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284章 特殊的怨气
    宗浩山虽然躲过了致命一刀,但他的衣服上也被切开一道刀痕,衣服就这么散开了。

    张仲军却没有注意这点,他关注的那道气息,在宗浩山停止弹出元气铠甲后,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完全察觉不到这气息的来路。

    “妈蛋,果然是个诡异的国度啊!”张仲军啪的收起扇子,动作迅速的抽出佩刀,就这么垂在边上,一边走一边对有些迷惑看着自己的宗浩山传音说道:“记住,不要动用元气,这鬼地方对我们这样的人有监视!”

    宗浩山脸色变了变,严肃的点头,并且麻利的收拾衣服,虽然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状,但他不认为主公会说假话,所以遵令行事就行。

    “哈哈哈,你这公子哥也会刷剑吗?”那头狼人很是得意地狂笑,然后迅猛的朝张仲军劈刀砍来。

    狼人的手下和那些农夫,则一脸狰狞的朝失去武器的宗浩山扑来,整理好衣服的宗浩山,不屑的嘀咕一句:“真是谁都想欺负我啊。”手一甩,握住从储物法宝内拿出来的一把太刀,迎面冲了上去,眼神阴冷地嘀咕道:“对付你们这帮蝼蚁,老子连技法都不用,更不要说元气了!”

    “直来直往,还力气用尽的刀法有什么威胁?”张仲军很是淡然的看着刀光迎面扑来,手腕一转,噹的一下把狼人的太刀磕开,然后直接一刀刺入狼人的心脏。

    刺入抽出,甩掉血液,张仲军就这么淡然的看着这头表情突然呆滞掉的狼人。

    狼人先是呆滞的看了一下自己冒血的心口,然后再呆滞的看看张仲军,接着突然咧嘴狞笑道:“小子,俺可是不死之身啊!”说完立刻嗷叫着的猛烈挥刀。

    “变成妖怪后,心脏就不是致命伤了吗?”张仲军依旧淡然地随意格挡着对方凌厉的劈砍:“力气也很不错,绝对是天兵一重才具备的肉体力量,只是一个变身而已,居然比我嗑药还要厉害啊。”

    感慨着,张仲军再次磕开对方的刀,然后迅猛上前,直接一刀刺穿了对方的脖子,并且迅猛的抽出退开甩掉刀上的血液。

    “嗷!小子你让俺怒了!”狼人摸了一下脖子,满手的血,自然狂吼起来,然后就见到他直接丢掉太刀,手指甲刷刷的变长变尖,衣服被撑破,整个人变成一头直立的狼,没错,尾巴都弹出来了。

    一道爪子凶猛的朝张仲军抓来,张仲军神色淡然,轻轻一闪躲过,然后一个肘击,狠狠地击在这头探头张嘴,想要趁机利用尖牙撕咬的狼的鼻子上,直接就让头狼惨叫着捂着鼻子满地打滚。

    张仲军摇摇头:“还以为妖怪是多么牛逼的,没想到只是肉体和力量达到天兵一重,却没有天兵一重该有的技巧和手段,而且,变成了狼,却连狼的优势都没掌握,真是让人失望啊!”

    说着张仲军直接把这头抱着鼻子惨叫着的狼,一脚踹趴在地上,然后不等它反映过来,刀光一闪,狼头就被这么切下来了。

    果然,其他要害攻击无用,但把它脑袋切下来后,就真得挂了。还能见到那身体上的毛发和狼型身体,飞速的消失,没一会儿就变化成了一具无头的裸尸。

    只是张仲军目光看向那头颅时,却忍不住咦的一声,因为那狼头居然还保持着原样,并没有变回人头。

    他扭头看向宗浩山那边,宗浩山已经拎着滴血的太刀神态轻松的朝自己这边走来了,而那边的地上,数十具尸体伏地,显然之前那些家伙都给宗浩山轻松干掉了。

    在转眼看向那些农夫,已经一个个都跪伏在地上颤抖着,头都不敢抬。

    目光再次转向宗浩山,张仲军清晰见到数十团怨气涌到宗浩山身边,经过这些天,宗浩山身边原本的数百怨气团已经不足百个了。

    宗浩山杀人就会有怨气团找上来,那自己也杀了一个,是不是也有怨气团找上来?

    张仲军把目光放在身前地下的尸体上,这一看他立刻就恨不得揉眼睛了,因为他现在就清晰见到那个中年男子模糊的身影从那狼头内飘浮出来。

    嗯,这是个人类的影像,而不是狼头人身或者整条狼的影像。

    只是张仲军却有些皱眉,虽然同样感觉到是怨气,可自家这个怨气也太诡异了吧?宗浩山那身边的怨气可都是团状气体啊,怎么自己这边这个却保持着模糊的人形?

    张仲军没有吭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的怨气或者是灵魂,先是愣愣的看看地上他的尸体,然后想起什么,满目狰狞地看向张仲军,再接着就直接变成青面獠牙,非常标准的猛鬼形象,狰狞而无声的朝张仲军扑来。

    张仲军身形略微晃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这猛鬼能不能侵入自己的身躯,按理是不可能的,毕竟宗浩山身边围绕着几百个怨气都无所谓,总不能自己这边一个就倒霉吧?

    只是宗浩山身边的都是怨气团,自己这边的却是形容恶劣的猛鬼啊!

    张仲军假意收刀,让刀锋划过这猛鬼,那猛鬼一点都不在意,直接扑了过来,张仲军只能无奈的一边收刀,一边等待猛鬼扑过来,他可不能表现出其他状况啊!

    可就在这猛鬼张开血盆大嘴即将撕咬张仲军,而张仲军也觉得自己快要顶不住想要逃走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当自转卫星的小白,嘴巴做出一个吮吸的动作,这猛鬼就跟奶汁一样嗖的被吸入小白嘴里不见了。

    猛鬼消失前那惊恐与哀嚎的样子,让张仲军满是震惊的看向小白。

    看到小白那副像是睡梦中吃了什么好东西咂吧嘴巴的萌样,张仲军眨巴下眼睛,有些恍然,小白是骷髅神殿的中枢,对付这些传说中的猛鬼怨灵应该是很有一套的吧?

    一想到这,张仲军就淡定了,有小白在,自己应该不用担心这些玩意的侵害吧?

    正想着时,张仲军又忍不住想要揉眼睛了,因为那颗狼头居然再次冒出一头黑狼的身影,这头黑狼鬼鬼祟祟,蹑手蹑脚的,一副想要无声无息逃走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