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382章 天使降临
    重新领了旨意来找张仲军的吴然,这次没有带随从,从福龙郡传送阵出来,就不做任何停留,直接变出了一把飞剑,踏上飞剑就迅速的朝福德县飞来。

    他这张扬的举动,让所有看到的人都哗然一片,整个福龙郡的帮派都开始骚动起来。

    不怪他们如此,因为能够如此嚣张使用飞剑的人,就只有帝国的天使了,而帝国的天使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在福龙郡出现过了。

    而且还是在这种所有帮派都在抢夺天尊遗藏的敏感时刻出现,福龙郡的帮派想不多想都困难。这可关乎到大家利益的大事,自然是人人时刻保持观望窥视了。

    不过等大家见到天使直接降落到黑虎堂时,先是一愣,接着恍然,有些得意的说道:“没想到张堂主的名声已经传到帝都去了,这是帝国准备嘉奖张堂主在教书育人方面的成就吧?”

    众人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呢,当今天下,学堂不是没有,又教文又教武的学堂更是不少,但能够如此短时间就出成果的,还真就只有黑虎堂一家。

    而这教学的问题又是关乎帝国千秋大业的事情,所以黑虎堂的牛逼教育,能够传到帝都朝堂去根本不奇怪,而帝国派天使来嘉奖他,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明白到这点后,原本担心帝国会对凌天军遗藏插一手的众势力都松了口气,但同时也下达严令,不准再讨论凌天军天尊遗产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在公共场所讲述和这有关的一切话语。同时大家派人到海岛上争夺,也必须更加隐蔽。

    对这样的要求,所有势力都是一拍即合的认可了。因为帝国要是插手的话,不用说,凭借帝国的能耐,所有的好处都会是帝国的!

    而帝国不插手,那么肉还是烂在福龙郡的这口锅里,就算最终只有少部分人运气好能吃肉,剩下的人也好歹能弄到一口汤喝喝,不会一无所获,所以屏蔽帝国的感知才是要事!

    外面有条不紊进行着情报遮掩的事情,张仲军一点都不知道,他傻愣愣的看着一把飞剑出现在黑虎堂练武校场上,然后从上面跃下一名面白无须的中年人。

    张仲军第一时间是看对方的面容,然后看对方的靴子,一看那宫廷大太监特有的靴子,张仲军连忙跑过来拱手弯腰九十度鞠躬说道:“小子张浩然,拜见天使。”没有跪拜,是因为人家没拿出圣旨,所以还不用跪拜。

    “张浩然?呵呵。”吴然脸皮抖动一下发出一声冷笑,然后直接传音说道:“张仲军,不用演戏了,咱家可是认识真正的张浩然的。”

    原本张仲军还对这位天使的冷笑感到不解,等听到传音后,才知道自己底细人家早知道了,不由得更加恭敬的弯腰低头恭声说道:“还请大人见谅,不知道小子有何可为大人效劳之处?”

    “引我去大堂,准备香案吧,陛下有旨。”吴然淡然的说道。

    “是,还请大人稍等!”张仲军立刻让已经赶来的宗浩山和千寻去忙碌,当然,千寻是去准备香案,而宗浩山则是侍候吴然喝茶。

    至于张仲军?他当然要去沐浴焚香了!从这位天使没有当场拿出圣旨,反而如此说的行为,张仲军就知道了,那是要他必须履行一整套的领旨仪式,这仪式是所有贵族子弟都学习过的,所以真要履行起来,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困难。

    其实在这帝国,想要假冒贵族,没有一点资本的懂行人,就根本假冒不了。不说其他的,随便说句宣旨,你居然就傻乎乎的跪下等待,那就直接暴露身份了。

    吴然瞄了千寻一眼,他当然看出千寻的真身,一只妖狐,而且是没有帝国味道的妖狐,只要略微仔细观察一下,就能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扶桑味道。

    只要确定这点,他就可以确定张仲军这货就是在扶桑搞风搞雨的家伙,就算杀死天帝宠物的人不是他,他也肯定在扶桑搞了一番事,不然一只起码天帅级别的妖狐如何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一个天兵实力的人类?

    不过吴然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陛下在八里湖养的天龙都给人干掉了,天帝也只是发一下怒火而已。

    而这身为天龙饲养员的张仲军,恐怕就是把太子给打了,天帝也不会在乎的。

    所以张仲军这货养狐狸就养狐狸了,等以后人家还得养龙呢,不也就是那么回事?自己根本不需要去搭理这么多。

    吴然很自然地翘着二郎腿享受着宗浩山奉上的黑虎茶。

    这茶当然不可能一根茶叶的那种,是标准量。

    一喝,吴然不由得眼睛一亮,茶水的味道不怎么样,还不如家中管家喝的茶,但那茶水蕴含着的元气却浓郁得很。

    他不由得询问这茶叶是什么来历,宗浩山当然是卖力的夸赞一下黑虎堂特有的黑虎茶了,而且还麻利的让人送了十斤的黑虎茶过来送给吴然。

    吴然当然不以为意的直接收入储物法宝内。

    在这闲聊中,标准的接旨香案已经准备妥当,无关人等也被赶走,张仲军换下变身戒指,以真身的模样出现。

    围观众除了千寻、宗浩山外还有大青蛙、小白、小蛇这三货,小白和大青蛙是光明正大的漂浮在吴然面前围观,而小蛇这货则躲在角落里探头探脑。

    它本来是想藏在张仲军身上的,可已经好几次大庭广众之下被小蛇舔手,搞得差点当场笑出来的张仲军,是绝对不允许小蛇在自己身上的。真要是接旨时忍不住笑出来,那可是会倒大霉的!

    因此小蛇只好躲在角落窥视了,毕竟它还没蠢到盘在小白身上飞过去看热闹。

    吴然也借了个地方换上一身标准的大太监服饰,然后绷着脸站在香案前冷声说道:“旨意下!”

    “臣张仲军听旨!”张仲军跪趴在香案前,千寻和宗浩山则远远的跪着不敢动弹也不敢吭声。不过这两货可从没看过接圣旨的场面,自然用眼睛的余光偷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