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张仲军是通缉犯?
    自从中了那血咒后,一路来,喝水鼻子喷水,吃饭咽着喉咙,拉尿尿湿裤子,拉屎弹到屁股的这些恶心事不说,就在树林里随意走着,都会被花朵喷到花粉,天空掉虫子,地上草打结,真是让人无语了。

    就算小白可以把那些虫蛇全都干掉,但倒霉的事情多了,也经常会出现漏网之鱼,比如鸟屎轰炸;比如在河边泡脚,水蛭偷袭;比如吃水果,水果炸开淋了一脸的这些诡异事情。

    当然,更多的麻烦是防不胜防,比如衣服破掉,天空下冰雹,一大坨粪便从高空落下这些,伤不到你恶心死你。

    一开始张仲军还会更换衣服,几次下来后,干脆就不换了,随身携带替换的衣服大部分给毁掉了,得留着完好的一套等待进城时替换。

    “嘿嘿,终于顶不住准备走官道了?”大青蛙终于停止长笑,恢复正常的吸着香烟问道。

    “进帝都不能走其他地方的,必须走官道,不用多久师兄你就知道了。而且储物戒指内的衣物鞋袜就剩下一套,得补充一下才行。”张仲军双腿一夹,坐骑无视陡峭山坡,哒哒哒的直接冲了下去。

    到了山底,张仲军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好好收拾一下,小心的换上唯一一套完好的衣服鞋袜,再重新骑上那头从始至终都那么靓丽的坐骑,然后就策马小跑着前往山南郡城。

    只是张仲军才刚到距离城墙还有一公里处,几个在路口一小摊边上,围着小矮桌,就着花生米,喝着一壶浊酒的混混模样的家伙,直接就傻愣愣的看着他。

    被几人那怪异的眼神看着,张仲军都忍不住查看了一下自己全身,看是不是什么地方的衣服又破裂露肉了。

    在张仲军没发现异况,刚刚松口气的同时,那几个混混中的一员,麻利的从怀里掏出一份纸张,展开冲着张仲军对比一下,立刻惊喜的蹦跳起来指着张仲军大吼:“通缉犯!他就是通缉犯!终于等到这混蛋了!”

    原本围拢过来看热闹的民众,一听这吼叫,立刻惊呼着闪开,门店也立刻噼里啪啦的关上门,一时间,张仲军身边方圆十数米内就那几个混混还在激动的蹦跳着。

    “通缉犯?”张仲军眉头一皱,策马走上前去,居高临下的对那拿着纸张的混混冷声说道:“拿来看看。”

    “哦。”那混混下意识的把纸张递了过去,等反应过来后,才惊恐自己怎么就这么听话呢?

    他羞恼成怒,准备做什么时,却又自动缩了下去,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几个伙伴全都跟鹌鹑一样。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这个通缉犯的坐骑非常神骏,连郡守大人都没有这么好的坐骑!那用细小金属圈串起来形成的缰绳,还有那华丽的马鞍,都衬托出这坐骑的高贵。

    当混混的别的不说,那双眸子可是非常毒的,自然清楚这样价值不菲的骏马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再想想这通缉令是上头直接下达的,他们明白这事自己不能掺和,自然也就乖乖的当鹌鹑了。

    “哟,小子,你居然会被通缉啊?得罪了啥人啊?不会是那萧西风这货吧?”大青蛙探头跟着看张仲军手里的纸张。

    纸张上是张仲军的白描画像,按理这玩意不可能像的,但不知道是大拿出手还是咋的,寥寥几根线条,居然就把张仲军的神韵给描绘了出来。

    “哼!居然只有一个县尉大印,而且还是西山郡下面某个县的县尉大印,这隔着几个郡的县级通缉令居然拿到山南郡来用?通缉令完全不合法,是谁让你们拿到这来的?不知道这种行为,足以让你们去大牢居住十天半月的吗?”张仲军不屑的把通缉令丢回给那混混,语气冷漠的问道。

    “……”几个混混都低着头没有吭声,他们是不想掺和这种明显像是大人物争斗的场面,之前就从坐骑和张仲军的风范猜测是大人物,现在一听,他对这种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的细节这么了解,肯定还是官场的大人物,就更加不能掺和了。

    但要让他们回答问题,那也不可能,只要他们敢搭话,回头就会被帮会押去过堂。

    张仲军不用想也知道是萧西风搞出来的事情,首先,自己的敌人没几个,那光头兄弟几乎可以不去考虑,而那博尔特呢,被外族大能收了,肯定在帝国境外厮混着。

    帝国境内还能动用混混力量和官府力量的,恐怕就只有那个自称正义会少主的萧西风了。

    而且看这纸张的残旧度,绝对不是这一两天搞出来的,起码都有半月以上,甚至很有可能那货一逃出去,立刻就搞出这么一份通缉令散布开来,就等着自己呢。

    “嘿嘿,萧西风这货很有头脑和手段呢,要是你是普通的人物,就算你是某地的大豪,此刻也会倒霉的,毕竟再牛的土豪也不敢抗拒官府。”

    “要是比关系的话,肯定又会落入萧西风的算计中,绝对可以借用官方的力量把你弄得欲生欲死。”

    “只是他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都没搞清楚你的情况就弄出这个通缉令来,现在反倒是他的痛脚被你抓住了。”大青蛙晃着二郎腿,叼着香烟的说道。

    张仲军笑着点点头:“没错,他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不知道我的身份,想当然的把我当做某地的土豪,居然想要从官方借力。哼哼,在这份通缉令上盖印的那个县尉倒霉了。”

    张仲军一边说着一边策马朝前走去,根本就不再搭理那几个混混,而那几个混混一等张仲军越过他们,就立刻四散逃离,看着他们一钻进那些小巷就消失不见,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去通知上头了。

    果然不出所料,张仲军才刚找了个成衣铺买了数十套合身的衣服鞋袜收入储物戒指后,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大咧咧的走出店铺张望,不由得一笑,因为上百的捕快、衙役正拎着快刀铁链之类的标配武器,虎视眈眈的围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