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465章 钟信
    不过他仔细感应一下这个天王后,再次冷笑一下:“果然是他第一个行动,看来遇到不确定危险与否的机遇,也就只有这种被压得死死的,极度渴望获得改变现状的机会的弱者,才会敢不管不顾地直接去抓住机遇呢。”

    “嗯,也好,想来其他天王也是想要这家伙去试试那家伙的。天王二重,应该能试出那个天王一重的实力了吧?”

    “管他呢,要是那天王一重,可以直接把这天王二重干掉,那么就说明对方肯定有和这样恐怖的吐纳术相般配的战技,如果直接被干掉,呵呵,从知道底细的天王二重手中讨要功法,可比从那不知道底细的天王一重手中讨要功法简单多了。”

    “那个天王二重的家伙,可是没法拒绝我们这些人的讨要的啊。呵呵想来其他天王也是如此想的吧?”

    “嗯,我需不需要把这功法独自霸占了呢?”

    “不可能,如果没有其他人知道,这功法我还真能独自霸占了。可现在这么多人都盯着,我就算是天尊也抗衡不了他们的围攻。”

    “而且这功法应该是实力越强功效越大,那么就算他们也得到了这功法,我也不需要担心,因为我会变得更强!”

    “呵呵,那么现在就静心等待吧。”天一会长嘀咕到这,再次盘膝坐下,意识却始终紧紧地跟随着那位天王二重的强者。

    钟信,天王二重实力,福龙郡人,一直没法因为天王的实力而嚣张一下。因为他踏入天兵实力的时候,就清楚地知道福龙郡有着天尊蹲守着。

    在踏入天王实力后,自然会和其他郡的天王交流一下,自然也极为羡慕其他郡的天王能够耀武扬威的,甚至都涌起过一股念头,自己要不要搬迁到其他郡去呢?离开福龙郡这位天尊的淫威,让自己也威风一下呢?

    但他最终因为舍不得成为天王后,自动获得福龙郡强者隐藏福利,又有些迟疑起来。而当福龙郡被划入炫州后,他直接就不再想这个问题了,天尊的淫威自动扩张到了整个炫州。而其他州自然也一定有天尊存在的,既然去哪儿都得受到天尊的淫威,那还是待在故乡好了。

    不怪钟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那是因为人人潜意识里都想当一下鸡头,而不想当牛尾的。没办法的情况下才去当牛尾的,有可能的情况下,谁不想当头呢?

    而钟信之所以会在大家散了以后,第一个跑去找那个恐怖吐纳的陌生天王,也是没法子的事。炫州中,他天王二重的实力最低微,而既然能够修炼到天王这一地步,那就没有蠢笨之人。

    钟信都不需要多想,只凭借他对天尊和其他天王的了解,就明白他们散去,就是想逼自己前去试探罢了。

    不论是从地位还是其他什么来看,能够第一个去试探的只有自己,既然如此,那还不自己乖乖行动,还等人家出言逼迫才行动吗?

    钟信飞往玄天门所在处,对那个地方的存在,别郡的人或许不清楚,但身为福龙郡人的他如何不清楚,那就是那名所谓的州牧张仲军自行搞出来的一个宗门罢了。

    当初张仲军缩在福德县内又是搞宗门又是搞帮派的,还让福龙郡的人横眉侧视了一番。只是后面见到,张仲军这货收拢的全都是十来岁的小屁孩,虽然明白对方是想着十年后的发展,但也都一下子就把张仲军的威胁丢到一边了。

    因为张仲军这货别看把他的宗门和帮派搞得非常隆重,收拢的人手也非常之多。可怎么看都像是准备争夺凡世权势霸权的样子。

    对于天王以上的强者来说,凡世的权势是他们最不在意的,不见天下大乱三年,都没有一个天王以上的强者跑去当头吗?情愿当各势力的打手都不愿意当头,这里面可是蕴含着一种恐怖的事情呢。

    所以只要张仲军往世俗争霸上跑,炫州天王以上实力的强者,就不会把张仲军看在眼里。甚至还因为张仲军是天帝亲自册封的一批州牧,甚至到了现在已经可以说是第一批死净种的州牧,这些强者们都不想沾边。

    这也是天一会会长为啥什么提醒都不说就直接消失的缘故,他宗门可能不知道那旋涡元气出现的地方是哪儿?不就是不想和张仲军沾边嘛。

    钟信也在好奇,能够搞出这么恐怖吐纳状态的天王,实力肯定非凡,只是他为何会待在张仲军的玄天门内打坐吐纳?是接受了张仲军的聘请成为了他的打手?

    好像现在天下的那些天王,情愿给各种野心家势力当打手,都不愿意给具备名份的,帝国任命的州牧当打手呢。嗯,虽然这样的州牧没剩下几个了,但大家还是非常有默契的不给这些州牧增加实力的机会。

    钟信刚来到玄天门上空,依旧躺在正殿顶的大青蛙就发现了他,瞟了一眼,不屑地撇撇嘴,没有搭理,反而仔细地盯着下面那些打坐的弟子们。

    这帮小屁孩最大的也才十二三岁,最小的才四五岁,不盯着说不定就走火入魔给你看!

    自家师傅的头像都挂在正殿正堂上当祖师爷了,而且自己的师弟还是这宗门的掌门,自己这个大师伯,怎么都得看顾一下这些小屁孩才行。

    与之相比,那个傻乎乎飞过来的天王二重实力的家伙根本就算个屁!

    在钟信出现在张仲军的感应范围内的时候,张仲军就察觉到了,不过对方似乎没有丝毫敌意,所以张仲军也不做理会继续吐纳。

    可钟信这货都飞到玄天门的上空,张仲军要是还不理会,那就真的有问题了,这已经是大咧咧地鄙视对方,就算一开始对方怀着善意来的,给这么一鄙视那也会成为仇敌了。

    人家发怒把玄天门毁掉也不算事,可要是伤到了自家那些弟子可就是大问题了,自己这一千弟子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还想着他们成长以后发扬光大宗门呢,伤了一个都心疼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