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445章 苏家的杀心(一)
    苏月儿的婚事,就是苏家人心中这样的一个梗,随着传闻苏月儿深受她那长老师傅的宠爱后,这个梗更是直接变成了一根刺,苏月儿越是在青云宗内前途光明,这婚事的刺就越变越大,说不得哪天就变成一把刺向心头的匕首!

    所以,今天这苏家各房子弟长辈,就都集中在长房,也就是苏月儿老爹的厅堂内,聚会商议着这事。

    至于为何苏家会丢下死净种张仲军,全家迁移到这儿来,都过了这么久了,今天却还是第一次一本正经的全族头面人物都参与这个聚会呢。

    很简单,飞云宗传来消息,苏月儿已经被掌门准许修炼青云宗的真经大法青云诀。青云诀说起来威力一般,又不是青云宗内最强悍的功法,究竟是为何修炼这么个功法,会值得飞云宗的大佬们屁颠颠的跑过来报喜呢?

    还真值得如此,只要是青云宗以及青云宗所属的人员,就非常清楚,在青云宗中,只有获得允许修炼青云诀的人,才会有前途。也就是说,这青云诀就跟科举考试的进士资格一样,只有进士才能做到入阁拜相,就是说,只有是正牌进士,未来才有可能成为三公九卿!如果不是进士,你就算是实封的公爵,也没机会当三公九卿!

    而青云宗中的青云诀就是进士招牌,只有学过青云诀的弟子,未来才可能成为长老和掌门!也是因为这个缘故,飞云宗的大佬才会屁颠颠地跑来恭喜。而苏家上下人等,也会立刻为那个早就故意遗忘掉的婚约而召开全族大佬会议。

    “要我说,咱们直接就当没这一回事不就好了?那死净种难道还能追到咱们这儿来?仙凡的差距啊!他连我们在哪儿都不知道,还想追上来履行婚约?想他的头呢!”一个老头摸着胡子很是傲然地说道。

    “没错没错,我看二哥说的这话正理,咱们根本就不需要理会,直接当这事没有,不然咱们这么急冲冲的去解决,反而可能引起大问题,本来现在也就我们家人才知道月儿和那死净种的婚约,青云宗和飞云宗都不知道,干脆咱们就当没有这一回事好了!免得我们一行动,反而让青云宗的其他人知道了情况,然后告到门内去,反而坏了月儿的好事呢!”另一个老头连忙点头说道。

    “我说你们两个是老懵董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死净种的倔强性子,以前都人人认定他没有修炼资质,而且他死命修炼都没有丝毫的成绩,但却依旧这么年年时时的修炼下来,风雨无阻!那时候那死净种才多少岁啊!你说他能够放弃月儿吗?!”一个端坐在上位的老头直接吹胡子瞪眼嚷道。

    “大哥,那你说怎么办?我们总不能派人去去把他给杀了吧?要知道这个死净种可是帝国的实封贵族八里亭男啊!”那个被称为二哥的老人有些不爽地撇嘴说道。

    “哼,区区实封男爵又如何!又不是没杀过!”身为老大的老人冷哼一声。

    那些站在各房老头身后的中年人,年轻人,原本还在点头应和各房老大的说法,等现在听到长房老大如此说,身体齐刷刷地一震。

    特别是站在那个老头背后的一个中年人,满脸震惊地问道:“父亲,我们苏家真的派人去刺杀那个张仲军了?!”

    老人虽然有些懊恼自己说漏了嘴,但他是上任族长,现在自家儿子居然用有些责备自己的语气说话,自然很是不爽地冷哼道:“是祖姑婆动的手,怎么,有意见吗?!”

    这个中年人呆滞了一阵,最后有些苦涩地说道:“其实我们不需要理会就行了,何必坏了他的性命呢,当初我和张伯爵怎么也是好朋友,不然也不会为月儿定下婚约的。”

    老人一拍椅子扶手,起身扭头指着中年人吼道:“就是你这个当爹的惹的祸!要不是你顾虑什么朋友之谊,什么苏家名誉,早在发现那死净种是废材时,直接退婚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你以为祖姑婆亲自动手不担心被帝国追捕啊!”

    在场的中年人年轻人,全都低下头,心头嘀咕着:“妈蛋,当年大哥可是有悔婚之意的,反倒是你们这帮老家伙说人家是伯爵世子,继位后怎么都是个子爵,而且这样废材的子爵,可以让苏家获得更多的利益!坚决的表示不能悔婚,还说什么这关乎到苏家的声誉!结果现在这些你们说出的话,全都变成大哥说的去了!”

    但没法,这些老头虽然说退位了,把家族大权交给了下一代,可他们只要还活着,整个家族又有谁能奈何得了他们呢?家族权力不还是牢牢抓在他们手中?

    那个排行老二的老头,好像是不想族长丢了面子,毕竟族长丢面子就是家族丢面子,就算是族长给他老爹训,但也是丢面子不是?

    所以他开口劝道:“好啦大哥,你也不早说,早说祖姑婆把那死净种干掉了,咱们还在这儿商量啥事啊,走,大家快去庆祝月儿开始修炼青云诀的大喜事去。”说着起身拍拍屁股就想走人。

    “要是死了就好!可人家没死!”身为老大的老头,很是叹气地说道。

    “什么?不是吧?!祖姑婆出手都没解决那死净种吗?!”众人大吃一惊,他们苏家可就是因为有个祖姑婆的存在,才能和青云宗拉上关系,也才有机会让苏月儿被青云宗的长老看中收为弟子的!

    而这个祖姑婆可是在他们幼年时期就非常牛逼的存在,现在自己都已经七老八十了,还跟少女一样的祖姑婆肯定是更加厉害!

    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物居然没有解决掉那个死净种?!这怎么可能啊!

    “确实没有,不然我哪儿会在月儿得到宗主允许学习青云诀的时候,把大家召集过来商量这事啊!”老大老头很是无奈地说。

    众人一下子无语了,而老头又说了一句让大家双眼发亮的话语:“飞云宗的宗主,在来祝贺月儿的时候,说过一句含糊的话你们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