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285章 举旗黑川
    张仲军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小白这货就嗖的一下子飞过去,瞬间就把这头同样还没反应过来的黑狼幻影给吸到嘴巴里了。

    在小白把黑狼幻影吞噬的时候,那股凛然的气息再次猛然降落到这个地方,这气息还蕴含着一股怒意,显然黑狼幻影的消失触怒了这个气息。

    只是不知道是这气息不够强悍呢,还是小白够牛,反正小白是继续飞回来在张仲军身边当卫星了,这道气息在这地方来回扫了一遍都没发现什么,最后是愤怒中带着疑惑情绪的消失了。

    一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张仲军,这个时候才擦拭了一把冷汗,因为之前那气息可是把他连续扫描了好几次,可除了自己能感受到外,不论是小白还是宗浩山,又或者那些跪伏着的农夫,却都没有察觉到那股气息的降临。

    “妈蛋,这诡异的地方确实诡异啊!”张仲军吐了口水,不过他不以为意,反正自己是来弄红色水蛭干的,又不是想干嘛。

    那气息对元气敏感,那自己就不用元气,反正自己的战斗力也很牛逼的。而那气息对于那种黑狼类的灵魂感兴趣,那就更不需要在意,小白会处理好的。

    小白大咧咧的悬浮在这儿,那气息都没感应到,想来以后也感应不到的,至于小白为何会喜欢那些灵魂,想来和它的属性有关。

    正想着,那小白突然蹭了张仲军脸蛋一下,然后呸的将一个黑色的珠子吐到了张仲军手上。

    张仲军有些呆滞的看着这颗珠子,因为这珠子和元珠一样,外面裹着一层玻璃皮,里面是纯净的黑色液体,而元珠是乳白色的液体。

    更加重要的是,张仲军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可以吸纳这珠子内的能量,只是张仲军却迟疑了,因为这玩意不是那猛鬼就是那条黑狼变的,把它们的能量吸收下去,会不会有问题啊?

    刚好这时宗浩山已经收刀走前来,张仲军自然意念一动就把黑珠子收到了储物戒指里,等以后再来考虑这黑珠子吧。

    “主公,现在已经妥了,他们绝对承认您黑川家督的身份了。”宗浩山抬了下下巴,指向那些跪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的农夫说道。

    “嗯,把那狼人干掉已经就妥了,对了,这边的妖就这么弱的吗?”张仲军说着踢了一下那狼头一脚。

    宗浩山蹲下检查一下那狼头,然后随手一丢的说道:“主公,这不是妖,只是妖兽而已,只有妖兽才会和力气极为强大,但却不会施展各种法术的。”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妖就是这么垃圾的呢。”张仲军才恍然说道,就听到宗浩山皱眉嘀咕:“奇怪,以前妖兽直接就是野兽吸纳太多的怨气而变的,怎么会是人变的呢?哎,离开太久了,都不知道这个国度出现了什么变化啊。”

    张仲军也皱了下眉头,如果没有那股气息的存在,张仲军或许不会在意这些妖兽是野兽变的还是人变的,但有了那股来了两次的强悍气息,张仲军忍不住思考,这动荡五百年的扶桑国会不会又是什么大能布的一个局。

    不过这事只是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还是那句话,张仲军来这儿只是为了搞到更多的红色水蛭干,其他事真的不想搭理,而且也搭理不起来。单单那气息给他的感觉就跟面对黑龙的时候一样,毫无抵抗力,这样的状况下,探究这些干嘛?还是忙自己的事好。

    张仲军来到那些跪伏着的农夫面前,故意用威严的语气说道:“吾之身份汝等皆知,现在吾要重举黑川大旗,剿灭诸多乱臣贼子,需汝等之帮助,吾在此宣誓,如吾重夺黑川家旧领,为吾征战之人,皆是吾之臣子,除功勋例赏之外,年贡皆为五公五农!”

    张仲军的话比较文青,这些大字不识的农夫全都傻愣傻愣的抬头看着张仲军。

    宗浩山很自然的上前一步直白的解释道:“听到吾主的谕令没有?!但凡是为吾主作战的,也就是当黑川家农兵的!田贡为五公五民!要是建立功勋被提拔为武士的,更是享受武士待遇!”

    这么直白的话还不明白,那这些农夫就是白痴了,他们全都激动的磕头高呼:“誓死效忠黑川殿!”

    “拉起旗帜,攥紧竹枪,宣布四野!向黑川城进发!”张仲军直接抽刀吼道,他都懒得再磨蹭,有了这一帮本乡本土的农兵,那么收拢其他农夫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自己不战败,黑川城就是自己的了!

    至于战败?张仲军没考虑这点,虽然有那诡异的强悍气息存在,但自己只要不动用元气,应该不会招惹到那气息再次降临。

    原先占据黑川城的人,张仲军可没放在眼里,了不得人家会变成虎人,甚至再出一个真正的妖来,也让自己见识一下真正的妖是什么样的!

    就这样,张仲军领着数百个矮黑瘦,只装备一杆竹枪的农兵,打着不知道从那儿扯来的一块布,上面用墨汁写个川字的大旗,就这么乱哄哄的朝黑川城扑去。

    张仲军领着农兵就这么大咧咧地走向黑川城,一路来农兵们的欢呼声响彻天际,一开始他们喊得乱七八糟的,后来在宗浩山的带领下,喊起了统一的口号:“黑川殿!五公五农!”

    这口号非常简单明了,但威力却不小。连那些原本在地侍带领下想要阻拦或者避让的农夫们听了,都兴奋而急切地跑到张仲军跟前,磕头叫喊一句:“黑川殿贤侯万代!”然后就拎着竹枪跑到队伍后面也跟着喊起了口号。

    而那些地侍呢,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没有可以变妖兽的本事呢,还是看到手下都跑了大势已去,也在磕头报上名字后,直接摇身一变,成了黑川家的武士,还非常殷勤的献上黑川城的情报,又赶去帮忙呵斥农兵保持队列。

    说来还真是怪事,当农夫们背弃自家村长,跑去投效张仲军后,他们敢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家的村长,可在村长也投效张仲军后,面对同一个人,他们就又再次变成了俯首帖耳的绵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