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270章 福德县城
    在这伟力归于个人的世界,修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说吃喝住穿这些外在条件,也不说滋补品以及元珠这样的玩意,更加不要说修炼秘籍这些必须品。单单只一个限制,认字。

    而且就算他们都认字还是不行,要理解秘籍的内容,还得有师傅教导才行。

    不会真以为,一个字都不认识的乡下放牛孩子,捡到一份玉简,还恰巧的滴血认了主,脑子里被灌输了一堆秘籍后,就能成为大牛人了吧?

    简直就是开玩笑,这一叠灌输的秘籍,对那个放牛娃来说,就跟一叠图片一样,完全就是睁眼瞎!就算有动态图可以教导他进行运气,那他也最多就是力气大点,了不得踏入练气期就没法提升了!

    想要把这些秘籍全部开发出来,这放牛娃必须得去学习认字,找到大儒学习那些苦涩的古文,然后才能一字一句的理解秘籍的内容,才能开始修炼,最后修炼结果如何还得看你的资质是否高超以及资材是否丰厚。

    所以话评小说里,一个大字不识的乡下儿,捡到仙人遗留的秘籍后,一步登天的故事,就只是故事而已,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就如张仲军这货吧,有了大青蛙这诡异的金手指了,可以通过大青蛙的传授,一瞬间就像是修炼无数年一样的熟练掌握秘籍功法,还有大青蛙这个宝库可以支援无尽的元珠。

    按理来说张仲军牛了吧?可以一下子飞天了吧?看起来好像确实牛逼,一下子从炼体三重抵达天兵四重,无数人一辈子没法追求的境界,他没多长时间就达到了,可他能一飞冲天吗?现在这种实力,还不是谁都能拍他一下!

    这里可以说张仲军被万漏之体给拖累了,但没了万漏之体又如何呢?他就能够一下子变成天尊吗?这显然还是做不到的。

    嗯,这里算是脱离话题,一下子跳远了。

    宗浩山有些奇怪自己主公对乡民的事怎么这么在意,眼珠子滴溜一转,立刻明白过来,他有些迟疑的问道:“主公,您是想对乡民施以厚待,让他们全都支持您,让您一下子在乡里占据优势吗?”

    “嗯哼?不行吗?反正本秀才不在意那些金银财物,本秀才想的只是如何让我张浩然的名声传播全郡而已。”张仲军扇着扇子有些傲然地说。

    宗浩山有些无奈地说:“主公,您不是要在您老家福德港口起家吗?港口和乡镇是不同的啊。”

    “啊?!”张仲军愣了一下,然后一摆手:“快去买一匹马来,咱俩赶紧回老家组建帮派!”

    “是!”宗浩山能如何呢?自然乖乖的找个马店买了一匹模样一般的杂色马来,不是没有好马,也不是在意那点钱,他是不敢买比张仲军坐骑更好的马啊。

    张仲军也不制止,然后两人就骑着马离开了热闹繁荣的福龙郡。

    再然后就是一阵无聊到焦躁的过程,之前说过,整个福龙郡面积达到51万平方公里,福龙郡城在靠近其他郡的边上,而福德县在海边,两地距离千里以上。

    如果张仲军一人独行的话,凭借胯下的豆兵战马,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三两个时辰就可到了。可有了宗浩山以及那匹普通马拖延,这段路足足废了七天时间!

    张仲军一开始还很是不耐,但不知道惊醒什么,却又很快平静下来,然后开始一副秀才模样游山玩水,看到风景好的地方,居然还故意停下来,假装吟诗作对的摇头晃脑一番。晚上在路边安歇吃饭的时候,也完全是富家子表现,什么最好最贵的统统上来。

    宗浩山这货倒是精明人,他没有丝毫惊奇,一路都做好一个随从的本份,把张仲军侍候得妥妥当当舒舒服服的。

    宗浩山有没有演戏不知道,反正张仲军这货是根本就不需要演戏的,只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秀才身份,其他的一概保持本性就行了,毕竟这货可是真正的贵族出身啊,不需要装都散发着一股含着金汤勺出身的气息。

    这一路来,除了见识到福龙郡与众不同的山水地貌外,更让张仲军意料之外的是,一路来非常平安,他甚至还特意跑到一些乡间小道去晃悠,都没有遇到一次拦路劫匪出现。就算有几次被拦住,也是人家帮派在争斗,拦住路人免得误伤罢了。

    对此,张仲军只好感慨:“这天一会把帮派调教得如此乖巧是想要闹哪一出啊?这样不会伤害到普通人,还能保证市面平和繁荣,难怪朝廷一直不理会福龙郡的事啊!”

    宗浩山没理会张仲军的感慨,指着前方,一副松口气的模样说道:“主公,前面就是福德县城了。”

    和福龙郡差不多,福德县市面一样是那么的繁华与热闹,当然,县城的衙役们自然也和郡城一样,受到民众欢迎,却遭遇店铺的白眼。

    福德县城没有城门税,城门洞开到底,就这么任由人进进出出,看看那门框的痕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关过城门了。显然宵禁这玩意,在福龙郡是不存在的。

    张仲军耍着月舞扇,对于这个法宝,虽然同样是滴血认主,但张仲军却一点都不在意,真的只拿它当扇子玩的。

    滴血后,月舞扇并没有跟其他法宝那样跑到自己魂堂里面去,既然连魂堂都进不去,那么自然不算什么好玩意。所以张仲军也懒得把它放识海里,自己识海还养育着十五把气刃剑呢,这扇子丢进去干嘛?

    宗浩山倒是看了一下张仲军手中的月舞扇,虽然能察觉到那扇子很精致很高端的样子,但也没有以为这是法宝,毕竟没人会拿法宝这种传说中的玩意,时不时敲打一下树枝、石头,有时还会拿扇子去翻一下堆积的草堆和泥潭,张仲军扮演的秀才兴致起来了,甚至还会拿着月舞扇边一死命的梆梆敲打竹子,一边高歌。

    怎么都看不出张仲军爱护那把扇子的样子,宗浩山能怀疑这把扇子是法宝才怪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