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378章 张仲军的去向
    “还说没有!张仲军这小子已经失踪了一年多!李德这混蛋也跟着失踪一年多!我让李德护送张仲军回八里亭去,他们跑到哪儿去了?!足足一年啊!我的天龙都被饿死了!”因为实在太过愤怒,天帝已经直接“我我”的喊了起来!

    “啊?!陛下,臣,臣真的不清楚这事啊!陛下,张仲军他们没有事吧?还安全吗?”李慕德也慌张了起来,他不是担心张仲军有没有回八里亭的事,反而担心张仲军失踪了一年是不是安全。

    “安全!安全得很!他们的命灯都没有熄灭,而且还旺盛得很!如果不是这样,朕也不会如此火大!”天帝怒吼起来。

    李慕德暗自松口气,接着就下意识地辩解:“陛下,张仲军他不知道他饲养员的身份,所以孩子心性贪玩,肯定不知道跑哪儿去玩了。”

    “张仲军不知道,李德也不知道吗?那混蛋有多长时间没有给天龙喂过食了!现在我都感觉不到天龙的存在了!这不是表示天龙死掉了吗?!啊!天龙死掉了啊!李德真是罪该万死!”天帝怒火依旧勃发。

    李慕德张张嘴,但最终没有说出什么,不顾尖锐的冰渣,直接把头嗑得砰砰作响。

    边上跪着的吴然无奈地叹口气,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自从您开启和圣眷世界的空间沟通后,就没再给天龙准备过食粮了。”

    天帝突然停下脚步,拳头捏住又松开,李慕德向吴然投去一个感激的神色,吴然只是瞟了一下李慕德,继续低眉顺眼地小心提醒道:“陛下,其实您不用动气,那条天龙之所以会养在八里亭,其实也就是让张仲军感染一下天龙气息而已,所以死了也就死了,现在比较重要的是要找到张仲军,查看一下他身上有没有天龙的气息,如果有,那么计划还可以继续进行下去,如果没有,那就得另想办法了。”

    李慕然神色不变,但心头却咯噔一下,天帝在八里亭养龙,他知道,张仲军是什么所谓的饲养员他也知道,那天龙需要一种劫气当饲料来喂食他也清楚。

    但他却不知道那条养在八里湖的天龙本身居然一点都不重要!只是用来给张仲军感染天龙气息的存在!

    是啊,他早应该明白的,现在想想,如果那天龙真的非常重要,天帝发现天龙死了,早就狂怒得直飞八里亭了,哪儿还有闲工夫把自己叫来训斥啊!

    看来,吴然显然是负责天帝另一部分机密的人啊!

    天帝正要说啥的时候,吴然的衣袖抖动了一下,他居然很自然的伸手去摸,这个动作,在这种状况下,显得非常突兀,天帝和李慕德都不吭声地看着他。

    一会而后,吴然磕头说道:“陛下,张仲军重现八里亭,并轻松把之前占据八里亭的青云宗弟子打败。但诡异的是,张仲军居然能够凌空悬浮,而且还多了十数名具备天王实力的盟友。”

    “这不可能,那绝对不会是张仲军!上次张仲军从圣眷世界回来的时候才刚突破到天兵,区区一年多时间,他哪儿可能成为天将以上实力?!”李慕德第一时间就维护张仲军。

    “确实不是他,因为这个张仲军的那些盟友中,虽然各个都遮着面容,但有两个是非常显眼的,一个是独行客绿袍老祖,一个是烈焰邪宗的红王。而这个红王和张仲军有着灭族仇恨,所以那个张仲军绝对不是我们知道的张仲军。”吴然淡然的说道。

    “烈焰邪宗的红王?!他居然敢出现在八里亭?!”李慕然直接就咬牙切齿起来,不说打伤他和抢走完整世界珠的事情,单单他灭掉张仲军一族的事,就足以让把张仲军视为为李家传宗接代命根的李慕德和那红王势不两立了。

    “哼哼,很好啊,看来藏在暗处的老鼠们知道了朕的秘密,所以才会扮成张仲军占据了八里亭啊,如此说来,朕养在八里湖的天龙就是被他们干掉的了。”天帝的表情虽然是笑着的,但只要看看宫殿内更加冰冷的温度和更加茁壮的冰柱,就知道他的心情不会好。

    “陛下,臣请旨前去剿灭这些邪宗恶徒!”李慕德立刻磕头喊道。

    “好,朕允了,李慕德你带上一队天王实力的天使去,朕倒要看看,到底谁的实力强,给朕把他们全部碾压了!”天帝挥手说道。

    “遵旨!”李慕德立刻气势汹汹地闪身离去。

    吴然暗自咋舌,天帝口中所谓的一队天使,其实和军队的数量是一样的,五人为一伍,十人为一什,五十为一艾,百人才为一队。

    也就是说,李慕德将率领一百名天王实力的太监前往八里亭,去攻击那些总人数还不到二十的邪宗恶徒。结果不用说,绝对是碾压,就算这里面有天尊存在,面对修炼过奇特武技的天使们,也绝对会让一两个天尊落荒而逃的。

    这,就是帝国的底蕴。

    一站一跪,两人没有动弹,等过了好一阵子,天帝才用幽幽的声音说道:“还有什么事要禀报的?”

    吴然磕头说道:“陛下,福龙郡出现了一家名为黑虎堂的机构,是个教导文武的学堂,传授的只是一份可以修炼到练气九重的功法,不过这功法却中正平和,可以随时转换修炼其他功法,因此大受福龙郡强者的欢迎,现在这个黑虎堂的势力已经渗透整个福龙郡了。”

    “谁弄的?”天帝很直白地问道。

    “是一个叫做张浩然的青年,可是他的资料和那位一模一样,嘉德51年的秀才,福龙郡福德县人,现年岁,未婚,家中父母于嘉德50年因病去世。”吴然用很小心的语气说道。

    “呵呵,张浩然,岁?不要脸的家伙!那个张浩然是怎么回事?”天帝冷笑道。

    “陛下,我们密卫特意去窥视了一下,发现这位张浩然,骨龄才十六七岁的样子,而且这位张浩然,曾出海了好一段时间。”吴然小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