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467章 乱臣贼子?
    显然,钟信和张仲军打斗起来,自然不可能两边都站在原地不动的,上下腾挪左右移动的打斗着,这样一来,张仲军辛苦修建的宗门建筑可就倒霉了。

    大青蛙这货根本就不搭理张仲军和钟信的打斗,他直接用他匪夷所思的能力,护住了一千名玄天门弟子,一边喝令他们赶紧缩到边角去,一边还能溜到正堂把师傅的挂像给收了起来。

    等搞完这些后,大青蛙才有闲心瞄瞄打斗中的两人,然后又抬眼瞄瞄远处的虚空,接着摸着下巴嘀咕道:“妈蛋,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天尊和十来个天王隔着老远的距离围观着战斗的事不奇怪,遇到这种两个天王开战的事情,不关注才是怪事。”

    “老子比较奇怪的是,那个钟信,原本是秉着一副礼貌的神态前来拜访的,那模样显然是顾虑重重忌讳万分。怎么在知道张仲军身份后,突然变得恣意妄为起来?”

    “之前他顾虑万分,肯定是因为知道张仲军的实力是天王,可是为什么在知道张仲军的身份后,居然就不用在意张仲军的天王实力,直接开口讨要修炼功法了?”

    “要知道跟人讨要修炼功法,这几乎是成仇的意思啊!难道州牧这个身份在这天下乱了三年后,居然具备了降低实力的能力?”

    “居然能把之前忌讳的各种问题都直接无视掉?州牧这身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而且还有降低功效了?”

    “还是说,这三年中,出了什么事情,让州牧这职位不吃香了?记得无数势力都在争夺着这个州牧身份的啊!”

    大青蛙嘀咕到这,突然地一拍脑袋:“妈蛋!以前就怎么没有注意到呢?!现在跳出来争霸的势力,就没有一个首脑是天王以上实力的啊!最牛的据说也才是天帅实力!可是这些势力的麾下却又有着天王甚至是天尊在效力啊!”

    “妈蛋!这里面有鬼了!肯定有鬼了!不然这些明显都是各势力老大的天王和天尊,为毛会放弃当老大,反而屈身去当打手啊!”

    “而且更加有鬼的是,那个钟信看在张仲军天王的身份上,还有些迟疑着。没错!任何一个发现张仲军之前吐纳引发的异况的强者,都会想要得到并修炼这种吐纳功法,所以钟信跑来看看是没有问题。”

    “同样,他因为张仲军的天王实力而迟疑也一点问题都没有。有问题的是在发现张仲军是炫州州牧后,居然敢立刻讨要功法!”

    “再配合上所有势力的首脑都没有天王和天尊实力,那么就可以明白,一旦跳出来争霸势力首脑具备天王实力以上,肯定就会倒霉催!而张仲军这个州牧显然就是争霸的势力老大!如果不是这原因,钟信哪儿会如此突然翻脸,而且也是这个理由,不然这些天王和天尊也不会不跳出来当老大!”

    “只是他喵的!这种争霸势力老大具备天王实力以上就会倒霉催,是谁制定的啊?又是凭借什么来进行限制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为什么那些天王天尊会知道?而老子却不知道呢?”

    “还有最大的问题,为毛老子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这事存在啊!”

    大青蛙在那边纠结万分的时候,陆地打不赢张仲军的钟信已经飞到了天空,而张仲军则想都不想就直接飞起,并且怒吼道:“别以为只有你会飞,给我去死吧!”说着拎刀就砍了上去。

    而大青蛙抬眼看去,赫然发现钟信眼里露出鄙夷神态,甚至他都把那元气充足的长枪收了起来,一副戏谑模样地看着张仲军飞上天。

    大青蛙不由得灵光一闪,直接大吼道:“小心!不要飞啊!”

    张仲军愣了一下,但还没反应过来,晴天霹雳突然出现迅猛而准确地朝着张仲军劈了过来。

    轰隆一声,张仲军身上的衣物以及毛发全都成了粉末,身体焦黑。

    张仲军神情有些呆滞地一张嘴,阵阵黑烟随即从他口中吐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道雷霆劈下,让他身上的焦黑皮肤纷纷炸裂开来,一块黑炭一块血红肉块就这么斑斑的出现在张仲军身上。

    连血都没能流出来,因为他的皮肤整个都被雷劈干了。

    “蠢货!还不赶紧回到地上来!”大青蛙看到张仲军这货居然还死撑着的悬浮在空中,不由得恼怒地吼道。

    有些醒悟过来的张仲军,立刻收起自己的气劲,身体自然啪啦一下掉在地上。

    而随着张仲军的掉落,原本凭空出现的第三道雷电已经追了过来,但诡异的是,雷电即将劈中躺在地上的张仲军的胸膛时,突然就这么消失掉了。

    张仲军挣扎着坐起来,一边咳嗽着血沫,一边盯着还悬浮在空中一脸戏虐模样的钟信问道:“他喵的!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张仲军!你这个蠢货!自太祖建立帝国以来,任何一个反叛势力首脑的实力达到天王级别就会遭遇天谴!数百年下来从无例外,这已经是天道的规则!没想到你这蠢货居然不知道这点,居然大咧咧地以州牧身份冲到天王实力阶段,而且还敢大咧咧地展示自己的天王实力,引得天雷劈你!”

    “不过你这蠢蛋的身体修炼得还真够结实的啊!两道天雷劈下来居然还没死?佩服佩服!”

    “不过小子,现在你根本就不能飞,而我能飞,所以你就乖乖地把功法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下死手虐死你啊!”钟信直接悬浮在张仲军头顶,一副傲气凌然神色用枪指着张仲军说道。

    “不可能!我是陛下任命的州牧!如何可能是反叛势力!”张仲军瞪大眼睛不相信的吼道。

    “哈哈哈,说你蠢就真是蠢!在太祖时期,帝国何曾有过州牧这一职位!所以你接受了州牧职位就是反叛势力首脑!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钟信得意地大笑起来。

    张仲军懵逼了,就是在边上随时等着救援的大青蛙也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