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42章 安宅(三)
    “住中进啊,原主人可是没带家眷来这儿任职的。”杨兆飞笑道。

    “大哥,这原主人是谁?因为什么事被抓了?”张仲军好奇的问。

    “原主人就是上一任的府尉,他是因为喝兵血被弹劾而被革职关押的。”杨兆飞随口说道。

    张仲军无语了,喝兵血?开玩笑,单单八品官的俸禄都这么多,他一个掌握全城最强武力的府尉需要喝兵血吗?肯定是因为其他事情才给革职关押的。

    张仲军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小校场,谁能想到他喵的居然会有人把后宅给改成校场的,按理改校场不是应该改前进或者中进的吗?

    这样后院有个校场存在,人员进进出出的,哪儿还有私隐啊!

    不过想想自己到时自己绝对是全府乡镇乱窜的挖天材地宝,这府城的房子恐怕没有多少时间居住,而且自己也没有女眷,所以也就无所谓,懒得去修改了。

    在张仲军巡视着自己房子的时候,益德宫的强悍触手也表现了出来,张仲军还没有看全整个宅邸,男仆、女仆、厨娘、管家等人手就已经络绎不绝的赶了过来,而且每一个批次都有数份人选可以挑选。

    而一旦给张仲军选中,边上的牙人立马开单,把买人合约和聘请合约交给张仲军。

    至于费用什么的,全都是益德宫包揽了。而且更让张仲军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是,商户也赶着几辆马车过来,刚收下的男仆和管家就麻利的帮忙把物资搬到库房放好。

    里面有油量酱醋、盐、柴火、蔬菜、大米、新鲜猪肉、鸡蛋、活着的鸡鸭、布匹、针线、蜡烛、纸张等等关于一个官员家庭生活所需的物资居然也全部配齐了。

    对这,张仲军只能感慨的向杨兆飞行礼:“劳累大哥了。”

    杨兆飞很是满意张仲军这种不客气的行为,哈哈大笑的拍拍张仲军的肩膀。这点钱根本不算得了什么,只要张弘毅这位善人感恩就绝对是赚了。

    对于一般官宦家庭来说最麻烦的选人问题,对张仲军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他只要开启金手指,看到这些仆从身上有没有黑气,本命线的颜色如何就能选出来。

    再说了,就算张仲军不启用金手指也没有关系,这些人都是益德宫找来的,有问题的人益德宫肯定不会找来。

    管家,张仲军选了一个曾给犯事官员当过管家,但被牵连全家贬为奴仆的中年人,而且还是把对方全家老少给买下来的那种。

    这中年人以前姓啥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他姓张,张仲军赐名张友的管家。

    张友管家有个老母、一个妻子、两个12、13岁,有些小俏丽的女儿、一个16岁呆板的儿子。老母养在张仲军分给他的中进一间房内,两女当了张仲军的贴身侍女,那个呆板儿子就跟着管家老爹做事。管家老婆则负责张仲军居住那一套屋,算是负责后宅的事物。

    招聘的厨娘也是一家人,夫妻俩加一个同样12岁的独女,这个独女也被分到张仲军房内当丫鬟。

    剩下的还有10个16岁至20岁的青壮男仆,10个12岁至16岁的俏丽女仆。这些全都是签了卖身契的奴仆,可以说和主家荣辱与共的奴仆。

    女仆之所以限定在这个岁数,那是因为16岁以后的女孩都被称为妇人,因为那个年龄的女人,不是特殊行业的话,就是奴仆身份也都被指婚了,不能当丫鬟。

    唯一给张仲军聘请的是账房先生,这个姓李的账房曾当过某商户的账房,但商户破产后,找不到活计,生活困顿中,可能力还是有的,只是被人顾虑他原来的东家破产,带着他名声不好。

    不在意这些的张仲军,只花了月俸2两白银,包吃住就把他给聘请过来了。

    李账房不知道什么缘故,只有一个还算俏丽的妻子,没有子女没有老人,所以管家安排他两口子住一个房间,也让他屁颠颠的带着妻子和包裹就立马搬迁过来。

    于是忙碌了一天,二三十人居住在这儿,直接就让这儿再次恢复了人气。

    杨兆飞只是陪着张仲军连同管家和账房两人,一起吃了一顿品尝厨娘手艺的饭菜,留下五百两白银入库当府邸周转费用后,就不顾张仲军的挽留,坐着马车回益德宫分馆了。

    他走得很放心,这是府城中心,张仲军的左邻右舍全都是府城任职的官员,治安上好得很。

    还有就是张仲军是八品官,还是那种民权、军权、法权三权合一的八品官,那帮身家性命都捏在张仲军手中的奴仆、管家有谁敢嚣张?有谁敢惹事?

    至于那个李账房?他这种之前在商场上混的人,绝对是明白一个官,而且还是有益德宫这个地头蛇支持的官具备什么样的分量,打死他也不敢在账面上弄什么手脚。

    而这也是杨兆飞为何要拉着管家和账房一起吃饭的缘故。

    他为张仲军可是考虑众多,为张仲军安宅的事,可没少卖出人情,不然真以为一个八品官能住六品官宅?能够一下子找来这么多得体能用的仆人管家账房?和卖出的人情相比,那五百两白银的库房费以及购买各种物资的支出,反倒是不值得一提了。

    夜幕下,张仲军看看提着灯笼巡夜的壮丁,再看看灯火通明的宅院,不由得感慨的摇摇头,自己和益德宫的关系真是越扯越近,越扯越不清了。

    明知道杨兆飞和白莲教的教徒头目有勾搭,却没法拒绝对方的热情,而且益德宫支持自己的事情,想来河源府官场上的官员是一清二楚的,自己想要和益德宫拉开关系,反而会让同僚们认为自己忘恩负义呢。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估计杨兆飞只是和白莲教单独的教众有勾搭,甚至这个教众和益德宫有关系呢,反正益德宫不可能和白莲教这个被朝廷明确定为邪教的宗派有关系的。

    感慨着的张仲军把目光方向后院的校场,他真的搞不明白,那个上一任的府尉,为何会奇特的把自己后院给拆了换成校场?难道他在这后院里操练城卫队?这开玩笑吧?城卫队在城内可是有专门的校场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