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329章 一只大青蛙
    扶桑天尊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灵魂只要存在,随便就能重新塑造一具身躯出来,可灵魂要是被湮灭,那可真是彻底死绝了,因此消灭灵魂,就是彻底的不死不休!

    扶桑天尊知道奥班这个天帝的宠物在扶桑干嘛,但碍于天帝的威慑,同时奥班搞的事情对扶桑也没有多大危害,只不过是让乱世里多些点缀罢了。

    身为挑起乱世,并且让这乱世持续了五百年的罪魁祸首,扶桑天尊还真没立场拒绝天帝的宠物奥班来扶桑搞事。

    所以扶桑天尊是从不搭理奥班这货在扶桑搞什么鬼的,因为他清楚,天帝再怎么乱来,也不可能把扶桑给搞没的,怎么都得给自己这个扶桑天尊一点脸面,毕竟扶桑可是帝国的附属国。

    因此,奥班被人干掉了,扶桑天尊是不知道的,或许说,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知道。此时听到奥班被人干掉的消息,扶桑天尊心头还有些舒爽的感觉,甚至心头还有看看是谁干的,奖励一番的意念出现。

    但一听到奥班的灵魂都给人灭了,这心态就立刻转变了,因为这完全是毁掉天帝的布局,同时还是不给天帝面子的行为,这种事绝对要站在天帝这边的。

    所以扶桑天尊很是爽快的说道:“扶桑也是帝国的附属国,你们可以随意行事。”

    “谢谢扶桑天尊体谅。”俊美太监点头说道,这话一出,立刻就有一个神色木然的太监,向下一招手,下方一个武士马上就被吸了上来。

    那武士的惊叫声响起,这才让红蛭村的人发现了天空中的六人。一看到居然有人悬浮在空中,那些农夫们全都惊恐的缩回家中,只有那些武士和黑川兵还停留在外面,胆战心惊的拎着武器,小心的看着天空。

    那个神色木然的太监很自然的施展搜魂术,飞速的从那武士脑中得到了张仲军的资料,他随手把尸体丢下,却皱眉说道:“是黑川家的新家督黑川胜德干的,但黑川胜德却在不久前就战死了,而且黑川胜德的面容,居然还是模模糊糊的!”

    说着,一股意念从他身上冒出,睥睨地横扫了周边数百里的地方,却什么异状都没有发现。

    “哼哼,这一定是施展了灵魂遮蔽术,把影像传给咱家,咱家的秘术就是专门处理这种事情的。”一个面容阴柔的太监出声说道。

    那个神色木然的太监点了一下自己的眉心,然后手指一弹,一道光芒就射入了那阴柔太监的眉心中。

    阴柔太监闭上眼,嘴角露出狞笑:“果然,还是蛮高级的遮蔽术,可以让但凡见过他面容的人,在描述和记忆的时候都没法准确的回想起来,但见到真人的时候却绝对不会认错。”

    “哼哼,这是标准的大宗门的手段,都是些心高气傲的家伙,自己不愿意易容,却又怕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才搞出这种遮蔽术。完全就是浪费精力的法术!”

    阴柔太监这话,让包括扶桑天尊在内的人都不由得皱眉。

    确实,这种做隐蔽事情,但却不愿意易容,反而使用这种遮蔽所有见过他面容的人的法术,是只有那些自高自傲的大宗门才会搞出来的事情!

    大宗门来破坏天帝的布局,这是准备让帝国又一次陷入宗权和皇权的争斗中吗?

    不但太监们迟疑了,就是扶桑天尊都迟疑了。

    他可是清楚,一旦帝国的宗门和朝廷征战起来,那可比世俗战争惨烈多了。就是自己这样的天尊,在一定条件下都要跟炮灰一样去战斗!

    “哼哼,以为这样的遮蔽术就能挡住咱家的秘术探究吗?咱家修炼的可是专门破这遮蔽术的秘术啊!”阴柔太监有些得意的说道。

    “嘿嘿,找到了,让咱家看看你的真面目……呃,青蛙?!一只青蛙?!不可能!哇!”阴柔太监突然脸色巨变,然后就被法术反噬,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其他四个太监和扶桑天尊都愕然,这家伙说什么?青蛙?隐藏着的真面目居然是青蛙?开玩笑吧?!

    那阴柔太监,擦拭一把嘴角的血迹,然后羞恼成怒的一掌把地面的红蛭村拍成了粉末。

    扶桑天尊皱眉说道:“不要把自己的无能发泄到这些凡人身上!”

    “嘿嘿,扶桑天尊,不是咱家无能,而是咱家发现幕后搞事的人居然是只青蛙,也就是妖,这可是你扶桑的事。”那阴柔太监笑了起来。

    “你确定?!”扶桑天尊冷哼道。

    “咱家的秘技不会出错的,那个隐藏面目的黑川胜德,本体居然是只青蛙,而像这种妖物,在帝国可都是藏着不敢露面的,只有你们扶桑的妖才会到处参与俗世之事,想来这只蛙妖是想要挑拨扶桑和帝国开战呢!”阴柔太监阴笑道。

    “也不一定是想挑起扶桑和帝国的矛盾吧,很有可能是那只蛙妖根本不知道奥班的底细,只是因为内斗的把奥班干掉了,不过吞噬奥班的灵魂确实是件很恶劣的事情!”俊美的太监出声说道。

    “本尊会调查清楚的,如果这蛙妖是扶桑本土的,本尊自然会给陛下一个交代。但如果不是,那就是你们帝国的事了,扶桑不参与。”扶桑天尊一甩衣袖,直接飞走了。

    “回去如何禀报?”一个阴沉太监突然出声说道。

    “如实禀报,现在给人的感觉不像是针对帝国的,反倒像是扶桑内部争斗,奥班很有可能只是被牵连进去了。”俊美太监说道。

    “哎,如果真是如此,奥班可就是倒霉催了。”那个阴柔太监窃笑一下,然后五人就这么消失了。

    但是消失一刻钟后,五人又突然出现,然后五道强悍的意识反复在方圆数百公里内来回扫荡了很长时间。

    最后也没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五人才又再次消失了。

    小白将影像传达到这儿就脱离了张仲军的脑袋,蹭蹭他的脸蛋,然后就又保持自转卫星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