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380章 天龙气息
    这次正好是张仲军主讲,他也没讲其他内容,就是教授了一些炼体期修炼所需要注意的事项。实力达到练气期以上的人都不会听,但炼体期的人却各个竖起了耳朵。

    吴然目光一直盯着挂着张浩然外表的张仲军看,一开始心头还在嘀咕:“啧啧,张浩然啊张浩然,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居然会让人假扮你的身份回到故乡炫耀。但是拜托你,怎么也得把年岁给弄上去好不?岁?嗤嗤,装嫩也不是这么装吧!”

    只是等他看清楚张仲军后,他直接就愕然了,要不是他护卫机灵赶紧唤醒他,他几乎都要把假胡子给扯下来了。

    吴然很震惊,他可是非常清楚天龙气息是怎么回事的,他此行的任务就是观察这个张浩然身上有没有天龙气息,来之前,他就做好了伪张浩然身上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但完全没料到此人身上的天龙气息会浓郁得让他都以为见到了一条真的天龙!

    吴然很快就确认,这肯定就是张仲军假扮的,因为除了张仲军这个饲养员外,就是天帝这个天龙的主人,都没有如此浓郁的天龙气息。

    叹口气,吴然掉头就走,什么都不需要考虑了,全身充满天龙气息的张仲军,天帝就算是把太子狠狠地揍一顿,也不会动张仲军一根寒毛的。

    所以,什么都不需要想,回去禀报吧。

    还在讲台上讲述着修炼技巧的张仲军,不知道自己曾被一个恐怖的存在窥视过,他反倒是一心二用,一边讲课,一边时不时拍打一下小蛇,因为这玩意当手镯当得不真心,时不时伸出信子来舔他的手臂,搞得痒痒的难受得很。

    吴然这位大太监没在福龙郡多做停留,察觉到张仲军身上有天龙气息之后,就直接掉头回了帝都。

    路上,吴然心头思量起来:“以前咱家还搞不懂,为何陛下会突然指定一名普通的伯爵之子去当天龙饲养员,毕竟天龙可是从陛下登基的时候就开始放养的,总不会平白放养了这么多年后,突然给这天龙找个饲养员吧?”

    “结果真真没想到,张仲军还真不愧是被天帝选中的饲养员,咱家以前也接触过天龙,却从来没有被感染到丝毫的天龙气息,没想到张仲军只是在饲养天龙的八里湖附近待了一段时间,之后更是远离了八里湖这么久,身上居然还有如此浓郁的天龙气息,陛下还真是深不可测啊!只是他是如何确定这张仲军适合当饲养员的呢?”

    “嗯,算了,这些诡异的事情咱就不需要理会了,毕竟天龙这种玩意,一直都只是活在传说中的东西,恐怕除了天帝谁都不懂它的习性。只是,咱家老是觉得怪怪的,因为这天龙,怎么说也是龙吧?这天龙气息,也能说是龙气吧?”

    “这要是在那些说书人嘴里,什么人才能身聚龙气啊!”

    “嘿嘿,估计咱家会觉得怪怪的,恐怕是和这些流传于世的传说有关。其实啊,龙这玩意,在天帝养龙之前,完全就是传说,而且说皇帝身上有龙气,也只是旁人的臆想以及拍马屁而已。真要按照龙气的说法,那些朝廷都无法奈何的宗门,岂不是龙气环绕?”

    “真要信这个,朝廷岂不是一旦发现非皇子的人拥有龙气就必须格杀精光?!”

    “哎,老了,居然会去思考这种问题。”吴然自嘲地摇摇头,他现在已经有些想明白,之所以会冒出这种古怪的念头,完全是因为发现张仲军身上的龙气跟天龙的龙气一样浓郁啊。所以身为最忠诚的天使,就会忍不住为自家陛下担忧一下。其实也就是想多了而已。

    回到皇宫,吴然有些奇怪,李慕德居然还没回来!

    有传送阵在,大距离是差不多的。但他们一队人全都会飞,自己却是坐着马车去,自己这边应该更耗时才对,不会李慕德这老货领着一队天使却没干赢那票邪宗恶徒吧?

    不过想来也不可能,对方就算藏着一两个天尊,也挡不住上百个特别修炼过克制天尊战技的天王的围殴。

    那么应该是对方连面都不照就直接跑路了,逼得李慕德这老货不得不带着人追杀。而八里亭那边身处沙漠,远一点还都是西域化外地区。

    大家都是天王实力的话,想要追杀,那可不是单靠人多就可以的。

    想到李慕德在那下里巴人的地方,气急败坏地追杀着那些躲藏几乎成了本能的邪宗恶徒,吴然就忍不住一阵幸灾乐祸。

    向皇帝禀报完张仲军身上拥有天龙气息后,吴然就跪在地上,静静等待着天帝的反应。

    “吴然啊,那条养在八里湖的天龙肯定是被那些邪宗恶徒杀了,现在劫气不缺,但天龙之气却缺乏得很。”天帝幽幽的说道。

    “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增加这天龙之气呢?”吴然忙询问道。

    “很简单,把这个拿给张仲军。”天帝拿着一个拳头大的光球丢给了吴然。

    “是!”吴然没有在意为何自己前去查看那福龙郡的人是否张仲军时,天帝不趁机给自己这个光球,也没有在意这个光球具体有什么作用,直接接住光球掉头就走。

    而天帝则背着手,嘀咕了一句:“张仲军,不要让朕失望,是时候展现你血脉能力的时候了!当一名称职的饲养员吧!”

    在天帝拿出那个光球的同时,帝都某处,一个全身笼罩在黑暗中的人,突然冷哼道:“果然如我所料,嘉德帝终于按捺不住了。去通知那些宗门势力,告知他们,嘉德帝终于动了!让他们都必须派出人手!也不求能完全破坏嘉德帝的算盘,只求他们能够掺和抢上一份气运,绝对不能让嘉德帝得到完整气运!”

    这个阴冷的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落下,立刻响起由无数人聚集起来的“是!”

    谁都不知道,关乎这个天下最终结果的大事就这么悄然发生了,吴然脚都没歇,就又一次出现在了福龙郡的底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