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58章 挖宝与炼药(一)
    对此张仲军可是万分奇怪,风武堂花费这么多人情,就是要把自己的地盘给划出来让给官府?而且还特意针对自己这个官场新丁?这南林镇里面有什么古怪存在吗?

    不过张仲军对此不以为意,自己当了五个镇的区长,身上那三个可以在全府各镇晃悠的权力还在,而且自己现在可是背熟了医书,正是要到处挖掘天材地宝的时机啊。

    所以张仲军这货自然兴冲冲的回家,整理一下包袱行囊,骑着马就出了城门,搞得大批等着一起上任的水林区官员们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最后得到张仲军传来的“本官先行一步探探情况,你们自行上路任职。”的话语后,各个心中暗自叫骂,但又不敢表现出来。

    最后这些同往水林区任职的官员们,各个携家带眷,大车小车的搬家一样的带着各种物资,并且还各走关系的调来一票衙役、巡丁陪同护送前往。

    至于张仲军这货干嘛敢一人一马就出城了?而他们这些人必须家丁带上、还得找关系请来一票衙役和巡丁陪护?

    这没得比啊,谁让张弘毅那家伙深受风武堂和益德宫青睐啊!不见之前益德宫的长老都在他家住了好些日子吗?不见风武堂特意给他弄出一个区的行政单位来当一把手吗?

    有着这两个周边三府最大地头蛇照看着,那货就算是在深山老林中晃悠都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谁知道益德宫和风武堂有没有派人暗中保护啊!所以那货有这个显摆潇洒自由的资格!而自己这些人可没有啊!一不小心和大队伍散了,说不得就给什么邪恶的家伙干掉了呢!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终于自己一个人的张仲军,那可是撒开欢的策马奔跑着。

    其实出了城门没多远,张仲军就已经在道路两旁现了天材地宝的气云团,可他强忍着不动,一直策马狂奔了好一阵子,城池那高耸的城墙都看不到了,才停歇下来。

    但这个时候还是没法肆意的挖掘天材地宝,因为官道上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自己要是在路边挖,那真是要引来围观了。

    不过张仲军也有法子,再次狂奔一段路后,特意找到一个专门让路人歇息的驿站,驿站是官府的,而且因为官府平时都缩在城里,有什么信息都是两城之间的传递,很多时候,快马加鞭的一天内绝对可以赶到下一个城池,所以这原来官府修建的驿站就已经失去了功效。

    不过信使或许不需要在驿站停留,可官员调任什么的却必须在驿站停歇,只是这官员调任好长时间都没有一次,可以说这驿站耗费多功效少,都有些官员提议裁撤掉驿站。

    但驿站却又包含着一票驿兵,裁撤后,这些有着编制的驿兵可是会来城内抢吃的,所以只好半死不活的养着。

    不过驿站也不是这么坐着等死的,凭借他们一个个都占据优良位置的地利,加上他们官府的身份,再加上他们这遍布全国的系统网点,所以他们很是干脆的兼职民间生意,传递邮件、招待过往客人歇息、贩卖各地特产,反正搞得风生水起,比以前当个单纯的驿站舒服了不知道多少。

    几百年下来,驿站就变得一只脚踩在官场,一只脚踩在民间的奇特组织。到了现在,驿站的官员任命,都必须是驿站系统内调拨任免,外系统的人根本没法掺和。可以说又是一个奇特的半割据势力。

    张仲军对驿站的这些事情很是清楚,因为平时官员们没少埋怨这驿站居然敢收官员的使用费,不给人家还真敢把你赶出去,而当地官府又偏偏那这种垂直管理的机构没有丝毫办法。毕竟驿站都是在城外的,只要他们和当地帮派打好关系,官府就真没有拿捏他们的办法。

    张仲军不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直接丢下坐骑和几两银子让驿站好生侍候,然后又把一个在驿站歇息着的药农的工具买了下来,接着就拎把锄头和一个药篓子,兴冲冲的跑进了驿站背后的深山老林里。

    整个驿站的上下人等,都给张仲军这货搞懵逼了,因为张仲军这货可是穿着八品官服出来的,驿站的站长也才是从九品下的官,人家还正想前来行礼询问呢,却没料到这个年轻的八品官居然丢下马,买了当地药农的工具,就这么朝后山跑了。

    看这位八品官的样子,好像是现了什么好玩的玩意一样兴致勃勃的。更加懵逼的是那个药农,拿着一锭十两的雪花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为他的采药工具加起来也不过才几百文的模样啊!现在这十两雪花银可是非常烫手的!

    冲进了山林中的张仲军,金手指一开,那真是漫山遍野都是一团团的宝物云气,只是可惜的是,入眼所见的都是灰白色的云气,根本就没有灰中带红的,更不要说纯红色的存在了。

    对这个张仲军倒是能了解,这世界元气充沛,如同雨后春笋一样的养育这些灰中带白的宝物是很方便的,可要养育其他颜色的宝物,那可就不是那么简单,起码得一些险峻地带才有这样的等级的宝物存在吧?

    张仲军没有立刻挖掘,只是找了一团云气先仔细查看云气的颜色和形状,然后才小心的挖出代表着云气的宝物。最后才仔细对照这个宝物在医书里面有没有记载,又是属干什么类型的药材。

    就这样,张仲军是一路对照一路记忆的进行挖掘,而且挖出有重复的又给埋了回去,他不是暴殄天物之人,既然已经挖到有,又不知道做啥用,浪费了干嘛?还不如埋回去。

    张仲军在学习如何能够单单看云气就能分辨出宝物是啥药材的能力,还别说,在他的仔细对比研究下,每一种不同的天材地宝,云气的形状都是不同的,所以只要记住云气的形状,总是能确定这云气代表着什么。

    当然,也就是张仲军脑子好,能够过目不忘,不然还真没法记住这么多云气的形状代表着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