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477章 闲汉征集令(二)
    洪镇长喝口茶说道:“简单,不说治理地方这种事,单单一些深奥的武功秘籍,里面一些深奥的文字,不找大儒解释根本就不清楚是什么意思。而修炼武功你们也清楚,武基镜和筋骨镜只需要苦练就能达成,真元镜这以上的,不熟练一本秘籍,根本就别想踏入。而熟练一本秘籍,就得了解这秘籍的内容,还得理解掌握醒悟才能有彻底的修炼成功,里面的内容差一点都会走火入魔。所以,你们说文人厉害不厉害?”

    “是啊是啊,以前只以为他们就会卖弄一些酸文,又手无缚鸡之力,以为文人就是没卵用的玩意,因为这年头是武夫当道呢!”

    “哈哈,你说的那些都是些没资质没耐心没毅力的家伙,真正有资质有耐心有毅力的文人,哪个不是天之骄子?”一人插话道。

    “咦?我倒是承认有能耐的文人很厉害,起码治理地方会很牛,但这评得上天之骄子吗?”先前那人疑惑问道。

    “呵呵,只要想想,越是牛逼的大儒,那么就越会被功力高深的强者请教秘籍的解释,这一请教,这大儒自然就会知道秘籍的内容,你说这样的大儒会不会忍不住试着修炼一下?”

    “这还用说,当然是直接修炼啦,毕竟这是个谁都能感受到元气的世界啊!啊,不过这样一来,这样的大儒岂不是会被强者请教后杀死?毕竟秘籍不外传啊!”

    “谁敢杀啊?杀一个就会被人知道,天下文人可是气机相连的!死一个全天下读书人都知道!那个敢杀文人的强者就不怕后续请教的时候被文人故意歪曲几句秘籍的内容?让你直接走火入魔?再说了,人家那些读书人和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我们在乡镇之下生活着,人家读书人却是在城里生活着,根本就没有利益冲突。”

    “嘿,这么说,倒是觉得让我家小子去读书比较有前途呢,起码考个秀才的身份出来混在城里也比较安全吧?”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摸着脑袋笑道。

    “哈哈,那你就得请名师教导才行啊,那些读书人为了杜绝武人抢他们的饭碗,可是特意加深了科举考核的难度啊。”这话里有些戏谑的味道了。

    同样有人插话:“嘿嘿,还不单是加深了科举难度,以前县试、府试、乡试下来,一个县怎么都会有三五个秀才的名额。现在虽然一样是县试、府试、乡试,但却限制了一个县只能有一个秀才名额!至于举人,哇哈哈,一个府才一个名额,进士就更恐怖了,全国十八行省,就只有十八个名额!”

    “所以别看秀才好像是最低级的功名,而且在乡下也没啥能耐的样子,但只要进入城里,那可就牛逼哄哄啦,就是一个掌控千里乡镇的一帮之主,在城里见了秀才,只要这位帮主没有功名,那么按规矩也得鞠躬行礼让路。当然,一旦出了城,这样胆敢嚣张的秀才,绝对是会消失得无声无息的。”

    “妈蛋,说来说去还是实力强悍最重要,算了,还是让我家小子专心打熬身体吧。穷文富武,想要富还是走武夫的路子吧。”

    “没错啦,咱们这样的人,想要富贵,只有走武夫的路子了。”

    看到大家说话已经有些偏向忌讳的话题,洪镇长忙打断道:“好了,镇丁也集结好了,我们出去发布命令吧,如果哪位有意让自家子弟拼一把的话,也可以把名单汇报上来,让他们成为闲人,去战场上赌一把。”

    在场的人,有的神色不变,有的则是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大家都清楚,洪镇长这话是带有两种意思的,一种就是明面上的意思,确确实实让子弟去拼一把。

    因为就算他们是镇里的头面人物,在这帮派掌控乡镇,官府掌控城池的年月里,他们想要自家子弟加入当地的帮派,那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就跟以前的土豪劣绅想要把自家子弟送入衙门吃官粮一样困难。

    所以一些希望家族能够跳出乡镇这一个土鳖圈的人来说,这种没法确定时间的征集令,就是让自家子弟跃出农门的一个机会。

    当然,参与科举也是一个机会,但之前就有人说了,现在的科举难度比起以前可是难了不知道多少倍,一个县三年一次科举才取一个秀才,一个县多少文人啊!没这能耐还真不用去想了。

    但是,这征集令也有危险,因为被征集的闲汉们,就跟以前天下大乱时军阀拉壮丁一样,都不做训练,直接就扯上战场,一场战斗下来,能活下来的自然是老兵,但挂掉的却不知道几何。

    所以,不是对自己的子弟非常有信心的,是绝对不会让他们这样去送死的,因为费点钱财人情走门路,都好过这样被征集令征集了。

    而第二种意思则是非常的阴暗了,那就是暗示大家把家族里不靠谱,不想看到的子弟送过来,甚至还可以把自己想要吞噬和欺压的敌对家族的子弟送过来。

    毕竟上头下达征集令,才不理会征集到的是不是真正的闲汉,上头只是需要有足够的炮灰送上战场就行了。

    而说谁是闲汉,谁不是闲汉,还不就是镇公所的人一句话的事吗?

    这种隐含着可以让人家破人亡的权利,也就是镇公所的职位为何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了。因为你要在镇公所没有职位,征集令下来,被人把名单报上去了,你都没法伸冤。

    人家上头是不在意你冤不冤的,名单来了,人逮到了,那就押走送上战场。

    想要报复?战场上活下来,并且在帮派中爬上一定位置后再说。

    集结的镇丁,抓着长矛砍刀,拥簇着几个镇公所管事,分流一样的蔓延到镇上。一时间,原本因为适应骑兵到来而恢复热闹的镇子,火上加油的鸡飞狗跳起来。

    之所以带着这么多镇丁行动,主要针对的可不是那些乞丐、闲汉、混混、痞子这些不事生产的人。

    这些软不拉几的家伙,只需要呵斥一下,他们就会乖乖的上路。所以镇丁们全体出动针对的可就是那些早被镇内大佬盯上的倒霉蛋们。

    哭爹喊娘,咒骂怨恨,在镇丁的压迫下,在风武堂的淫威下,无论什么样的反抗都没有作用,最后这些倒霉蛋们,只能哭哭啼啼的被押上囚车,望着自己的家业,或是悲哀不已,或是捏着拳头暗自发誓。

    但不论如何,只要他们在战场上死亡,他们的家业就会瞬间被吞噬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