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333章 港口袭击
    不是张仲军小瞧这些帮派,三更半夜的发现自己的存在,然后跑去叫人,再跑过来砍人,如果能够在自己离开港口前做到,那么这个帮派的执行力可谓是恐怖了。就算帝都的禁军,恐怕也没有这么可怕的执行力呢。

    “主公,等下确实会有人来袭击,不是他们有这么个能力,而是他们本来就准备明天袭击我们,今晚已经聚集好了人手,原本我们黑虎帮是准备凌晨的时候抢先下手的,却没想到主公这个时候回来了。”宗浩山满是郁闷的说道。

    听到这,张仲军忍不住无奈的摇头,这是自己运气不好啊,人家敌对帮派已经召集人手聚集在港口这边,准备明天就和黑虎帮开战了,结果半夜的时候发现黑虎帮的帮主出现在码头上,那结果自然不用多说,早就准备妥当的敌对帮派绝对会第一时间就扑过来的。

    张仲军是感慨自己的运气不好,宗浩山是担忧主公一回来就被来个下马威,自己有些不好交代。

    至于张仲军会不会再这样的袭击中受伤?两人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些。

    真真是开玩笑了,两个天兵实力的人,要是在这乡镇帮派冲突中受伤,说出去绝对是笑死人的!

    就在张仲军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大棚大棚的火把从黑暗中冒了出来,还有大嗓门的吼道:“那穿白衣服的男子就是黑虎帮主!绝对不要放过他!”

    “主公,属下这就让黑虎帮的人出动,虽然帮派才刚成立,但因为我们待遇高,而且还惠及家眷,所以还是收了几个好手的。”宗浩山兴奋地说。

    “别,让他们围在外面就行,我在扶桑可是憋气不少,这些人让我一个人收拾好了!”张仲军忙制止道。

    妈蛋,张仲军在扶桑可真是憋气,他在那边也就是欺负一下那些啥大名之类的土鳖,一旦遇到牛逼货,只能选择龟缩。

    不要说去挑衅扶桑神社这种拥有天尊存在的势力,就连那个穷到要让女眷卖身才能勉强度日的朝廷都不敢去挑衅。

    等到帝国这边派人过来,张仲军更是吓得跟鹌鹑一样的缩着不敢动弹,要知道他才这么年轻,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自己跳起来绝对会被瞬间捏死,他哪儿能够缩卵不动?抛下自己创下的基业,偷偷摸摸地跑回帝国来?

    可就是因为知道,张仲军才憋气啊!十几岁的年纪正是火力旺盛的时刻,居然因为怕死而缩卵?虽然绝对不会有人嘲讽他,但他心里憋着难受啊!

    现在遇到这么一个可以发泄一下的对象,张仲军哪儿愿意放过,再憋下去都快憋出病来了!

    “是!主公放心,绝对不会让他们逃掉一个!等把他们解决掉,我们黑虎帮就能占据福德港九成以上的苦力工,到时吐出一些人,保持在限制内的额度,只要稳住一个月,我们就可以向县城帮派冲击了!”宗浩山兴奋的说。

    他一点都不在意张仲军会不会受伤,更加不会在意张仲军会不会把这些敌对帮派的人都给杀光。

    在福龙郡这儿,你牛逼,把人家帮派上上下下全部杀个精光都没事。当然,要是太过嚣张的话,人家也会故意弄出普通人被你干掉的结果出来!虽然谁都知道是陷害,但那被杀的普通人就绝对是普通人,绝对不会是帮派份子。到时候天一会就会格杀你这嚣张货。

    “公子,需要奴出手吗?”千寻这个时候才靠上前来问道。

    她之前察觉到张仲军突然一愣,然后就在那边若有所思的模样,再接着就见到码头暗处冒起了大把的火把,还有那叫嚣声,自然清楚,张仲军之前不知道什么缘故,提前得知了自己将会被围困的消息。所以一时间没有靠前来,反而用自己的感触去感应张仲军身边情况。

    这一感触,当然是马上感应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束手站立在张仲军身旁。

    一开始她还以为有人搞刺杀,还惊慌了一下,可看到那模糊影子摆出一副恭敬回话的模样,再看看张仲军淡然的神色,自然就知道这是张仲军的人。

    等到再仔细感应后,千寻不由得叹口气,她从那影子身上察觉到熟悉感,赫然就是那个提前回帝国的宗浩山。

    “帝国真是人才济济,自家这位公子的势力也深度够足的啊!就是这么个之前看着只是普通,嗯,只是普通天兵实力的人,没想到居然拥有这样隐身藏踪的秘术,这秘术绝对非常高端,因为只要自己的实力差那么一点,就没法感应出来了!”

    当然,千寻也只是略微感慨一下,觉得帝国这边的能人太多了,随便一个天兵级的人居然就差点瞒过自己的感应。

    真要说有多么巨大的震动,那倒是玩笑了,千寻怎么都是千年妖狐,还来帝国历练过的,见多识广的她不会为这些惊奇。

    真正让她惊奇的是,张仲军区区一个帝国亭男,是凭借什么让这样人物效忠于他,这点是千寻很在意的,因为张仲军这货明明只是个怎么看怎么不靠谱,胆小怕事又惜命,而且做事还没头没尾的,想到啥是啥的垃圾模样!

    如果不是想要离开扶桑这危险地方,也为了来到帝国能够有个暂时立脚的地点,千寻还真不会再跟着张仲军了。

    当然,这些内心深处的想法,千寻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在张仲军面前是一副无处可去,寻求庇护的楚楚可怜模样,同时还时不时故意流露出对元珠渴望的贪婪神色出来。但又始终保持着一个度,就是让张仲军既重用,又不重用的样子。

    “不用,这些人让我亲自出马,好好发泄一下郁闷之气。”张仲军制止了千寻的帮忙,开玩笑,千寻都不需要干嘛,一个魅惑术施展下去,这一票举着火把兴冲冲冲过来的家伙,说不得就直接跪下磕头喊主人了!这样自己还怎么下得了手,怎么发泄郁闷之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