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170章 轻松获胜【第四更】
    这样一对比,萧西风只觉得自己像个没见识的瘪三!而且还是那种坐井观天的瘪三,一想起之前还说大话要把这小子逮住带回会里去,特别是不知道那小子是爵爷时还想杀掉对方,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萧西风还在忙着对抗气刃时,张仲军又双手发亮的冲了上来,要不是多年以来养成的傲气,恐怕萧西风都要直接投降认输了!

    他咬牙思量自己要不要使用法宝,可还没等他想清楚,张仲军就已经贴近,数以百次的掌刀不停劈向他铠甲的同一个位置。

    那薄弱的元气铠甲直接就啪啦一下子破掉。

    铠甲破掉后可不是那么好恢复的!萧西风暗自心疼,大吼一声,拿出了法宝,但是,更让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对方竟然打算杀了自己!

    “糟糕!快救人!”四个手下这时才惊恐起来,他们不在乎萧西风的命,却也不能眼睁睁让张仲军杀了他!

    这可跟陷害是两样的事情啊!陷害他,就算会长知道了,也最多是怒骂惩罚一番,但要是会长的独子当着自己这些人的面被杀掉,那会长绝对是会干掉自己这些人的!

    可是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匆忙之中又哪儿来得及啊,谁能想到区区练气九重的家伙,居然能打破天兵的元气铠甲,还危急性命啊!只能眼瞪瞪的看着张仲军手掌凝聚的小型气刃,毫无阻挡的砍向萧西风的脖子。

    就在大家屏住呼吸等待萧西风脑袋被砍掉的时候,张仲军突然脸色有些怪异的停下这致命的攻击,反而直接一脚把萧西风给踹飞数米。反应迟钝的萧西风连法宝都没炸开,就被这激烈疼痛弄得缩了回去。

    再然后张仲军迅猛扑上去,如同小屁孩斗殴一样的按着萧西风拳打脚踢,一边打还一边怒吼:“让你敢诅咒我全家!让你敢给我下血咒!看我不打你个桃花满脸开!”

    可能是之前被死亡危机吓破了胆,萧西风根本就没想到自己是天兵,现在正给一个练气期的人狂殴,只懂得抱头缩身的满地打滚。不过他还不错,没有凄惨叫喊,咬紧牙关没有吭一声。

    而那四个已经凝聚力量准备拿下张仲军的家伙,看到萧西风没死,又齐刷刷的停下动作。

    如果萧西风挂了,为了自家小命着想,当然得把张仲军逮回去交给会长处置,可萧西风没死,那他们就不会去掺和,毕竟张仲军是贵族啊!可不是能轻易冒犯的。

    狂殴了一阵,萧西风已经鼻青脸肿,那身白衣也到处是鞋子印,张仲军才放开他,起身拍了拍手,对抱头缩在地上,用惊恐眼神看着自己的萧西风说道:“既然血咒术彻底解除,而你咒骂我家人的事也被我打了一顿,那么咱们恩怨就两清了,不过你以后想要报复,就尽管来,咱都接着,但那时候,就没今天那么容易了事了。”

    说完,也懒得理会萧西风,直接回到广场中央,手一挥,还保持完好状态的太阳伞、躺椅、酒杯等玩意,瞬间就被收入储物戒指当中,然后翻身上了一直呆立不动元气战马,脚跟一磕,元气战马长鸣一声,轰隆隆的朝帝都方向冲去。

    直到这时,那四个家伙才假惺惺的前来搀扶萧西风,那年岁稍长的中年还一脸纠结的说道:“少爷恕罪,这是你们贵族之间的争斗,小的这些平民真无法掺和,毕竟那小子没有想要杀您。”

    “是啊是啊。”剩下三个全都一脸无奈的点头迎合。

    萧西风没有吭声,只是起身,都没打理一下自己,直接吹了个口哨,他那雪白的坐骑立刻奔跑过来。萧西风翻身上马,直接吐口带着牙齿的唾液后含糊的说了句:“你们先回去。”然后就这么满脸桃花开的朝张仲军相反的方向奔驰而去。

    “嘿,还真有性格。”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那年长的中年人则一副大佬模样的说道:“好了,咱们得安抚一下本地的官府才行,之前使用传送阵的感谢,还有广场的维修,也得和当地官府好好交际一下,看看这广场都被两位爵爷弄得成废墟了。你们看,咱们是分开,还是一起呢?”

    “分开吧,我们两个负责广场维修的事。”那两个青年毫不迟疑的出声说道。

    “行,那就分开行动,事情忙完,也不需要集结了,各自回去。”年长中年人自然也不废话,直接就认可了。

    这个时候,官府人员才绷着棺材脸走了出来,四个人分成两伙,热情的迎了上去。互相交谈几下后,气氛又热络起来,人群也自动分成两股散去了。

    张仲军这边,毫无妨碍的在大街上小跑着,小白呀呀叫唤着撞击大青蛙,它之前还准备大展威风,结果北大青蛙忽悠的完全没有出场机会,当然不满意了。

    但大青蛙也懒得搭理这没脑货,一爪子踩住它,自顾自向张仲军询问道:“小子,你怎么突然不杀他了?之前不是还一副斩钉截铁模样要取他性命吗?你可不像是心慈手软的人啊。”

    “呵呵,师兄,那是因为我在攻破他元气铠甲后,突然感觉浑身一阵轻松,之前那种别扭感彻底消失,显然是血咒术彻底破除了。”

    “既然血咒术破除了,那我和他的恩怨也就是咒骂我家人的事,这事不值得杀人,暴打他一顿就行了。至于他想报复,那就以后再说吧。”张仲军乐呵呵的回答道。

    之前一路悲催,现在终于不用担心出问题了,连心情都舒畅了许多呢。

    “靠!咒骂你家人都不是死罪啊!”大青蛙当然知道张仲军体内的血咒术消失了,但它还是故意夸张的喊道。

    “嘿嘿,他又没点名道姓的咒骂,这算什么死罪?如果不是他直接不问青红皂白的给我下血咒,我也不会要杀他。”张仲军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是顺着你的心意行事吗?我是问你对杀和不杀的决断。”大青蛙突然严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