识想来迎接的伙计,一见张仲军的官服,都忍不住迟疑一下,最后还是低着头缩在角落不动。

    张仲军没理会这些,直接把十张十两的银票拍在柜台上:“给我全部兑换成铜钱!”

    柜台的掌管本来再见到张仲军后,故意低头忙乎着账本的模样,可等张仲军拍出银票后,他迟疑了。

    最后满是无奈的拿起银票查看,看到这一幕,张仲军笑了,身为钱铺,或许敢因为立场问题而无视或者敌视某个人,但绝对不敢无视或敌视银票的存在!

    要知道发行银票的可是十八行省内的大银号联合发行的,随便一个都是一省最大的地头蛇,下面的钱铺不管这银票是谁拿银票来兑换,只要银票不是假的就必须兑换,如果不兑换,那和找死没啥区别的。

    掌柜的仔细的反复的检查一番票单,自然不可能假,也不敢昧着良心说假,他只能高呼道:“雪花银100两银票,收兑换费10两,兑换铜钱90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