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385章 白色的气
    不用奇怪张仲军的修炼为何会如此快捷,谁让张仲军一修炼就跟自己以前就修炼过无数次的感觉一样呢。

    所以只要注意一下自己这具身躯的经脉,调理一下运转路线,再感受一下微弱的元气,自然就能跟喝水一样轻易的达成炼体一重的根基了。

    张仲军甚至都能判断,只要自己不在意肉体崩裂,完全可以一口气直接修炼到炼体九重的地步。

    但他不能这么做,因为这具身躯太弱了,没有元珠这种至宝做补充的话,强行修炼到炼体九重,那可不是肉体实力大增,而是直接肉体崩溃,整个人都会炸掉成为一具骷髅的。

    自己现在储物戒指都没带来,这世界的元气和自家那个世界一样的稀薄,除了勉强能沟通元气外,只能靠大吃大喝来抵补身体所需的能量了。

    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下去的张仲军,起身,开始在这遍地死尸,屋子也被焚毁得差不多的村子里寻找钱财食物以及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物资。

    虽然看这村子的凄惨样,估计也没啥东西剩下,但寻找物资只是随手的事,重要的是把这些村民的尸体都堆积起来焚烧掉。

    在张仲军得到这具身体的记忆里,这个世界的人死去都不是埋入土里,而是直接焚烧掉的。这种火葬的习惯,都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时常有降临者降临的缘故而产生的。

    张仲军这具身躯确实非常虚弱,一开始还能抱几具尸体堆在一起,后来就只能拖着尸体了。

    不过张仲军还是坚持把全村数百具尸体全部堆积在了一起,这也亏得他不停歇的运转着《玄天真武功法》的炼体一重心法,才勉强办到。

    把这些活都做完之后,他已经能感受到体内微弱的元气蠢蠢欲动的想要突破到炼体二重了,但张仲军始终把它给压了下去。这身体能够维持炼体一重就不错了,真要突破炼体二重,那不是实力大增,而是因为身体疯狂吸收能量,到最后能量跟不上,而直接饿死。

    尸体的惨样就不用说了,被盗匪洗劫的村子都这个样。而且洗劫自己这个村寨的盗匪还是旋风团,这是一股穷凶恶极肆虐方圆数百里的骑马盗贼。在他们手中,除了年轻女子外,从不留活口的。

    本来张仲军还不清楚袭击这个村子的到底是谁,因为他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是在一片乱糟糟的场景中被人一刀刺死的,可以说死都不知道死在谁手中的糊涂鬼。

    但现在搬迁完全村的尸体之后,老人、小孩、青壮,都能看到,就是没见到过一具年轻女人的尸体,想到只掳走年轻女子的特征,张仲军哪儿还不清楚就是那什么狗屁旋风盗贼团干的。

    旋风盗贼团只劫掠年轻女子和大笔的浮财,所以张仲军在清理整个村子后,还是翻出了一些资源。

    柴刀十八把,菜刀五十多把,猎弓三张、箭七十余根,干净的衣服数十件、干粮数十斤,油大概十升,盐三十来斤,粮食也挖出了数十石,铜钱一千三百多枚,还有绳索、火石、柴火等杂物。至于牲畜家禽,那就一只都没有了。

    张仲军先是煮了点粥,填了下肚子,然后烧了锅开水,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净合身的衣物。

    搞完自身卫生,就挑了一把比较顺手的柴刀,磨得锋利,又挑了一张最好的弓,把另外两把弓弦取下备用,箭也整理好,最后再挑了两套备用的衣物鞋袜,还有就是把干粮、盐、铜钱、火石,几根绳索打包,其他东西则重新堆回埋粮食的地窖里,盖土封好。

    再然后,张仲军把柴火全部堆在那几百具的尸体上面,把香油全部倾倒下去,就点着了火。

    烈焰冲天而起,张仲军就站在边上,对着那些火焰中开始变形的尸体喃喃道:“放心,我会给你们报仇的!”

    就在张仲军准备拎起包裹走人的时候,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张仲军立刻丢下包裹,拉弓搭箭的看着村口。

    三名骑士,耀武扬威地冲了过来,当中一个舞动着一把马刀,嚣张的吼叫道:“老子倒要看看,谁敢给这村寨收尸!没看到老子们在村口立下的标志吗?!”

    张仲军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到这三个人身上都笼罩着一层白光,而且白光中还带有一丝灰气,这不就是这个世界九种气的颜色中最底层的白色吗?

    他又略微低头看了自己身上一眼,自己身上啥光芒都没有呢。

    见到那三骑已经发现自己了,张仲军自然二话不说,直接松弦抽射,并且还飞速的抽箭拉弦连续抽射。

    这具身体或许没有射箭的技能,但谁让张仲军这货跟自家豆兵玩闹的时候,射出的箭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而且射箭这种技能属于控制技能,虽然身体因为不适应,握着弓身的手还有些抖动,准头不怎么样。

    但在张仲军的精准控制下,只需要注意到自己手抖的程度,完全就可以把这些误差给调整回来。

    在张仲军的高速射击下,箭矢一支接一支都成了连珠箭,这可没几个人能够躲过去的。

    当头那个汉子很是轻松的一刀砍飞一根箭矢,身边两个汉子也是策马一左一右朝张仲军狂奔而来,显然是训练有素。

    但那汉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根箭矢又扑面而来,他立刻又拿刀磕开,再然后又迅速一低头,躲过又一根箭矢。

    此刻这位汉子的冷汗都已经冒出来了,可他才刚下意识地直起身子,一根箭矢就稳稳地射中了他的脖子,猎弓力度或许不强,却足以射穿他没有丝毫防护的脖子了。

    那两个一左一右冲过来的骑士,根本就不理会身后那一骑遭遇到了什么,他们全都目露凶光,握紧马刀,准备把张仲军这个家伙给一刀两断。

    张仲军调转弓身,嗖嗖几箭又射死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左边那名骑士,然后丢下弓箭,抽出柴刀盯着右边那名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