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175章 帝都(二)【第四更】
    “靠!居然没科举?那在帝国是怎么当官的,升官的规矩又是什么?”大青蛙无奈的说。

    “军功啊,先是投军,从小兵做起,然后一步步往上爬。”张仲军脱口而出。

    “我是问文官!比如县令郡守这些的文官怎么当上去的!”大青蛙瞪眼问。

    “举荐啊,一个县一年可以举荐三个名额,然后这些人就会被集合起来到郡城学习一段时间,再调到帝都,最后分配到天下各县去当个从九品下的最低官,等他们建立功勋,就可以一步步往上爬了。”张仲军依旧随口说道。

    “妈蛋,居然还是举荐制啊!对了,你怎么这么清楚,你应该是勋贵系统的啊。”大青蛙再次好奇。

    “以前觉得爵位不一定是我的,所以想走军队路线,可因为实力废材,又想转文官路线,为此查了少相关资料,没想到最后还是走勋贵路线。”张仲军淡淡的笑着说。

    “走个屁路线,还是增强实力最牛!”大青蛙拍打着张仲军的脑袋说。

    “师兄你说得倒轻松,我现在要晋升到天兵,如果仅仅靠自己修炼,还不知道要磨练到何时。如果靠元珠升级,至少要一百万颗,这么多的元珠,你给我啊?!”张仲军翻着白眼有些哀怨的说道。

    大青蛙咧嘴没有吭声,但心头却嘀咕开了:“妈蛋,一百万元珠老子还真给得起,不过一百万颗元珠只为了晋升个天兵?实在是太亏了!随便找个资质一般的,再配上一份好点的功法,都可以直接从凡人晋升到天帅了!”

    张仲军这货的修炼耗费可是人家的一万倍!如果不是他悟性、意志力和身体能力上,比一般人强出不少,恐怕大青蛙再财大气粗也会忍不住放弃了。

    虽然之前大青蛙已经做好了超级亏本支持张仲军的觉悟,但事到临头,还是会觉得肉疼。

    这百万元珠最后肯定还是得给,因为单靠张仲军这货自己修炼下去,没有奇遇的话,想晋升到天兵恐怕得数百年后了。

    它故意压着不给,反正张仲军这货才晋升练气九重没多久,先在这境界停留一段时间,等老子的肝没那么抖,心没那么疼之后再说。

    大青蛙的想法,张仲军不知道,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还真没想着大师兄支持自己百万元珠来晋升天兵。

    不说大青蛙心疼,张仲军也心疼啊!百万元珠啊!他完全可以培育出百万名练气期的手下了!百万个炼气期,这是一股多么恐怖的力量!

    他打的主意是去寻找天材地宝来吞噬,八里亭的地下坑洞里那棵让他一下子突破到练气一重的悬浮生长的草,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呢。

    张仲军从八里亭到帝都这一路来,喜欢在荒山野岭夜宿,专门找崎岖险峻的地方跑,为的就是希望能再让他找到点天材地宝。结果自然是毛都没找到一根,开玩笑,天材地宝这么容易找那也就不是天材地宝了。

    在即将冲过一栋富丽堂皇的宅邸时,张仲军突然咦的一声勒马停下,满是诡异地看着这座宅邸大门上的门匾。

    大青蛙抬头看去,咧嘴一笑:“忠勇伯张府?是你在帝都的家啊?保持得很好啊,像是常年有人居住维护的样子。”

    张仲军神色古怪的说道:“不对,我小时候离开帝都时,父亲就把人手都带回了左风县,只留一个帝都本地的老管家和几个仆人守着,以后家里的注意力都在县里,不可能拨款扩建维护帝都的府邸的。”

    “应该是天帝下令的吧。”大青蛙不以为意。

    “如果是天帝下令,小德子肯定会告知我一声啊。”张仲军摇头说。

    “嗨,考虑这么多干嘛?直接上去敲门问问不就知道了!”大青蛙随口说道。

    “还是赶紧去宗廷报到吧。”张仲军迟疑的说。

    大青蛙不以为意的点头,很快,它的目光就突然被对面同样挂着“勇烈伯李府”门匾的大宅院门缝里,探出来的脑袋吸引住了,忍不住吹口哨嚷道:“哇咧!不愧是帝都贵族啊!居然随便就能遇到这么卡哇伊的小萝莉啊!”

    张仲军也随着大青蛙的欢呼把目光移了过去,这一看,不由得浑身一震,有些惊喜地失声呼喊:“李华梅?!”

    那只露出一个脑袋,模样可爱,还扎着两个对称大头包的小女孩,闻言也愣了一下,但看到张仲军后,双眼立刻散发出惊喜的光芒,整个人窜了出来,露出她一身缩小款的红袍劲服,满是欢喜的蹦跳着扑过来,嘴里还欢呼着:“是仲军弟弟!是仲军弟弟啊!仲军弟弟你终于回来啦!”

    张仲军立刻翻身下马,他样子虽然还是15岁,但这段时间嗑糖丸一样的吃掉不知道多少元珠,身体不论是结实度还是高度,都几乎可以比拟青年了。

    看着这只到自己腰间的小女孩,张仲军蹲了下来,内心满是欢喜。

    七八岁的超级可爱小美女就这么扑到张仲军怀中,大青蛙满是吃味的拍打着张仲军脑袋嚷道:“靠!小子,这么可爱的小萝莉是谁啊?还不赶紧介绍一下?!啊,对咧,她居然叫你仲军弟弟?这种叫法和辈分扯不上关系吧?”

    小白也满是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小女孩,大萌眼一眨一眨的。

    张仲军此刻根本没搭理大青蛙,反而有些尴尬的把小女孩推开自己的怀抱,然后满是感慨的说道:“李华梅,你果然和以前一样。”

    小女孩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但很快又露出欢喜的笑容:“仲军弟弟你也没怎么变啊,只是长高了而已啊!仲军弟弟,你怎么一走就这么久啊,而且一点音讯都没有,你就没想过华梅吗?华梅可是等了仲军弟弟好久好久呢!没想到终于等到仲军弟弟回来了,这次仲军弟弟不会再离开华梅了吧?”

    噼里啪啦一连串的话语扔了出来,说着说着小女孩明亮的眼眸就红了,晶莹泪水也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可即使如此,她也满是欢喜的笑着,非常依恋的抓着张仲军的胳膊。蹲在地上的张仲军脸色除了内疚、羞愧外,竟然诡异的还有不好意思和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