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07章 宫士
    不过这真正的本命线只是代表你起步的位置而已,要是资质不够,不说继续往上提升,朝下降落颜色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而一般人,本命线都是白色的,想要提升颜色,就必须通过各种手段,比如科举、比如修炼。

    所以张仲军又把这种后面来通过自己努力和运气提升的气运线,又称为实力线。

    一般来说,只要这实力线的颜色超过本命线的颜色,那么就能直接覆盖掉本命线,让像张仲军这样有能耐看到气运的人,只能看到实力线的颜色,而无法再看到本命线的颜色。

    实力线很稳固,几乎都会取代本命线成为一个人的气运命格。但有个万一,比如实力被毁官职被贬这些之类的突发状况,能否东山再起靠的就是个人本命线的颜色了。

    比如陈毅峰,他的修为被剥夺后,恐怕很难再拥有红中带橙的气运和机遇,最后肯定是变得只比普通人好一点。

    反倒是这个不知名,神神道道的年轻人,就算修为被剥夺,他也一样拥有红色的气运和机遇,很容易就得到什么运重新拥有更加强大的修为。

    说起来让人不可思议,但这却是命运的作弄。现实中也很常见到这样的,有的人从高峰坠落,不但爬不起来,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而有的人从高峰坠落,却轻易的又东山再起,爬上更高的高峰。要说这里面没有本命线颜色不同的区别,那还真不可能了。

    张仲军不但为对方本命线是红色惊讶,更让他惊讶的是,对方的本命线上居然环绕着十缕的金丝,就是说对方有着十丝的功德线!

    见了这么多人后,张仲军可不认为功德线是那么容易获得的了。别的人不说,陈毅峰就没有功德线,这个镇子的镇长和这个镇的头面人物,也没有功德线。

    按说他们身为一方头面人物,不可能没有捐钱去做些修桥铺路施米的善行,但这样的善行根本就没让他们拥有丝毫功德金丝。

    对这功德,张仲军都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只是想要缓解这片地方对自己的敌意,以及想要手下保持平稳心态,才带着大家把那些倒霉的村民尸体掩埋。

    却没想到,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就让自己这票手下都获得了功德金丝,甚至随便一个人都比那个神神道道的年轻人还多的功德金丝。

    一想到功德金丝的作用,张仲军突然愣了一下,妈蛋,差点忘了,之前自己带着手下埋尸体的时候,张三、张四那两伍人都有份参与,而且自己也确实从他们头顶的本命线中见到了功德金丝的存在。

    这样一来,那个曾辉带着人去追杀他们,恐怕杀不死他们吧?毕竟只要消耗功德金丝,就会自动转危为安的,张三张四他们,多的不敢说,十缕功德金丝却是有的,足以躲避十次的危险。

    这么说他们居然有可能够逃出生天?张仲军不由得咂咂嘴,这是所谓坏人得好报?

    所以这功德金丝真是说不清呢,这两个背主,甚至还想着弑主的家伙都能因为跟着做好事而得到功德,可那些花钱真心做好事的镇长等人却看不到丝毫功德,所以真的是没法说清什么样的事才会获得真正的功德啊。

    在大家寂静下,那个青年终于神神道道完毕,只见他非常严肃的捏着两片树叶,轻轻的盖在自己眼睛上,并且用着特别的手势换换的抹过。

    那两片之前很被重视的树叶被抹了眼睛后,直接被青年不在意的丢下,然后青年瞪着一双眼睛就朝张仲军他们看来。

    看到这双像是可以把人看穿的眼睛,张仲军就不由得有些心惊地避开他的眼神,他都如此,更不要说他的手下了,反正是没有一个人胆敢和这个青年对视。

    青年在这个时候变得非常的威严,如同神明一样俯视众人,但瞬间,他像是看到什么惊奇的东西一样,很是吃惊地揉揉自己的眼睛,接着像是要把眼睛瞪出来的盯着张仲军他们仔细查看。

    青年的奇特行为,让陈毅峰皱了下眉头,而那些围拢着张仲军的骑兵,更是下意识的把手按在了刀柄上。镇长等几个头面人物下意识后退,镇丁则下意识的上前,一时间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但那青年却做出让人更加惊愕的动作来,只见他麻利的翻身下马,一边朝张仲军跑去,一边隔着老远就拱手行礼,并且还满脸笑容地说道:“在下益德宫宫士杨兆飞,实在是万分有幸能在这见到如此多的善人,真真是我兆飞的荣幸啊!”

    其他人在发愣,陈毅峰则目光一闪,也翻身下马快步走过来,不过他虽然还保持着舵主的姿态,可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同时还给人一副为自己有这么几个手下而骄傲的感觉。

    没错,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瞟了张仲军他们一眼,就给边上站着的镇长等人一种,他为有张仲军这些手下而自傲的感觉。

    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镇长他们,而是那一票之前还捏着刀柄,浑身杀气腾腾,一副一有不对就抽刀砍人的骑兵。

    他们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杨兆飞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一等明白过来,再见到首领下马摆出一副友善模样出来,哪儿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全都翻身下马,脸色也露出笑容的围观着。

    张仲军脑子里电光火闪一样的闪过自己这具身躯曾有的记忆,瞬间从记忆深处得到了宫士代表着啥。

    所谓的益德宫,其实就是大陈朝国教下的一个分支教派,而所谓的宫士,其实地位就跟宗教中的祭祀一样的级别。

    但在这大陈朝内,国教名义上是统一的,可下面却划分了无数的分支,有些分支友善,有些分支却是敌对。

    说起来,就跟天下的帮派一样,几乎天下所有占地割据一方的帮派,首脑身上都有着官位,真说起来,也是大陈朝的臣子,而所有帮派的首脑之间,也能说得上是同僚。

    但这些同僚,有的是结盟抱团,有的是视如仇敌互相杀戮,至于大陈朝廷?他们的命令又有几个帮派首脑会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