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206章 月女之舞
    原本怒火冲天的大青蛙听到这么一说,歪着头想了一下,觉得张仲军说的也挺有道理,自己给的法宝或是有利于修行,或是有利于战斗,全都是实用型的,眼前这把只有保持恒温,和召出月女跳舞两种用途的扇子,还真是张仲军得到的第一件玩乐型法宝。

    想到这里之后,大青蛙的怒火也消失了,但它还是狠狠的踩了张仲军几脚,叫骂一句:“下次说话说得准确一点!”才重新变回成人大小的青蛙,又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起烟喝起酒来。

    张仲军麻溜地翻身爬了起来,刚才被大青蛙胖揍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凄惨,但也只是让他有些轻微疼痛罢了,连一处瘀痕都没有。

    他咧着嘴,飞速整理了一下被踩皱的衣服,又打理一下头发,然后就屁颠颠来到大青蛙跟前,很是狗腿的巴结道:“师兄,要不咱们来看看这月女的舞蹈如何吧?”

    “切,月女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垃圾法宝里面?这种法宝能展现出来的只不过是当初炼制此扇的人描绘出来的影像罢了。不过现在拍卖会还没开始,也没什么事做,放出来助助酒兴也是不错的。”大青蛙虽然不屑,但也没有驳了张仲军的好意,点了点头同意了。

    张仲军按照法宝传输给他的使用技巧,展开扇面,按照几个特定的方式和轨道舞动扇子,然后扇面平摆朝空地一指。

    扇子突然发出一道乳白光芒,接着被指的那处空地,就突然呈现出了一轮巨大的明月,皎洁浑圆的月亮就这么笼罩了整个房间,再然后,从这月亮中间就冒出了一个小黑点,这小黑点,飞速扩大,竟然是一位宫娥装扮的女子!那女子衣袂飘飘,除了秀发、柳眉、眼眸是黑色的外,其他肤色、衣色,都是纤尘不染的白色,当然,那一抹淡淡的红唇却是更加显眼。

    当这个女子变得跟真人大小的时候,就舞动起来,一股莫名好听的音乐也随着舞姿开始轻响起来。

    张仲军这货就完全沉迷在了女子那风姿卓越,又带着一种清冷与绚丽感觉的舞姿当中。不但张仲军如此,就是那个平时不吭声当卫星的小白,也跟着音乐和舞姿忽上忽下,弯着大萌眼,咿咿呀呀的伴奏起来。

    大青蛙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巴里,叼着的雪茄也掉落下来,甚至它的舌头也跟着吐出来拖到地上,爪子中端着的酒杯也倾倒下来,杯中的红酒全部落到了地上。

    好一会儿,大青蛙才缓缓把自己的舌头缩回来,重新变出根雪茄,叼在嘴里,爪子打个响指,就着爪子上的火苗点燃雪茄。

    抬头眺望着天花板,微微吐口浓郁的烟雾,摇摇头满是感慨的低语道:“单单从满屋浓郁的月华就能看出,这名月女是真的!他喵的!张仲军这货的运气也太逆天了!明明应该是垃圾到极点的观赏性法宝,结果他喵的居然真的封印着一名被封住神志的月女!这要让那些吸收月华来提升自己实力的阴性生物和能量体知道了,还不得掀起惊涛骇浪啊?!”

    “按理这种能够被做成月华源泉的法宝,根本就不可能流传出来的,任何一个得到这种宝物的势力都会把它当成重宝看待的。谁能想到现在,这么一件重宝,居然被人当成玩物随手送给了张仲军!”

    “李慕德那货肯定是只把这月舞扇当做了普通玩物,不然这种直接可以收拢大票阴性生物和能量体的宝物,就算是张仲军亲爹都不可能送来给他玩!况且,像李慕德他们这样的阉人本身,就属于阴性生物!对他们来说,这可以制造月华的月舞扇比其他任何法宝都要重要!”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张仲军这货的运气逆天啊!恐怕断门五虎这两个世界之子的运气比不上张仲军!”

    “妈蛋,难道张仲军这货是啥超级牛逼的人物投胎转世?牛逼到连老子都认为他的灵魂是崭新的地步?!”

    “又或者张仲军那货是因为老子的存在才运气这么好?嗯嗯,应该是这个可能!毕竟老子可是满肚子的宝物啊!被老子这么一个移动宝库认主,张仲军这货的运气想坏都不可能!嘿嘿,这是老子的功劳啊!嗯,这么想,老子的心情还蛮舒畅的!”

    大青蛙在那边摸着下巴满一脸猥琐的笑着,就在此时,突然一阵轰鸣声响起,脑中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拍卖会正式开始。”

    随着这声音落下,在月亮中跳舞的月女立刻飞速缩巨大的月亮也越来越淡,最后彻底消失。

    小白满是好奇的满屋乱转,呀呀叫唤着,显然是奇怪那美女跑哪儿去了。

    张仲军神情有些呆滞,显然是被那突然冒出的声音震得从沉迷中脱离出来,心神有些震荡。

    不过大青蛙懒得去理会这些,张仲军这货的修为虽然很垃圾,但是他的强度已经足以保证他不会因震荡而产生心智问题。

    它窜到窗边,眼珠滴溜溜的朝外张望。

    张仲军眨了眨眼,终于清醒过来,没有说话,只在脑中问道:“师兄,这说话的人很牛?”

    “超牛!”大青蛙嘴巴不动,同样在脑中回答。

    张仲军不由得肃然起敬,能被师兄说牛的人可真没几个,这样的人,每一个拿出来,都是自己垫着脚伸长脖子都探不到的!

    彻底清醒过来的张仲军才回想起刚才的画面,有些惊愕地看着手中的扇子,忍不住嘀咕道:“没想到义父送来的扇子居然还有这么奇特的效果啊,朋友多的时候,倒是能拿出来用歌舞招待一番呢。”

    “那玩意是你的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把玩,现在还是先关注拍卖会吧!”大青蛙头都不回的嚷道,整个青蛙脸蛋都要黏在那层透明的窗户上了。张仲军见状也立刻屁颠颠的跑过来,同样贴在窗户上。

    这一看,嘴巴自动张开,眼珠子也瞪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