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278章 扶桑乱世(一)
    一开始张仲军和宗浩山没有杀人,只是把那些农夫给打倒,但结果却让那些农夫引来了武士和常备兵。

    这些武士常备兵本来神色还算淡然,可一听自己和宗浩山说话,立刻勃然色变的扑杀上来。

    张仲军只好痛下杀手,并且逮住俘虏后,才问明白,因为自家的口音属于京畿口音,和这边完全不一样,而且这边的领主还是和京畿那边领主敌对的,以为自己是间谍!

    靠!无妄之灾啊!得知信息后,张仲军和宗浩山直接无语了。宗浩山很是委屈地道歉,因为他祖上是京都的公卿出身,所以会的都是京都话。

    不过知道问题后,两人倒是轻易就解决掉了。

    毕竟他们可是天兵,能够修炼到天兵的人,才智都是非常聪慧的,过目不忘,入耳即明都属于基本能力,那些难度更高的秘籍都能学会,别说是一门土话了。

    但他们又有了新的苦恼,那就是走上十几二十里的路程,必须又学会当地的土话,不然绝对又会被当间谍的。

    这么一路走啊走啊,张仲军他们学会了七八十种土语,要不是必须问路明确方向,他们都恨不得直接翻山越岭专找没有人烟的地方狂奔而去,哪儿需要这么麻烦啊。

    不过也幸亏如此,张仲军倒是变得对扶桑国的事情了解起来了。

    扶桑国是帝国的藩属国,别看号称国,面积却连福龙郡的一半都不到,而且这小小的扶桑还划分了六十六国的令制区域,富山所在的地区为武山国。

    至于这鼻屎大的地方就敢称国,倒是能够理解,帝国上古时期,天子分封臣属,臣属的领地那也是称国的。比如张仲军在古代,他的领地也会被称为八里亭男国。

    现在扶桑拥有的六十六国,其实就是古代第一代扶桑国主分封给自己子孙的封地,当然被称为国了。

    而且在这儿,扶桑国主才不是国主呢,反倒是掌控一国的诸侯被称为国主。嗯,只是这些国主被历史文书上写的是诸侯某公某候的,口头语却直接称为大名。

    但这些人其实是没有爵位的,在这诡异的扶桑国,只有直系皇族才有贵族称谓,其他人只有官衔。所以说是诸侯,其实就是封建庄园主和领主的意思。

    既然那些占据一国土地的大名被称为国主,那么扶桑国主,在这儿自然被称为扶桑皇。

    当然,这名头只是在扶桑本土用用,在外是不敢使用的。藩属国只有国王而没有皇帝,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政治问题。

    而这儿的大大名们不是没人想要坐上那等于傀儡的扶桑皇位,但如果不打败全国不知道多少个,虽然稀薄得几乎没有,但论起来都有着血缘关系的其他大大小小的大名,慑服他们恭敬听令,那么谁都不敢坐上扶桑皇的位置。

    还是那句话,扶桑国的乱世,其实就是各个拥有扶桑皇室血脉的贵族后代,现在的领主们在争夺土地的战争罢了。

    但也因为这样,同样血脉下,身为皇室嫡系的扶桑皇,也是各地领主不敢轻易冒犯的,毕竟这扶桑皇一脉已经传承上千年,五百年的乱世都没有掀下他们,想要占据这个位置可真不是这么容易的。

    而张仲军懒得理会这些稀奇古怪的制度和称呼,知道怎么回事就行。反正他是来这儿只是想搞到足够多的红色水蛭,又不是想要统一这个连福龙郡一半大都没有的地方,去理解那么多干什么?

    学会各地的土语,两人倒没再遇到什么突然被农夫袭击的事情,遇到一些关卡,也是一跃而过。

    在这一路赶路中,张仲军也见识到扶桑的社会状况,这扶桑诡异到极点,农夫们居然只种大米和萝卜!肉居然就只吃鱼肉!

    问宗浩山怎么回事,宗浩山也摇头说是自古传下来的习惯,张仲军也很无语,如此单一的种植方式居然能够一直流传下来,这扶桑国的人没有被饿死也是奇迹啊。

    至于那些妖魔鬼怪,张仲军直接嗤之以鼻,那算屁的妖怪!

    大部分都是体型变大的野猪、猴子、大蛇、飞鹰这些玩意罢了,除了体型大、力气大,以及喜欢袭击人类外,还不是跟普通的野兽一样?

    但宗浩山却发誓说真的有妖怪,而且还都是那种能力巨大,具备各种法术的妖怪,但这些妖怪都集中在京畿地区,在京畿厮混,不是帮着人类打人类和妖怪,就是专吃人类打妖怪,反正是乱七八糟的。

    反倒是那些像是变异的猛兽喜欢待在偏远地区。

    对于这种喜欢待在京畿地区,和人类一样喜欢热闹和繁华的妖怪,张仲军倒是想跑去京畿看看。但不顺路,再说自己的目标是红色水蛭,管他妖怪干嘛呢,所以就不去理会,专心的赶路。

    张仲军本以为自己能够直接跑到富山下,找到红色水蛭,然后花钱雇人或者自己打捞把红色水蛭给弄一大批来,还幻想着把水蛭产地给圈下来,找人专门给自己饲养水蛭。

    但梦想是美妙的,现实是可恶的。

    在距离武山国还有两个国的距离,也就是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山泉国的位置,当地土话突然不好用了。他们又陷入几乎是随时随地都会给农民袭击的境地。

    一番躲避后,张仲军特意让宗浩山隐身前去查探情况,结果让他彻底无语,他才知道,越是内腹地区,民风越是保守,同时也越是彪悍,或者说是狂暴。

    同郡不同乡之间都会互相打斗,互相抢掠劫杀,更别说是遇到外人了。

    张仲军和宗浩山,虽然讲着本地土话,但他们光鲜的打扮,一看就是外人,所以乡里的农夫都把他们当作肥羊了。

    张仲军就无语了,民风这么乱,那些商人是怎么进来的?

    关于这个问题,宗浩山也给个无语的答案,人家是直接从当地武士领主手中收取物资的,而且就算有什么事,人家商人也是先招揽一个本地人,然后通过本地人去联络本地武士和领主,没有直接出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