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290章 神猫
    只是张仲军才刚赶走几个屁颠颠来表现的武士,把房间内的火炉弄亮一些,黑色珠子还没拿出来,那紧闭的拖门,就刷的一下再次被拉开一条缝隙。

    然后一只眼神像是巡视领地,迈着高傲一字步,只有耳朵和四肢小爪子,以及尾巴尖的毛发雪白,其他地方的毛发全黝黑的小猫,就这么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张仲军傻愣愣的看着这只有小孩手臂大的小猫,它进来后又回身蹲下,两只前爪用力重新把拖门拖上,再然后迈着优雅的脚步来到张仲军面前,歪着头看了一下后,蹲坐好,一边甩着尾巴一边张嘴,用小女孩般糯糯的声音说道:“喵,人类,俺饿了,该给俺吃的了喵。”

    张仲军傻傻的变出一条鱼干递了过去,这只小猫先是欢呼一声:“喵,鱼干!”然后跟小狗一样的甩着尾巴,兴奋的啃咬着那鱼干。

    等到吃了一半,这头小猫突然僵硬了一下,然后尾巴炸毛,它恼怒的一爪子拍飞啃得只剩下一半的鱼干,瞪着圆溜溜的猫眼冲着张仲军嚷道:“人类!俺不是普通的猫!俺是特意派遣到这个城池来,为领主分别敌我的神猫啊!你该给俺约定俗成的食物!而不是这好吃的鱼干!”

    虽然叫得凶,但声音却始终是小女孩甜糯糯的声音,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威胁力,特别是它那可爱的猫样,怎么都威胁不到人。

    所以张仲军一把它抓过来,抱在怀里,一边抚摸一边问道:“小猫,谁派你来的啊?”

    没反应过来就给人逮住,小猫一开始还想反抗,但给张仲军一摸,一股舒服的感觉打心底的涌现,不由得眯眼发出呼噜声,等听到张仲军的问话,也条件反射地回应:“不是你们的领主向神社申请的吗?俺就这么来到这黑川城的。”

    张仲军眨巴下眼睛,心头嘀咕:“神社?那是啥玩意?这种明显是妖的玩意居然还可以申请?还能辨别敌我?这就是之前宗浩山说的,那些领主养的专门用来区分手下是不是易容的妖宠?”

    看到这小猫好骗,张仲军自然费足口舌勾引这小猫说事情,小猫的解说能力不强:“俺不知道捏喵,俺就是知道来这儿,帮忙领主分辨一下敌我,然后跟领主讨吃的就行,其他的俺不知道喵。”

    虽然小猫说得简单,但张仲军也能大致理解,就是说,当领主有需要,就可以去神社申请,然后这种之前自己都不知道生活在哪儿的小猫,就会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到某个地方去,帮助领主辨别手下的敌我。

    可除了这种很诡异的,让小猫都懵懵懂懂的事情外,其他的事情小猫却啥都不懂。可以说,它除了能够辨别一下有没有人易容,就只能混吃混喝等死罢了。

    “你是这里的领主吗?”小猫抬头看着张仲军,见到张仲军点头了,才重新缩在张仲军的怀里:“那你赶紧给俺吃的,俺之前来了好几次,那几个人类武士都说自己不是领主,根本就没给俺吃的,饿得俺肚子都咕咕叫了喵。”

    张仲军愣了一下,敢情这小猫是敌对领主申请的,只是看它样子是没有认主的?

    想到这他不由得问道:“小猫,你不需要效忠领主的吗?”

    “谁说不需要喵?不效忠的话就没吃的,就得饿肚子,但没人给俺东西吃啊,让俺怎么效忠?你赶紧给俺吃的,俺就效忠你了,以后不离不弃的喵。”小猫有些没有力气样子的躺在张仲军怀里,糯糯的说道。

    “你不吃鱼,那你吃什么?这个可以吗?”张仲军大喜过望,没想到这只小猫居然没有效忠,立刻掏出个元珠问道。

    “吃鱼吃不饱的喵,俺要吃……”小猫一边说一边抬头,可这一抬头,整只猫就愣住了,眼珠死死的盯着那颗元珠。

    好一会儿它才兴奋起来,死命的蹭着张仲军的手,一边撒娇一边嚷道:“给俺,给俺,俺就吃这个,俺立刻认你为主人啊!”

    说着它直接张嘴用牙齿轻微去咬张仲军的手指,但显然它是咬不破的,已经成为天兵的张仲军,只要他乐意,那肌肤都完全能挡住普通的刺割等伤害了。

    抱着张仲军手指啃了好一会儿,居然没弄出伤口的小猫,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张仲军糯糯地问道:“怎么咬不破的捏?认主要滴血的啊喵?”

    看到小猫虽然始终盯着那枚元珠,而且已经口水直流,并且都能听到它肚子咕咕叫,可它却始终没有去抢,反而想要通过认主来获得,显然是一只很有教养的猫。

    所以张仲军笑道:“你再试试。”

    小猫自然再次张口去咬,果然,这次就给它咬破了,而且还因为它怕咬不开,太过用力,咬得太深了,搞得这只小猫很是内疚地忙舔着张仲军的伤口:“没事没事喵,俺舔舔就会好的,这也是俺的能力之一呢!”

    小猫只是舔了几下,伤口就恢复原状了,虽然让张仲军惊讶一下小猫居然有这本事,但根本就没在意,开玩笑,开膛破肚的伤势,嗑一颗元珠都能恢复原状,这种舔好伤口的事又算能啥?

    同样,小猫在舔伤口时,也用鼻尖蹭了一点血,这血直接渗透到它肌肤下面去了,小猫还一脸怀念的糯糯道:“主人鲜血的味道好香甜好特殊哦”。

    在这瞬间,张仲军也隐约感受到了小猫的存在,这种感受很微薄,绝对没有小白、小绿、豆兵那些感受强烈。

    当然,和大青蛙之间的感应也很淡薄,甚至很多时候都感觉不到,但是他却明确的知道两者之间的关系始终没有断,而且几乎没有可能弄断这种联系。

    而不像现在小猫这样,虽然感觉两者之间就像是一条线连着,但随便用力一点就可以弄断这个联系。

    张仲军知道这是小猫认主了,但两者之间的关系只是互助,没有多强的约束,张仲军并不在意这些,一边说着:“呐,你的月俸哦。”一边把元珠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