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59章 挖宝与炼药(二)
    张仲军这么一路挖啊挖,挖到天快黑了,他才意犹未尽的停下动作,直起身来前后左右看看,自己身后的宝物云气已经稀稀疏疏的,不用说,这些宝物云气都是自己挖出来过又埋回去的。

    而前面和左右,却入眼依旧是一团团的云气,依然还是全都是灰白色的云气。

    再看看已经把那个背篓装满了的药材,再看看满眼都是的云气,张仲军无奈地摇摇头,或许这个等级的天材地宝太多了,之前自己兴奋的心情早就消失,可没有以前见到路边诸多云气时的那种跃跃欲试了。

    “算了,不挖了,挖到的这么多药材,应该可以炼制几种我想象中的补充根基的药来,就是不知道哪一种有效,等确定效果了,再来专门挖那特定的几种药材,反正我已经记住了这些药材的云气,到时候挑选着来挖就轻松了。”

    张仲军摇摇头,拎着东西找了个避风的干燥地,然后从离家时带着的包裹中开始掏东西。

    肉食干粮淡水都有,同时还有药煲、药碾子、药裁刀等等小型工具,然后胡乱填饱肚子,就兴致勃勃地开始准备炼药。

    张仲军知道自己炼药的方式很粗俗,而且这样绝对会反浪费很多药力,不过没关系,他现在只是尝试找出能够增加自己筋骨的药材比例罢了,所以粗俗也没关系。反正到时候自己确定比例和药材后,肯定要找炼药专家来提炼的。

    也不知道张仲军是天命之子还是什么诡异玩意庇护着他,反正他按照自己的理念和想法,结合着药书中对各种药材的解释,自行想当然配置的几种增加根基的药方,在失败两单后,第三单居然有让他有着浑身滚烫,筋骨血脉蠢蠢欲动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熟悉,就跟在帝国世界,使用红色水蛭修补身体后的感觉差不多。所以张仲军立刻双眼放光,连夜去挖了一批第三单药方所需的药材。

    嗯,金手指开启的状态下,所谓的夜晚根本不会阻碍他的视线,因为宝物的云气团,就算是再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也是那么的光亮鲜明,反倒是比白天还要显眼。

    就这么又炼制了一锅,喝下去后,那筋骨血脉像是在成长的感觉更加明显,而且身上的毛孔居然还渗透出一丝淡黄色的液体,一抹嗅一下,腥臭无比。

    运转一下自己的家传心法,运转速度明显快了一两成,虽然没有修炼功法,没法展示元气招数,但拳打脚踢一番,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状况比之前好了一两成!

    说明这药效非常不错,而且自己设想中的药方也是正确无比!

    一想到自己随意猜测搞出来的药方居然真有成效,张仲军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没法不让他得意,他才接触医书才多久啊!而且这种他自己都认为是胡来的开药方的事情,居然真的成功了,让他不得意都奇怪。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药方他应该能用上好一段时间,因为他又挖药材的炼制一次,喝下去后,筋骨和血脉依旧跟以前一样的成长力度,并没有因为服用了三次后效果就削弱了。

    这说明到自己筋骨血脉成长到一段时间之前,都可以使用这个药方!而这个药方的药材,虽然不敢说漫山遍野都是,但只看看自己只在这方圆几百米的山林中就找到了三茬,就知道这药材并不缺乏,这对自己可是极为美妙的事情啊!

    所以没说的,张仲军兴奋难耐的连夜开始收刮自己所需的药材,或许其他药材更珍贵,但被他直接丢弃。再珍贵也没有提升自己根基珍贵啊!

    如果是给那些药店和医馆的人见到张仲军收集的药材,全都会满脸不敢相信的抓胡子揪头发,因为很多药材都达到珍贵级别的,还都是滋补元气有奇效的药材,一株卖上百两白银都大把人抢着要!

    不是没有人在山中寻找这些药材,可是这些药材很多是没有叶子的,绝大部分都是整个身躯藏在地下,不是运气好,除非你一块地一块地的仔细挖掘,不然根本就没法找到这些药材!也就是一些经验老道到恐怖的药农,能够通过地面特质来确定某个范围内有这药材存在,可那时也得是费心费力把这一片地给翻一遍才能找到。

    哪儿像张仲军这样,眼睛一看就知道这药材埋在哪儿,一挖一个准,作弊都不是这么做的!

    等第二天张仲军从山里出来的的时候,遇见他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因为张仲军背着一个直径快两米的硕大包裹,看着一个穿着八品官服的官员,居然陪着如此大的包裹吭哧吭哧的从山林中走出来,但凡看见的人都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为好。

    “大人,您这是……”驿站的官兵全都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在那站长的引领下手忙脚乱的赶过来帮着把包裹卸下。

    “呼,真他喵的重,怀念我那强悍的实力,更加怀念我那储物戒指。”张仲军擦把汗的嘀咕一下,然后冲着站长嚷道:“帮我雇一辆车子,我要回府城,价格从优!”

    “是是,这就为您办好。”站长忙点头说道。

    这是驿站,平时就有马车停歇,再加上,谁都愿意卖八品官一个面子,所以没一会儿,一辆马车就空出来,那一大包裹的玩意,也被几个驿丁抬上了马车。

    张仲军只是歇口气,喝口茶水,随手丢下一个银锭给站长,招呼那赶车的车夫一声,翻身骑上之前喂养在驿站,现在已经被牵出来的坐骑,策马小跑着在前引路了。

    望着张仲军离去的背影,几个驿丁围拢在站长身边,一个说道:“站长,那就是府城内传得沸沸扬扬,官府、宗教、帮派都非常吃得开的今科案首秀才吧?”

    “没错,就是他,也就是这位大人才会如此大方,据说单单乔迁之喜,诸人送的礼金就快要超过五万两白银了。”站长抛抛手中那锭银子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