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176章 李华梅【第五更】
    大青蛙怒了,再次拍打着张仲军的脑袋嚷道:“小子!这女孩和你什么关系啊?怎么一副被你抛弃了的怨妇模样?你不是说你未婚妻是啥苏月儿吗?那这个李华梅又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你小子脚踏两条船?妈蛋!这么可爱的萝莉你也敢下手啊!”

    张仲军依旧没有理会大青蛙,反而专心安抚着李华梅。

    小女孩带着哭腔的叽叽喳喳诉说着自己的寂寞与伤心,但同时,她的眼眸又时不时看看大青蛙,又看看在边上晃悠着的小白,脸上也一副好奇和欲言又止的样子。

    只是这个时候,张仲军顾着安抚小女孩,大青蛙顾着吃味,小白顾着卖萌,都没有注意到小女孩的目光转动和神色变化。

    好一会儿李华梅不哭了,张仲军才伸出尾指:“我得先去宗廷报道了,等我回来再陪你玩好不好?我保证不失约的。”

    小女孩破涕为笑,也伸出尾指和张仲军勾在一起:“仲军弟弟确实没有失约过呢,上次仲军弟弟离开京都的时候也没跟华梅拉钩,所以华梅也不怪你啦。”然后才一副明明万分不舍,却又乖巧的回到那李府大门口,向张仲军挥手喊道:“仲军弟弟快去快回哦,回来一定要和华梅玩,华梅回去了!”说着就下定决心似的,直接掉头钻进门缝,而大门也吱喳一下关上了。

    李华梅背靠在大门上,擦拭一把眼角,嘴角露出笑容:“真好,仲军弟弟又回来了。”然后一边蹦蹦跳跳朝宅院内跑去,一边嘟嘟嘴的嘀咕:“不过仲军弟弟好像有些变傻了,弄只青蛙在头顶放着也就算了,还弄个石头在身边环绕,这是外面的新潮流吗?就像妹妹她们讨论什么新款的衣服和配饰一样?嘻嘻,幸好华梅没有问出来,不然就让仲军弟弟看低我,觉得华梅哪都没去,没有一点见识呢。”

    张仲军看了眼静悄悄的李府,再看了眼同样没有丝毫反应的张府,脸色阴沉下来,翻身上马,朝远处奔驰而去。

    原本一直再闹的大青蛙此刻却安静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抽着香烟的问道:“小子,那小女孩怎么回事?”

    “师兄,那是勇烈伯家的长女李华梅,因为刚好和我家两对门,我小时候在帝都的那段时间,很常和她玩,当时关系非常好。”

    说到这,张仲军有些苦涩与内疚的说道:“说真的,我几乎都把她给忘了,却没想到她对我的印象如此深刻。”

    “你不是说小时候在帝都待了没多长时间就离开了,直到现在才回来吗?把她给忘了很正常。不过按照你的年龄来算,当时你在帝都时这小女孩恐怕还是个婴儿吧?这都能和你玩起来,还把你记得这么牢固?”大青蛙有些疑惑的说。

    张仲军语气更加的苦涩:“不,当时她就是这个样子,我的样子看起来比她大一两岁,所以虽然她年龄比我大,我也从不叫她姐姐的。”

    “你是说当时你还是小屁孩时,她是这个七八岁的小孩儿模样,现在你15岁了,她还是小孩儿模样?”大青蛙有些吃惊的问。

    “嗯,她在八岁的时候跟着李伯爵从边关迁移到帝都,途中生了一场大病,以后就不会再生长了,而且据说智慧也始终保持在八岁的样子。”张仲军语气低沉的说。

    “那她现在多少岁了?”大青蛙好奇的问。

    “不知道,不过当初我还是小孩子时,就曾听说她原来的未婚夫大婚的消息,这样算来应该比我大十几岁吧。”张仲军有些追忆的说道:“因为她无法长大,所以根本就没什么玩伴,当时的我可以说是她唯一的玩伴。应该是这样才被她记得那么清楚,只是我却几乎把她给忘了。”说到后来,张仲军语气中内疚的感觉更重了。

    “长不大?”大青蛙无视了张仲军那副内疚的样子,摸着下巴说道:“你说那李华梅长不大,而且智慧也保持在八岁的样子?”

    “是的。”张仲军点点头随口应道。

    大青蛙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这可不是病,这种身体停止生长的病,虽然奇特但也不是没有。可是智慧也停止增长的话,那就不是病了。”

    “不是病?!”张仲军有些愕然。

    “嗯,应该是时光封印吧,李伯爵家有没有到处找人解决李华梅不会长大的问题呢?”大青蛙问道。

    “以前不知道,但是从我认识她开始,就没听过治疗的事,而且她在李家好像不怎么有存在感,时常一大早就来到我家,然后玩到晚上才回去,期间也从来没有人来找过她,要不是知道她是李伯爵的长女,恐怕大家都会以为她是孤儿。”张仲军语气低沉的说。

    “嗯,看来还真有可能被封印了。”大青蛙点点头说道。

    “封印?封印她干什么?”张仲军有些疑惑。

    “这种时光封印,是不论正派或邪派都会使用的一种术法。不过正派和邪派使用的意图是截然相反的。比如你继母,没事的时候就是三头身的小女孩,有事时才变成九头身大美女,这也是一种时光封印,是用来封印住她那庞大的能量……呃,又不对啊,你继母是可以随时解开封印的,这是怎么回事?!”大青蛙有些愕然了。

    “师兄,母亲是天尊,恐怕是怕控制不住才封印的,说说李华梅吧。”张仲军有些不安的说道,他可不敢私下讨论自己那个继母的事,实在是太不敬了。

    “妈蛋,可惜只见过你那继母一眼,当时我都没看出她是天尊。反正现在想来,你继母应该不是简单的天尊。只是这样一来,你老爹恐怕也更加不普通了。”大青蛙嘀咕到这,见张仲军不吭声,自然只好转移话题。

    “李华梅这个情况,应该是被邪教大能封印的,应该就是她随李伯爵来京时遇到的袭击。”大青蛙很是肯定的说。

    “这封印是干什么的?”张仲军捏紧缰绳的问。

    “还能干什么,夺舍啊。”大青蛙撇嘴说道。

    “夺舍?!”张仲军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