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390章 意味深长
    这几个搬运物资的汉子实力看起来也不过是炼体一重的样子,气也只是白色中带着一丝灰。全都可以和那老油子的气抗衡了。

    而那个山羊胡更是怎么看都是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但张仲军绝对不会小瞧他,只要看对方身上是灰气就知道对方确实牛,或许真的没有修炼,但人家肯定有其他的实力傍身。单单能驱使这些训练严格,行事稳重的手下,就知道他的不凡了。

    张仲军二话不说,随意看看细盐和刀伤药,接着拿出那张弓,先是检查弓身一番,然后熟练地装好弓弦,试着拉了一下。

    最后,他满意地点头,弓力确实达到十石,一般人用得都非常痛苦,就是身具260斤力量的张仲军也只是能拉个半开。但就这半开,已经能用铁箭射穿百米外的普通铁甲了。

    本来还想看热闹的众人,见到张仲军很随意的连拉几个半满的弓弦,全都倒吸口冷气。

    在这荒野上厮混的人,就算不是用弓高手,但也人人都用过弓箭,自然非常清楚十石弓是什么样一个概念!

    这种弓箭一般都是给那些修真宗门下属势力中,得到一些宗门传承的大势力的嫡系子弟使用的,除了他们一般人根本就没可能使用十石弓!

    当然,对于修真宗门来说,就算是宗门中最下层的外门弟子,也是对十石弓嗤之以鼻的。他们使用的可都是法宝,十石弓虽然强悍,但也只是普通的凡物罢了,就算十石弓能威胁到那些还不具备金身不坏的修真门徒,但高傲的他们也不会把这些凡物看在眼里的。

    结果就是,十石弓这样的玩意,就成了一些制弓世家做出来当镇店之宝用的,以显示自家有能耐制作这样的强弓,就像是个招牌,其实根本就不实用。

    但眼前他们却看到有个少年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的连拉几次十石弓,虽然是半开弓的状态,可自己这些人上去,恐怕连拉都拉不开啊!

    试弓的张仲军,这个时候更是感慨《玄门真武功法》的牛逼了。

    没学这功法前,炼体三重时候的张仲军也依然可以像现在这样半开弓,但拉上十次以后,一天内这手就不用干活了。

    但现在修炼《玄门真武功法》后呢?同样是炼体三重,同样是半开弓,但张仲军相信,只要保持十息一拉,自己可以持续拉到这把弓废掉都不会觉得累!

    《玄门真武功法》增加的210斤力量,这力量看起来弱逼到极点,和人家动不动增加数万斤的力量没法比。但别忘了,这只是炼体三重的数据而已,按照之前力量增加的幅度来算,炼体四重肯定还会再增加320斤,到时候就是整体增幅530斤了!

    再到炼体五重,那就是增加640斤,整体增幅1170斤!这还是到炼体五重的时候呢,到练气期,到天兵期,甚至到天将期呢?那连翻的倍数可是吓死人的啊!

    而且这功法增加的实力,不单单是力量,虽然没有增加速度,可在防御力、耐久、恢复上面却一样是这么多的力量!

    可以说,只要张仲军这货一次性使出的力量,不超过功法增加的力量,也就是说不消耗他的身体因为吃肉而自动增加的力量的话,那么他就跟个永动机一样,根本不会有力竭的时候。

    这也是为何张仲军只要保持十息一拉,而且还保持拉个半圆状态,就可以把这十石弓都拉坏了也不会累的缘故。

    当然,这点除了张仲军自己知道外,其他人是不清楚的。

    张仲军很是满意的把物资拴在自家马背上,那山羊胡的手下已经去牵那两匹换掉的战马了,而告辞的时候,山羊胡还送给了张仲军几件扳指和一副双插。

    张仲军毫不客气地接过,直接挂在身上,一边插着强弓,一边插着20根铁箭。拇指也带上了一件扳指,在加上腰间的马刀,整个人都彪悍了许多。

    山羊胡摸着胡子笑道:“小哥要是配上一套盔甲,那可就真是全副武装了。小哥,欢迎下次再找我沈一交易,我沈一对于战马可是极度渴求,只要有货,不问来历,来者不拒。”说完还故作神秘地冲着张仲军笑了笑。

    张仲军一听就知道这货已经知道那两匹战马的来历了,不过这也正常,自己只是把马屁股上的旋风盗印记用刀划拉了几下而已,并没彻底毁掉那印记,相信看马的那四人都看出来了。

    这样想来,那个彪悍大汉和富商,还有这沈一,都是明知道这是旋风盗的马,居然还全都毫不犹疑的出价,显然是底气足,不担心旋风盗会迁怒他们的存在。

    这沈一用强弓和自己换马,而且还这么一副话里有话的意思,怎么看都是在怂恿自己和旋风盗作战呢。

    因为谁都知道,旋风盗是马贼,里面就算是一个小兵都是有坐骑的,沈一说只要有货,不问来历一概收了,不是让自己去抢旋风盗的马还能是啥?

    不过张仲军也不在意这些,反而同样有深意地一笑:“没问题,相信不久之后我手里就会有很多战马的,只是就怕到时候沈老大你的货源不够呢!”

    “哈哈,我沈一会货源不够吗?只要你战马够多,只要你想要的,说出来,我沈一提前给你备好!”沈一哈哈大笑,这一笑,原本那种管家模样的神态立刻消失,一种傲然的神态自然而然流露出来。

    这是背后靠山强悍的傲气呢,我喜欢这样的商人。张仲军一笑说句到时再说,然后向众人拱手说句:“告辞!”就直接策马离开了。

    目送张仲军离去,有心人也注意到集市上好些彪悍的家伙离开了,不由得都会心一笑,这种事常有,就看谁弄得过谁了。

    就算是沈一也是淡然以对,即使最后那自始至终都没报过名字的少年输了,自己出了一张强弓也没亏,起码换了两匹壮年战马,说不得到时花点小钱就能把强弓收回。而要是那少年胜了,自己还能多一条收购战马的途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