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441章 乱世前兆
    但等嘉德帝的州级行政单位真正通过宗廷决议,详细情况开始对外公布后,那可就真的让所有人大惊失色了。

    不论是否想着升官发财的平庸官员,还是因此兴奋得浑身发抖的野心家,又或者担忧帝国未来的忠臣以及奸臣,在看到真正的细节后,全都异口同声的反对这一政策的施行。

    没法子,嘉德帝做得太过分了!就算大家心头其实是非常乐意这政策施行的,但为了表示自己对帝国和皇帝的忠诚之心,都得大张旗鼓的表明自己反对的态度。

    怎么过分呢?

    首先全国划分为三十六个州的事情就不说了,这其实是大家都喜欢看到的事情。

    皇帝亲自任命了除去归属中枢统管的中州之外的三十五个州牧,那也算了,虽然人人都想晋升到州牧这一级,但这首任州牧,大家还是心里有数,明白根本不会轮到自己,绝对是皇帝亲自任命亲信来担任的。

    可皇帝任命的三十五个州牧里面,居然有超过一半的人都资历贫乏,甚至好些人名字都没听过,那这就不能忍了!

    排资论辈,为毛要排资论辈,那就是大家只要熬着,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因为自己会从新人变成老人,最后变成资历最深厚的人!所以只要按照排资论辈,自己肯定就有发达的一日!

    可现在他喵的,不说那些不认识的人,也不说那些资历浅薄的家伙,就说那些还算有点小名气的,他们能和自己比?任何一点都不如自己,为毛他们可以当第一任州牧,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捞到?

    不服!抗议!挑动天下生员与官员闹事!

    如果说三十五个州牧名单的公布,让很多认为自己有资格,排队也该轮到自己的老官僚不爽的话。

    那么对州牧职权的公布,则让整个天下都沸腾起来。

    还没定论的时候,皇帝准备让州牧一统全州军政大权的事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所以公布的州牧职权里面,有着军政一统大权,州尉、州护以及下面所有等级官员都由州牧一言以决的权力,大家虽然吃惊,但也不是怎么惊慌,反而一些野心家还窃喜不已。

    但随着后面的自由军兵征募权,自由军械制造权,自由境内征讨权,这三大权力出现,就让世人目瞪口呆了。

    妈蛋,这三大权力一出来,那州牧可就比开国皇帝还要开国皇帝了,想要征召多少部队,想要制造多少兵器,想要攻打州内某个势力,全都是由州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妈蛋!这还得了啊!这已经比军阀还要军阀了好不!军阀都做不到如此随心所欲呢!

    而最后两条权力就更是引爆了全天下,一条是州牧终身制,意思就是说,只要皇帝任命的州牧没有死亡,那么这州牧的位置就一直由这人担任!

    看到这一条,所有人都傻眼了,只要不死就一直担任州牧?妈蛋,好像帝国可是有千年僵尸的贵族的啊!要是这样的贵族当州牧,那岂不是得千年万年的当下去?!就是三公都有任职年限,年岁到了得告老还乡的,这他喵的州牧居然是当到死啊!谁家的官位会如此牢固啊!

    如果州牧终身制只是让大家眼热和担忧,议论纷纷外,最后一条则让所有人疯狂了。

    最后一条就是州牧免纠制,就是说这州牧只要不叛国,不领军攻击中州,那么无论干出什么事,皇帝不予追究!

    妈蛋,人人都是人精,一看这条权力,立刻就明白这里面蕴含着太多的意思了,只要不叛国,不攻击中州,无论干什么事,皇帝不追究!

    靠咧,这岂不是说,只要打着帝国旗号,直接攻击其他州都没有丝毫问题,而且那州牧在州内横行霸道,鱼肉乡民,虐死官员和贵族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靠!这还是帝国的贵族吗?完全就是比割据势力还要割据啊!

    于是,在这州牧职权细节公布后,整个天下都沸腾了起来,大家日子过得好好地,干嘛要搞出个州牧出来?就算搞州牧出来也就算了,毕竟官员们老早就期待着能够多一级晋升的途径。

    可他喵的,现在这州牧完全就是帝国法理认可和扶持的割据军阀啊!这是要让整个帝国陷入战火纷飞的时代吗?

    没有人是笨蛋,只要一想州牧拥有如此巨大的权力,只要统合一个州,直接就敢对外开战吞并其他州,有这样野心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除了野心家和二货们,没有谁不愿意永享太平的!现在眼看着就要进入乱世,所以天下官民们不能忍了,直接开骂了!

    对皇帝,特别是一个登基57年的老皇帝,天下臣民们心头怒火焦虑再多,也是不敢说这老皇帝昏庸了,积威太盛了,只能把针对的目标盯在让这决议通过的宗廷身上。

    所以一时间,所有的实封贵族都遭到全国上下官民的怒骂和指责。

    最爱面子的宗廷哪儿乐意被天下如此呵斥指责,谁都看得到,这州牧制度要真是实行下去,天下乱世肯定会到来的,到时候自己这些人岂不是会被钉在耻辱柱上?!可他们又没法解释他们为何会全体通过决议,没法解释为毛没有一人反对天帝的政策。

    谁敢说自己就是渴望乱世到来?谁敢说自己期盼帝国动乱已经不知道期盼了多久?谁敢这么说,绝对会第一时间就被伙伴们干掉拖出去挡罪!

    一顿愁眉苦脸的思考后,不知道谁叫嚷了一声:“贵族会议召开前,不是有个贵族被天帝召唤去内廷了吗?干脆就把责任推卸到他身上去!”

    “怎么可能?我们全体贵族都同意通过的决议,能够把全部责任推卸到一个小贵族身上?难道说那小贵族威胁我们啊?!天下官民又不是白痴!”

    “嘿嘿,简单,就说那小贵族是皇帝的嫡系亲信,非常受天帝宠信,所以他就是靠着天帝的宠信,狐假虎威的威逼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