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386章 夺取气的方法
    张仲军脸色很淡定,当初在毒雾深渊跟豆兵玩闹的时候,他可没少玩步兵战骑兵的游戏,而且还都是张仲军一人当步兵面对数十名骑兵围殴的游戏。

    一开始的时候,张仲军自然是被弄得不要不要的,但到了后面,经验日渐丰富起来,他也掌握到了一些规律,不敢说反过来把豆兵弄得不要不要的,但也是能够撑住不败。

    要知道这可是在数十名豆兵铁骑的围攻中,身为步兵的张仲军居然能够维持不败啊!

    所以现在面对一名骑兵冲杀上来,张仲军真的连什么振奋心情都不需要了。

    刀光略过,张仲军轻微一闪就躲了过去,再顺手举起锋利的柴刀,很轻松的就在对方的大腿上划了一道。

    任由对方坐骑和自己擦身而过,张仲军只是甩了一下柴刀的血迹,就径自朝那匹因主人被射死而在原地待立的坐骑走去。

    不是张仲军大意,而是他知道,自己那一刀,可是把对方大腿的一条血管都给连带着削断了,那条血管可是很奇特的,足以把人体内的血喷出一米远呢。

    这样强悍的喷洒血液,那个骑兵除了惨叫就没可能有其他动作了。

    果然,那名骑兵正准备策马掉头再次冲锋,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的鲜血跟喷泉一样从大腿那个刀口处喷射而出,坐骑的半个身子,以及地面半米内都给自己的血液染红了。

    而且随着血液的消失,他的力气也飞速的跟着消失,这名骑兵倒是有些出乎张仲军的意料,没有发出惨叫,只是呻吟了一下,然后就一头栽到在地下。

    张仲军施施然把三匹坐骑收拢在一起,对这三名骑士进行搜尸,又翻捡出数十斤的豆粒,这是马匹的精料了。

    除此之外,还有六把马刀,七八把小匕首、几斤盐块、三四斤的肉干和同样几斤的干粮,等等之类的玩意,至于钱,居然就数十块加起来还不到一斤的不规则银块。

    其他的玩意都是一名骑兵的标配,倒是根据那肉干和干粮的数量,张仲军推测这旋风盗贼团的老巢离这儿并不远。

    而这个时候,张仲军突然发现他的身体居然也开始散发出一道微弱的白光。这白光对于他本身的行动根本不会有丝毫妨碍,而且不凝目以视的话,根本就看不到。

    “咦,之前我身上还没有白光的,怎么现在就有了?难道是因为我杀了三个身具白光之人,所以我身上也有了白光?”

    “妈蛋!要是来这个世界是需要用这样的手段来夺得气的话,那降临者岂不是都得变成杀人魔王?!”

    “应该不可能这么简单的!肯定还有其他手段可以获得气的!不然这个世界岂不是变成了降临者的杀戮乐园?不说降临者乐意不乐意,就是这个世界的意识就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绝对是这样,看看小绿这个世界珠残片对她本体世界的生命有多关注就可以明白。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世界,既然能够逼得外界入侵者只能通过灵魂降临来入侵,说明它比那个被帝国入侵的异世界还要强悍!”

    “那个异世界有多么强大自己可是感受过的,而比那个异世界还要强悍的世界,会允许自己这些降临者大肆杀戮它自身世界的生命,收刮一番所谓的气,然后离开这个世界?做梦去吧!”

    “所以通过杀戮来夺取气,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办法!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在这个世界意识的允许范围内,安全的获得气的!”

    张仲军想了一下没有想到特别好的方法,不过却也确定,杀戮绝对是最危险的夺取气的方式,自己绝对不要为了气而去杀人。

    但杀掉那些滥杀无辜穷凶恶极之人,这是所有生命都认可的公义之理,应该是安全的,是得到这个世界意识默认的一种夺取气的方式。

    “哼哼,本来就要干掉你们这些匪徒为这个村寨的村民报仇,现在我要确定一下这种夺取气的方式对不对,就拿你们开刀了。”张仲军看着地上的三具盗贼尸体冷哼道。

    最后,张仲军把那三具盗贼的尸体同样丢到火堆中,把缴获的物资和收集的物资,分做两份架在两匹马背上,自己翻身骑上一匹状态最好的马,毫不迟疑的策马离去了。

    张仲军知道旋风盗的老巢在哪儿,这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旋风盗的老巢在何处。

    旋风山就是旋风盗的老巢,而旋风山下的旋风镇,就是依仗贩卖旋风盗劫掠物资而繁荣的畸形镇子。

    这个镇子的经济绝大部分依靠贩卖贼赃,特别是通过拍卖女奴,而闻名于世。

    按说,旋风盗行事如此狠辣,而且还如此嚣张,光明正大的占据一个镇子来贩卖贼赃,绝对会被官府视作眼中钉给予剿灭的。

    但很可惜,张仲军的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就没听说过有官府存在,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没有官府朝廷存在的世界。

    掌控庶民权力的,是一个个的势力,比如各种帮派、各种商团行会组织、各种村落联盟、各种宗族联盟等等这样的势力。

    而这些势力之上,它们的掌控者,则是修炼各种翻江倒海功法,以求长生不老,自认为修真者的修真宗门。

    没错,这边是一个由修真宗门掌控的世界,各个具有强大实力的修真宗门各自划分一块地盘,地盘上的各个势力依附这个修真宗门而活,而下面的庶民则依附各个势力而活。

    而修真宗门呢,只要不是发现什么矿场、植物场、修炼宝物、秘籍之类的对修炼有益的东西,或者出现其他修真宗门入侵等状况,他们是绝对不会离开山门的,他们只会躲在宗门里享受着下面的供奉,专心致志的修炼着,根本不搭理下面庶民过得如何。

    别说庶民会如何了,这些高高在上的修真者,甚至都不在意自家麾下势力是否存在明争暗斗。

    反正只要下面保证年月节的供奉不少,管你们下面是不是六国大封相,还是打生打死争权夺利都和修真者们没有丝毫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