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172章 抵达帝都
    蛙鸣声和带着田野特有的泥土芬芳伴随着夜风和四周的吆喝声同时传过来,街道两旁,点点灯火,如宝石般点缀在名为黑夜的幕布上,身处这种城市的繁华与乡野的清幽相结合的环境,真是一种美妙的体验。

    很多人都没有停歇,继续前行,前面用不了多久就会进入京畿的地界了,对一些第一次上京的人来说,心情多少都有些急切。

    张仲军自然是不属于这一类人,自顾自的慢慢往前挪动着,大青蛙也不抽烟,蹲在张仲军头顶东张西望,见到有啥新奇的,那就一把抓过当卫星的小白塞在它屁股下,然后乘着小白飞过去查看。

    虽然每次小白都抗议的呀呀叫,甚至还躲到张仲军怀里不出来。

    可惜没躲上几秒,就又自动冒出来当卫星,自然又给大青蛙逮住当坐骑,然后被驱使结束解放后,小白才又哭丧着大萌眼躲起来,陷入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中。反正在张仲军看来,大青蛙和小白这两货玩得是不亦乐乎。

    不过张仲军有些奇怪:“师兄,小白也具备隐藏能力吗?我看其他人根本就没发现小白的存在呢。”

    “那当然,不然你身边整天晃悠着一个自转卫星,也太引人注目了,像这样隐藏起来,你不是很自在嘛?”大青蛙一副它功劳模样的得意的说。

    张仲军自然是对这种状态非常满意,就这样一路走一路逛,不知不觉中,就到了这条路的尽头。

    “这就是进入京畿的关卡吗?之前你说到京畿就知道,知道什么?”大青蛙好奇的问。

    “呵呵,师兄你不是对帝国的事非常了解的吗?”张仲军笑问道。

    “我咋知道脑子里会跳出这么多帝国常识,可现在我脑子里没有京畿关卡的信息啊!”大青蛙不满的嘀咕,不过它也没追问,自己身为师兄,得有尊严,不能让张仲军这师弟得意了!

    京畿的关卡修建得非常宏伟,很那种扩大化的风雨桥,只不过是直接搭建在官道上面而已。正面是一栋牌坊式的阁楼,两侧是一种莫名凶猛的石雕怪兽,挂在阁楼上方的是书写着“山南京畿关卡”字样的牌匾。

    人马从高耸的关卡下通过,可以看到头顶是高耸的瓦棚,上面的两侧是向外悬空的酒楼,不少人把牲畜车辆停在一楼,也就是官道的两侧,人却在二楼喝酒吃饭,并且时不时俯视一下在一楼通过的人潮,倒也有种莫名感觉。

    大青蛙有些愕然:“靠!这是陆地风雨桥加关卡加驿站的综合体啊!你之前一副献宝的样的就是让老子看这个?!”大青蛙反应过来后,有点愤怒了。

    “谁让你看这个啊。”张仲军撇撇嘴:“跟着看下去!”

    骑着马通过这足有三四百米长的陆地风雨桥,到了出口的地方,有着十数道水帘,也终于有关丁守着,在人马通过的时候,待在车上的人必须出来,接受这水帘的洗刷。

    “这是什么?除尘装备?”大青蛙瞪着眼看稀奇。

    “不是,是用来确定进入京畿的外来人数,以及分辨偷入京畿的不法分子的。”张仲军一边淡然的说着,一边骑马通过了水帘。

    “呱咧?这水帘居然不会弄湿衣物,只是在生命体上刷一层一般人嗅不到的味道,而且这停留时间也太长了吧?不出意外的话足足可以停留百年以上啊!这谁搞出来的?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啊!”大青蛙一边感触着那纸面一样薄的水帘,一边呱呱叫唤着。

    “这是不知道多少年前负责京畿治安的京畿总捕搞出来的,据说京畿土地上生活的动物,都习惯了这样的味道,陌生人身上只要有这个味道,只要不偷鸡摸狗的,就不会引起动物的反应,但一旦没有这样的味道,就会引起牲畜家禽的暴躁攻击。京畿等于是多了无数警惕监控外人的人手。离开京畿地界的时候,从出去的关卡处再刷一次水帘,就可以把这个气味消除。”

    “可以说只要你不离去,这气味就会一直停留在身上,想要消除就得离开京畿地界才行。据说这种水帘出现后,京畿的治安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而这玩意看起来好昂贵的样子,可对京畿衙门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张仲军随口解释道。

    “呱咧,牛啊!这不是逼得外地人没法从其他地方偷渡进来吗?不过这只能防住一般人吧?一些比较有门路的,能够直接得到有那种味道的物品,不一样可以不通过关卡的随意进出吗?”大青蛙又有了疑问。

    “本来就是防的那些小毛贼,因为这些小贼才是耗费他们绝大部分精力的罪魁祸首,而那些有能耐的牛人,就不是治安衙门能管的了。”张仲军笑道。

    “老子觉得这有些太形式化了,你看你们这些人过关只是给这水帘刷一下,连证件也不检查,就算有些小贼通过关卡,恐怕也不会给发现吧?”大青蛙不屑的说。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这过关卡刷水帘的规矩已经存在几百年之久,一直没给废除,恐怕这里面有啥特别的含义呢。”张仲军不以为意的说。

    大青蛙摸着下巴扭头看着那设置在关卡出口的十数道水帘,人群个个通过,不由得点头嘀咕:“恐怕这味道还蕴含着什么咱们不知情的作用。”

    “这谁知道呢?反正不刷水帘的话,一出去就会给各种动物围殴,麻烦事一大把,咱又不是想干啥坏事的,刷了一层味道就刷了一层味道吧,等咱拜访了义父,见识了拍卖会,从影门那得到黑冰台联系方法后,就离开帝都,到时再过水帘把气味刷没掉不就行了吗?”张仲军很是看得开,上次小德子奉旨巡查西北五国的时候,就把父亲让李慕德认他做义子的事情告诉了他,他本身对太监没那么大的偏见,加上是父亲临终遗嘱,他也很快就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