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263章 说走就走
    “那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出手相帮?”张仲军舔着嘴唇,紧张的问道。

    不紧张才怪事,谁能想到自己假冒的一个身份,真正的主人居然是如此牛逼啊!居然可以逼得青云宗主放弃灵女?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不会是比天帝还牛逼吧?

    按理不可能,自己这义兄知道这张浩然的存在,还能拿到他的身份给自己使用,显然应该是密探里面的前辈大牛。既然是密探,自然是屈居天帝之下的。

    这么说起来,可能全天下最牛的人就是天帝啊!

    不过张仲军对这点倒是一点都不奇怪,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虽然没有见过天帝,但自幼灌输在脑中的世界观,让他对天帝有着一股敬佩和畏惧。

    这也是之前小德子通知张仲军快逃,张仲军以为是天帝想要杀自己时,全身会有无力感。那是积威太盛的缘故,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法产生。

    现在想想,密探里的前辈大牛,居然能够逼得青云宗宗主退让,这说明帝国真正的力量是多么恐怖,恐怕十大宗门只是帝国拿出来挂在表面的最强武力而已。

    就跟那些传奇评书一样,那些牛人在江湖中嚣张跋扈得不得了,一副天下第一的模样,可一旦招惹到朝廷马上就扑街了事。

    当时听到这些评书,还以为是为了维持朝廷威严特意改出来的故事。现在想想,只是朝廷不愿意搭理这些宗门以及黑帮而已,朝廷真要动真格的话,所有宗门都只是垃圾罢了。

    “之前我不是说过了吗?让张浩然这个身份,在福龙郡呼风唤雨,嚣张拨扈,并且声名响亮,自然就能讨得人家欢喜啦。”张云雪点点张仲军的眉心继续传音说道。

    “呃,那为啥之前密探不派人这么做?”张仲军有些不解,这么一个大牛的人情可不好得,密探里的人会放过这么轻易得到人情的机会?

    张云雪翻个白眼:“谁敢啊?在密探里面,福龙郡的事连鸡毛蒜皮都算不上啊!没个理由,谁敢特意去拍马屁啊!”

    “呃,也是啊!”张仲军满是感慨,确实,这是体制内的大牛,体制内的人虽然窥视到人家的意愿,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可谁敢冒然行动?

    不过张仲军又疑惑起来:“为什么我就可以呢?”

    “谁让你是天帝看重的人呢,而且这也是无伤大雅的事情,再说你只是为了躲避青云宗而跑到福龙郡去,一不小心牛逼了一下,这也是应有之义吧。”张云雪笑眯眯的说道,他可不能说这变身戒指就是那位大人物直接丢给自己的!

    妈呀,当时都把他吓得差点尿了,虽然人家大人物没说什么,可那枚变身戒指代表的身份,又是在自己就要遵从圣意带张仲军走的时候来这么一出,白痴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吧。

    也因为这样,张云雪才会用传音来点醒张仲军,免得这货真以为是走过场,去福龙郡溜达一下就完事跑回来!那可是真正浪费了人情啊!

    张仲军恍然,就是让自己假装不知道这变身戒指背后的大人物存在,让自己用这个身份嚣张一番,从而得到大人物的好感。

    妈蛋,这就是内部有人,还是知道底细的人告知,才会有这样的好处吧?

    自己怎么一路来都这么好彩呢?会不会是师兄眼花看错了,自己才是真正的世界之子,断门五虎两兄弟根本就不是吧?

    “还发愣干嘛?别浪费时间,赶紧去福龙郡吧!”好运连连的张仲军都有些迷糊了,给张云雪一嚷一推才醒悟过来。

    “嗯,那我这就出发,按照我坐骑的速度,起码得两三个月才到福龙郡呢。”张仲军点点头说道。

    “笨蛋!走传送通道啊!直接瞬间抵达福龙郡府,哪儿需要耗费三个月时间在路上啊!”张云雪没好气的说。

    张仲军更加没好气:“拜托,我可没有资格使用传送阵,不然我来帝都还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吗?”

    “你张仲军自然没有这个资格,可这张浩然却有啊!”张云雪更加没好气的弹了一下张仲军的眉心。

    “我……”张仲军无语了,传送阵的使用,始终被限制得很严格,只有郡守郡尉以及郡级守护者修士三方认可,才能使用。所以张仲军来帝都的时候,从来就没想过要用官府的传送阵,因为不可能得到允许的。

    “大姐,这么嚣张能行不?这张浩然明面上的身份只是个秀才而已啊,了不得就是有男爵钱爵的秀才而已,居然能使用传送阵?”张仲军无奈的说道。

    “你管这么多干嘛?其实这传送阵的审核还真不算严格,只要你能收买郡府的三巨头就行了。像那青云宗的人,可都是通过传送阵直达帝都的,谁都清楚青云宗和帝国的矛盾,这还有人给他们开通传送阵,你这个秀才用一下传送阵又有什么的?不过传送阵的费用得自己给啊,去福龙郡需要10元珠呢。”张云雪噼里啪啦的把话说了出来。

    “哦哦哦,明白了,我用传送阵。”张仲军说着就往外走去,不过他突然想起什么的问道:“大姐,人家已经这么牛逼了,干嘛还要特意跑回家乡去牛逼一下?”

    “那身份在家乡人眼中就只是个秀才而已,了不得是一个有钱的秀才,而他的身份又不能有丝毫暴露,所以才会有这个意愿。反正你照姐姐我的提示去做,不会让你吃亏的!”张云雪再次噼里啪啦地说道。

    “明白了。”张仲军叹口气,用意念和大青蛙哈拉一下,大青蛙这货比张云雪还急着催他走,所以张仲军就这么意念一动,催动变身戒指的功效,变成张浩然柔弱书生的模样,就骑着高头巨马,离开了院子。

    他都没跟张云舒道别,不是忘记,也不是急迫,而是张云雪提醒他,张云舒好不容被他哄定,你要是跟她道别,说不得又纠缠着不放,那可就麻烦了。

    对此张仲军很是认可,所以就不告而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