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439章 炫州州牧
    张仲军思索了一下,想起之前天帝告知他的一个之前被疏忽的事实,那就是天帝掌控着圣眷世界的入口,历代天使肯定很多在圣眷世界升级,帝国的精锐部队绝大部分都在圣眷世界里修炼,还有大票的官宦子弟也跟着在修炼。

    而拥有这样底气的天帝,根本就不怕天下所有州郡围攻,有着可以凭借中州一州之地虐死全天下的实力。

    同样,天帝也说过,他之所以把天下划分为三十六个州,也有着他的考量,也是因为天帝需要把天下划为三十六个州的样子。

    明白到这点后,张仲军也知道怎么选择了。

    其实很简单,天帝不怕天下混乱,而且整个天下联合起来都奈何不了天帝。同时,天帝划定三十六个州,是有天帝的目的的。

    自己担忧天下划分为三十六州后,会让天下崩溃的事情,因为天帝底气的存在而消失了。那么自然就只剩下为天帝效力这一条路可选了。

    所以张仲军毫无压力地磕头喊完了遵旨,还对天帝表态道:“陛下,臣必定牢牢守住炫州,让炫州从始至终都是帝国的一个州!”

    天帝笑了笑:“不需要负担些什么,不过也没事,你就尽自己的力量去做吧。”

    张仲军愕然了一下,因为天帝这话蕴含的意思是做好做坏都无所谓的样子!但张仲军就算再蠢,也不会直白的询问出来,所以只好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炫州给治理好!

    治理地方,张仲军还是有这个底气的,毕竟他曾在小绿的世界里管理过一大块的土地。虽然肯定比不上整个炫州,可也算是有经验了。

    张仲军领了两份圣旨,天帝也没在多说什么,就让吴然把张仲军给送出了皇宫。一出御书房,大青蛙就扯着小蛇骑着小白地粘了过来,急切地询问:“张仲军,你是不是成了炫州的州牧?”

    “是啊。”张仲军以为大青蛙是因为和自己一体,所以才知道,因此随口就应道。

    “那么炫州是指广龙郡、福龙郡、东海郡、左江郡、右江郡、江源郡、东山郡这七个郡吗?”大青蛙继续问道。

    “没错。”张仲军也继续点头。

    不过大青蛙就不再搭理张仲军,反而开始自己嘀咕起来:“麻蛋!这是怎么回事呢?后面一切正常,可偏偏那册封领地的就跟老子的未来记忆不一样了?”

    大青蛙神神道道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张仲军也不以为意,在吴然的引领下离开了皇宫。

    吴然这位大太监送人的态度可比接人时恭敬了许多,在分别时还特意告知张仲军他义父的情况:“张县男,您的义父还在执行着陛下给予的清缴邪贼的任务,一点危险都没有,只是因为那帮家伙善于逃窜和躲藏,所以寻找追踪需要耗费好多时间而已。”

    张仲军松了口气,但同时心又提了起来,因为吴然告知他:“你的八里亭又重新回到你的名下了,你义父在赶走那帮假冒着你的名字占据八里亭的邪贼后,还特意停留了一下帮你梳理了一下八里亭。”

    “吴大人,您是说,我义父剿灭的邪贼就是那帮占据我八里亭的人?”张仲军惊愕地问。

    吴然点头说道:“就是他们,这些邪贼可都是有出身有来历的家伙,已经挑衅帝国数百年了,不过也不奇怪,他们身后的势力,不是帝国开国时期打败的敌人后裔,就是帝国中期剿灭的那些叛逆死净种后代。可以说他们天生就要和帝国过不去的。”

    张仲军此刻却出奇的没有忠臣该有的义愤填膺心情,反而有些忐忑地问道:“不知道我义父有没有建立功勋呢?义父大人出马应该剿灭了好些邪贼吧?”

    “哈哈,张县男大人,不是咱家诋毁你义父,不要说你义父出马,就是咱家亲自出马,结果也是会和你义父一样的,一个邪贼都抓不到!因为这帮地老鼠实在是太会躲藏了!说真的,几百年下来,我们抓捕的经验还是没有他们躲藏的经验高啊!”吴然满是感慨地说道。

    不知道怎么的,想到那位送自己酒壶的白衣帅气美女前辈安然无恙,张仲军心头就涌起一股窃喜,脸色却也跟着满是失望地感慨:“原来是这样啊。”

    张仲军前脚还没离开皇宫,皇帝册封张仲军为实封福德县男,以及由广龙郡、福龙郡、东海郡、左江郡、右江郡、江源郡、东山郡这七个郡组成的炫州州牧的旨意,就飞速传入了后宫。

    皇后那边,只是感慨一声:“果然。”而淑贵妃那边则是隔一阵子后,重新开始装修起了殿内的设施。

    同样,随着后宫得到消息,原本因为皇帝登基57年,当太子当得苦逼的太子,以及早就蠢蠢欲动的各皇子们,都很自然的把目光盯向了张仲军这个非常得皇帝宠爱的小贵族身上。

    和皇后、淑贵妃刚知道张仲军存在时一样,太子和皇子们第一时间就是去仔细查探张仲军的血脉。他们可不想在争夺帝位的道路上又多出一个竞争对手,反而期待能够多一个帮手。

    而这就决定了他们查探张仲军血脉后的表现,一旦张仲军拥有皇室血脉,那没说的,大家联合起来先把这个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得到皇帝如此宠爱的家伙干掉!而张仲军要确实是贵族血脉,那也没说的,立刻就前去拉拢他当自己竞争帝位的筹码。

    御书房内,天帝依旧背着手看着屏风,那道刺耳的声音再次从天帝身上响起:“嘉德帝!你这是想要干什么?怎么如此厚待饲养员?他只要乖乖当好饲养员的工作就行了,何必给他一个富裕县的封地,又给他一个如此富裕的州呢?难道就不怕因为这个州的州牧位置,让他被人干掉了?”

    “哼哼,朕如何行事,需要向你解释吗?”天帝冷笑道。

    “哎哟嘉德帝,咱们俩是一体两面的,你的就是咱的,何必计较这么多啊?咱就是看不出来你这么做,对咱们飞升的大事有任何帮助才好奇的问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