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438章 第二道圣旨
    要知道这不是从八里亭那边扩张出来的县男,而是福龙郡这个临海富裕郡中临海富裕县的男爵,不说其他什么利益,单单福德县的海域属于张仲军私有,所有在这地方做生意的都得把税费交给张仲军,那就是一笔不知道多么庞大的利润!

    对于普通贵族来说,这样一块封地足以让人眼红到极点。可对于野心家来说,这却是一个困龙之地,因为福德县的领主要对外扩张只能选择海外,而海域的隔离,对扩张是非常不利的。

    反倒是沙漠地带中绿洲的八里亭却是野心家的最爱,因为可以一直对外扩张,几乎没有限制。

    而现在,就是野心家也对张仲羡慕妒忌恨,之前就说过,帝国册封出去的领地很难收回的。像现在,张仲军依旧保留着八里亭男的封地,可又多了一块福德县男的封地。

    一块可以专心挣钱,一块可以专心对外扩张,两块领地互补,那些野心家不妒忌张仲军才是怪事呢!

    让张仲军傻逼的是自己为毛就多了一块领地?还是一整个县的领地?自己只不过是跑到气的世界去盗了点气而已。而且自己还因此获得了在本世界运用气的能力。

    就这么点事就值得奖赏一个县的封地?皇帝也大方得太过分了吧?如果以前张仲军是傻乎乎的领旨接受了八里亭这块封地,但现在这福德县男,张仲军就有些迟疑了,因为他清楚知道福德县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拥有什么样的财富!而这份富贵,足以把自己给砸成肉沫啊!

    想到这,张仲军忍不住在脑中向大青蛙问道:“师兄,皇帝册封我为福德县男,我要不要领旨啊?”

    “领啦,这又有什么的。”骑着小白,抓着小蛇缩在外边不敢进入御书房的大青蛙,听到张仲军的问话,很是自然的回了一句。

    回完了,大青蛙还自言自语地嘀咕道:“不就是一个福德县男而已嘛,这就迟疑了?等下还有让你更吃惊的,你这小子会成为炫州的州牧呢!按照皇帝设定的州牧权力,你这是等于被皇帝逼着去当军阀了呢。”

    不过大青蛙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疑惑地嘀咕:“福德县男?奇怪,怎么听着这领地名怪怪的,我之前的记忆是张仲军成了啥来着?”

    大青蛙苦思冥想了一阵,终于回想起来了:“对哦,我的记忆是张仲军为扩封的八里湖县子,就是把八里亭提升到八里湖县,子爵,领地还是八里湖及周边的地盘。”

    不过大青蛙很快就震惊地叫嚷起来:“可是不对啊!其他的都符合老子未来记忆,可为毛在张仲军领地爵位上就不符合了呢?这个福德县男是怎么回事啊?!”

    张仲军可不知道大青蛙的叫嚷,既然师兄说自己可以领旨,那么张仲军自然是磕头领旨,然后他就多了一块福德县的领地了。

    张仲军虽然不知道天帝为何如此厚待自己,但起码黑虎堂和玄天门的总堂都在福德县内,自己组建的属于张仲军这个身份的白蛇会虽然在郡城,但主力也是放在福德县的,现在这福德县成了自己的领地,对这三个势力的发展也是有着非常不错好处的。

    所以把福德县变成自己领地,张仲军也是很满意的。唯一的担忧就是不知道自己领了这福德县之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这个担忧,又在大青蛙的认可下消失掉了。

    见到张仲军领下圣旨,天帝再次示意一下,吴然再次拿出一卷圣旨,重新宣布道:“张仲军接旨!”

    张仲军一愣,不由得再次磕头喊道:“臣恭聆圣意!”

    “现因帝国形式有变,帝国将以广龙郡、福龙郡、东海郡三个沿海郡,左江郡、右江郡、江源郡、东山郡四个内陆内河郡在内,一共七个郡统合为炫州,现任命八里亭男、福德县男张仲军就任炫州第一任州牧!为事权一统,朕将赐予州牧军政一统权,全权统辖炫州全体上下!”

    和刚才一样,吴然噼里啪啦说了一通话,但张仲军也就是听到了其中的几句,那就是广龙郡、福龙郡、东海郡、左江郡、右江郡、江源郡、东山郡这七个郡将统合成一个名叫炫州的州,而自己就是这个州的第一任州牧。

    这七个郡是怎么回事,张仲军当然清楚,广龙郡、福龙郡、东海郡这三个临海郡可以说是东南沿海最富裕的郡了,扣除京畿的话,甚至都能够去竞争天下第一富裕的郡。

    同样,毗邻着三个临海郡的临江临河郡的左江郡、右江郡、江源郡和东山郡四个郡,那经济人口也不比三个沿海郡差多少,甚至还担当着三个沿海郡的物资后勤基地!所以,经济人口这些都能够竞争一下天下第一线的。

    没错,不能竞争前十,那也能竞争一下前二十前三十的郡级排位。

    所以这七个如此富裕的郡给统合成一个炫州,可想而知这个炫州恐怕除掉京畿所在的中州后,肯定能在天下三十五州中排前三位!

    那么现在这天下排位前三的州居然由自己担任第一任州牧?

    更重要的是,这州牧居然还拥有全州的军政统管权?所谓的三权分立直接就给丢到了一边去,然后州牧就成了合理合法统管全州的土皇帝?要知道之前天帝可是说过,州尉、州护可都是州牧的属下啊!

    这次张仲军就迟疑更久了,而且他还非常奇怪的没有询问大青蛙意见。或许在张仲军心中,之前领地的事宜还是私人事情,所以可以询问一下师兄的意见。而这州牧的事情却是国事,如何选择必须由自己这个贵族来担当,而不是继续询问师兄的意见。

    天帝没有追迫张仲军立刻回答,反倒是没事人一样笑盈盈地看着皱眉苦想着的张仲军。

    天帝没有吭声,拿着圣旨的吴然自然也不会吭声,不过也不再是绷着脸,而是一脸含笑地看着张仲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