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205章 月舞扇
    这招果然有效,五虎闻言立刻收回了握着元珠的手,抓着脑袋认真思考起来。看着元珠又重新落了地,断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看到五虎想半天,还是一副茫然的表情,断门的心再次揪了起来,忍不住吼道:“等等,你现在这样子是啥意思?你不会告诉俺,你忘了那丹药的名字了吧?你可别吓唬俺,俺可真没记住啊!要是没买到那药,俺们这次可就白来了!”

    “谁忘了?!俺当然记得,那丹药叫做……叫做聚源丹!”五虎有些慌张,手一松,直径半米的元珠就滚落到了地上,但很快他又似乎想起什么,一副了然模样的拍着胸口嚷道:“没错,就是聚源丹!断门啊,这么简单的名字你怎么能够忘记呢?”

    断门皱着眉一边认真地嘀咕道:“聚元丹?把元气聚集起来?应该是这玩意,妈蛋,要不是你小子一时正常一时傻乎乎的,俺还真舍不得把那么多的元珠拿来买丹药呢!”一边又不动声色的用脚将掉落在五虎脚边的大元珠拨到了自己身边,抱住了元珠,心里的石头才完完全全落了地。

    “哎,像俺们这些走关系进来的,亏就亏在这儿,没法弄到拍品玉简,就不能提前知道心仪拍品的价格,也不知道拍品出现的顺序!这样一来,就让人根本没办法集中元珠狠杀目标啊!不过这次就忍了,下次俺们再来的话,就能得到拍品玉简了。”断门看着窗外密密麻麻的窗户,忍不住嘀咕道。

    等他再次回头时,虽然手还保持着环保元珠的动作,大元珠却不见了,顿时吓得跳起来,等看到五虎的方向,他才头顶三根黑线的又重新盘坐到地上。

    五虎又恢复到了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流着口水,还时不时舔一口抱在怀里的大元珠。

    另一边,张仲军他们也在讨论拍品单子的问题:“师兄,这儿就没有那个拍品目录单什么的东西吗?这上品阁总不能让顾客没有一点底细,看一件拍一件吧?”

    大青蛙扫了一眼这个房间,家具摆设说不上多豪华,但也还算精致,点心茶水一应俱全,服务这么到位的地方,显然不会没考虑到拍品单的问题,它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是有拍品单的,我们这儿没有的话,可能是因为我们是走小德子门路进来的,拍品单在小德子手里,也有可能是我们是第一次参加拍卖,所以没有拍品名单。”

    “啊?那现在我们都被限制在一个单独的房间内,该怎么去找义兄拿到拍品单啊?我还等着跟他要影门的联系方式啊!”张仲军这才想起自己来拍卖会的目的,不由得惊呼起来。

    “他应该是有办法来见你的吧,不然也不会跟你约在上品阁了。”大青蛙歪着头说道。

    “这倒也是,毕竟那是义兄,不会晃点我的。”张仲军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桌子上突然光芒一闪,一把白玉为骨绸缎为面的折扇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桌面上。随之出现的还有李慕德的声音:“仲军,这扇子给你玩,义父现在在侍候陛下,你义兄也在执行任务,这拍卖会你自行掂量着凑热闹,等你义兄闲了,自会去找你。”

    刚被那把突然出现的扇子吸引住目光,闻言张仲军立刻跳起来嚷道:“义父?!你在哪儿?”可惜没有丝毫生息。

    大青蛙撇了撇嘴道:“不用叫了,人家这是通过这座拍卖场的法门来传递物品和声音的,你说的话人家听不见。不过,这天帝和上品阁的关系还真是密切啊,居然可以直接动用上品阁的法门。”

    “管他呢,高层次的事情不适合咱们参与,不过这义父还真是惦记我呢,拍卖会还没开始,就送了一件礼物过来。”张仲军很是欢喜的拿起那把玉扇把玩起来。

    他把扇子打开,从外表看来,除了材料比一般扇子高级了许多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张仲军转念一想,人家李慕德堂堂首席天使,不可能送把只能扇风和装逼用的扇子过来,他意念一动扫描整个扇子。

    这一扫,张仲军就发现这把扇子从扇柄、扇面、以及吊坠和绳子都存在着一些不凡之处。

    张仲军意念一动,一名全副武装的豆兵瞬间出现,用长枪刺了张仲军的手指一下,之后又马上消失了。一滴血珠从张仲军的手指渗透出来,他立刻让血滴在了玉扇的吊坠上。

    大青蛙无语的嚷道:“拜托,你这货不要把精准超控豆兵的能力用在这方面好不?!你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啊?自己拿根针刺一下就行的事情,干嘛非要豆兵帮你啊!”

    “我答应过别人,不能自己伤害自己!”张仲军咧嘴一笑,然后注意力就集中在玉扇上。

    经过最简单的滴血认主,张仲军马上就得到了玉扇的信息,不由得咧嘴欢笑起来:“哈哈,居然叫月舞扇?!不但能够保持恒温,还能展现月女舞姿?果然是法宝!师兄,这算是我得到的第一件法宝了吧?!”

    张仲军这话才刚说完,就见到大青蛙突然变得跟大水牛一样巨大,然后巨大的脚丫子就这么朝着张仲军的脸蛋狠狠的踹了过来。

    强大的力量把张仲军给踹倒在地连翻了几个滚才停了下来,可大青蛙依然不愿放过他,追上去又在张仲军身上来回的践踏,一边踩一边凶狠的叫嚷:“踩死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这个破扇子居然是你的第一件法宝?老子给你的那些法宝算什么?!”

    “啊啊!师兄!我不敢了!放过我啊!我只是一时说错话啊!我是说这是我得到的第一件玩乐的法宝啊!”张仲军一边护着脸蛋一边哀求道。

    张仲军这货非常清楚师兄是玩笑还是真怒,玩笑的打闹,他自然敢大着胆摸大青蛙的屁股,真是恼怒的时候,张仲军就乖巧的认错挨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