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179章 天帝(一)
    皇宫的御书房,没有世人想象中的幽静和书香味,整个书房如同身处无遮无挡的烈日下一般明亮,却没有丝毫炙热的感觉,温度适宜清爽,还有一股让人嗅之精神大振的淡淡清香。

    御书房大门洞开,一个面容模糊,怎么定睛查看都看不清容貌的男子,正端坐在御案上,舞动毛笔飞速的批阅着奏章。

    每阅完一份奏章,男子就随手把奏章往前方一甩,每次都会有一个太监瞬间出现,跪在地上高举双手恰好接住,这太监身形一闪,已经是数米外,再一闪,身形彻底消失。

    要是不懂行情的人看到这宽敞的御书房居然时不时出现这种鬼魅一样的太监,肯定会被吓死。

    不过,可别小瞧这些接奏章的太监,他们可是把奏章传达给帝国各个部门的小天使,是天使的替补,只有实力和地位达到一定程度的人,才有资格担任。

    天使为何为天下所敬畏?除了他们可以传递天帝旨意外,还因为他们是天帝的嫡系亲信,能旁听天帝召集三公九卿的顶级朝议,更能联结后宫,消息不知道比其他官员灵通多少倍。

    只要还想追求荣华富贵,还想在这帝国有所作为,那就没人敢无视天使。

    在天下勋贵官民心中,太监归太监,天使则是另一个职业,那是天帝的使者,值得敬佩。所以,几乎所有的太监,人生目标就是成为天使,甚至成为御书房侍候天帝的天使!

    这御书房侍候天帝的天使,跟那些接完奏章后就飞速消失的小天使不同,虽然那也是诸多太监追求一生的目标。但真正让天使都羡慕妒忌恨,恨不得取而代之的,是那位站在御案旁,帮那个男子递送奏章的太监!

    宫廷内各部门的负责人,地位也只处于太监中层位置,天使才是高层。

    听起来好奇怪,怎么有职权的还比不上没职权的呢?其实很简单,他们虽然管着某个部门,当着一把手,好像很牛逼。可一年恐怕也没法和天帝说上一句话。

    而天使小天使执行天帝命令,传达完旨意后并禀报,天帝还可能会因某些事询问他们的意见。这种能向天帝表达意见的美事,负责各部门的太监是没法做到的。还有,天使可以离宫,可以在帝国的疆域中飞驰,可以接受外臣的孝敬和供奉,走到哪儿都是风光满面,万民拜服。

    每次离宫,他们还可以接受一些后宫的差遣和托请,比如顺路探望一下她们的娘家啊,买些特产啊,回来后描绘一下外面的风光之类的!这样一来,他们和后宫的关系也得到了保证。

    后宫的娘娘们对他们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反观那些管着宫内职权的太监,一不小心怠慢了,就被骂个狗血淋头,严重的还会被抽一顿,甚至被剥夺职权!

    天使是专属于天帝的人,而不是皇宫的人,后宫没有资格处罚天使,就是太后都没这个权利,这是太祖定下的铁律!

    估计太祖这也是为了保证后任天帝可以在宫内拥有唯一无法动摇的力量。

    不用担心天使会和后宫勾搭起来谋划什么,天帝一任接一任,天使自然也是如此,上任天帝的天使,一般都会去守陵,只留下几个在宫内隐身守护着新的天帝。

    所以宫廷很难出现内乱,真有天帝掌控不住的情况,直接把那些给先帝守陵的天使召唤出来,天下就没有人能抗衡的了。

    这也是为何天帝越传递下去,越是牛逼的缘故。凭着这张底牌,天帝一人就能把聚集帝国所有贵族,权势滔天的宗廷压制得只能在划定的范围内活动!

    天使是随着时间流逝会变得越多,而这些修炼越久越厉害的天使只忠心天帝,他们不在意谁当天帝,但只效忠天帝。

    帝国历史上就曾出现过,天帝和太子同时挂掉的情况,结果二皇子顺位登基,按理这个要实力没实力,要人脉没人脉,生母还早挂,后宫没支持的二皇子,根本没法和他那些有支持的兄弟抗衡。

    宗廷召集了大量贵族,甚至先帝的兄弟都跳出来了,却依然没法阻拦这个二皇子登基。帝国有规定,先帝没有遗旨的状态下,顺位继承。

    在一票好几代之前的天使都冒出来支持后,这位原本弱到极点的皇子坐稳了皇位,至于闹事的,随便一个不知道多少代之前的天使飞过去,就瞬间把一支威名远播的军队杀了个精光,还禁锢了一个据说是皇家实力最强悍的皇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天使虽然是太监出身,但却不能当太监来看。更应该看做是有着单独传承,只效忠天帝,板凳深度极为深厚的一个神秘组织。

    这样一个神秘组织里,不算那些随着天帝驾崩退隐的老天使,最牛的就是在御书房侍候天帝批阅奏折的天使了。

    现在这个随时变出一本奏折递给那个看不清面目的男子批阅的人,张仲军见到肯定会目瞪口呆,赫然就是李慕德!

    所以外面盛传李慕德是诸多天使中威名赫赫的,也是有根据的,但奇怪的是,外面居然没有流传李慕德是御书房的侍候天使!

    要是这事让人知道,李慕德的地位绝对又会更高一层,但凡被李慕德传过旨意的人,也更加会被人另眼相看的!

    开玩笑,这等于是三公亲自来传旨啊,比九卿地位还要崇高的三公啊!

    李慕德又把一份奏章递给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后,手指上的一枚玉戒指突然亮了一下,男子立刻停笔,扭头问道:“怎么了?”

    李慕德摸了一下那枚玉戒指,鞠躬笑道:“陛下,八里亭男张仲军来京报到了。”

    “咦?这小子怎么这个时候来京了?”这位面目始终笼罩在一层光芒中的男子,也就是神武帝国嘉德皇帝,有些疑惑的说。

    天帝已经登基54年了,而且前几年才天下共同庆贺过天帝的81岁大寿,显然应该是个老年人。

    但不论是声音,还是裸露出来的手掌,都显得极为青春。

    更让人惊奇的是,天帝对张仲军的语气,根本不像是君臣,反而更像是长辈对小辈的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