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六十章 血咒术
    本来张仲军已经有些内疚了,可萧西风这诅咒的话一说出来,还是再次刺痛了张仲军的痛脚,手再一摸马脖子,直接抽出一把弓箭,弯弓搭箭的瞄准了萧西风,并且冷声说道:“道歉,不然死!”

    萧西风吐了口口水,直接伸手沾了一把的马血,然后迅速的比划出一个手印,而手印形成的时候,他手掌沾的血液也脱离下来,凌空的凝聚成一团漆黑的珠子。

    而那匹原本只是被长枪串着,只是滴答滴答流血的白马尸骸,突然间它的身躯啪啦一下子顺着长枪的滑落到地上,可以看到,白马的尸骸居然诡异的变成了只剩下皮骨的样子!那些血液和肉体莫名消失了。

    一见这场景,大青蛙立刻气急败坏的吼道:“射死他!立刻射死他!”

    张仲军却有些迟疑,现在不是大脑一热不管不顾的时候,真就为一句骂人的话,杀掉对方,自己还真下不了这个手呢。

    大青蛙急了,直接践踏着张仲军的脑袋吼道:“你白痴啊!这是血神教的血咒术!你不是天将根本就挡不住练气九重施展的诅咒!快杀了他!”

    张仲军愣了一下,但还真没见过大青蛙如此急切,所以也不细想,立刻松开弓弦,利箭射出后,又瞬间抽出数支箭,连珠一样的朝萧西风抽射起来。

    “嘿嘿,晚了!”萧西风突然吐口血出来,这一口血,很是诡异的和那悬浮着的黑珠子融合在一起,然后很是自动的发出一股黑雾,轻松的就把直射而来的箭矢给弹到边上。

    一看射击无效,大青蛙立刻急切的吼道:“全力运转所有气劲!小白高速运转!”

    张仲军二话不说,立刻涌动全身的气劲,并且还让手掌冒出刀刃的光芒,而小白更是环绕着张仲军飞速运行,一下子就在张仲军面前呈现出一个淡白色的光罩。

    “嘿嘿,以为这样就能阻挡耗费了本少心血的诅咒吗?”萧西风嘴角滴着血液的狞笑道。

    紧紧盯着他的张仲军这时候发现,这原本练气九重的萧西风居然直线下降到练气一重了,不用说,他会这样肯定是因为那一口血。

    只是目光盯着那个悬浮着的细小的黑珠子,张仲军却没感觉到什么威胁,甚至如果不是目光看到那颗黑珠子的存在,单凭感觉的话都感觉不到那黑珠子存在。

    而这个发现,自然是让张仲军更加的警惕。

    可张仲军警惕没有丝毫作用,在萧西风做出一个动作,那黑珠子直接炸掉,再然后张仲军赫然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涌现了数条黑小的细线!

    张仲军急切的鼓动气劲去弹开那些黑线,同时也用手掌的气刃去切削,但是一概无效,只能看着黑色细线渗透进身体。

    而这个时候,张仲军也表现出了刚烈的心态,既然这诅咒没法阻挡,那懒得理会这么多,先把那个该死的敌人干掉好了!

    所以张仲军直接就是连串的气刃朝着那哈哈大笑的萧西风飞劈而去,同时元气战马也托着他,以最为迅猛的速度朝萧西风冲去。

    “哈哈哈!你果然中招了,就等着一辈子凄惨悲凉吧!这是敢杀本少爱马的代价!等着吧,本少会回来找你的!本少会让你跪在面前哀求本少杀了你的!”萧西风得意的狂笑着,但那语气中的怨毒却是那么的浓郁。

    然后他不等数道气刃近身,就直接捏碎了腰间的一块玉佩,整个人就这么瞬间消失了。而张仲军发出的气刃,这个时候才呼啸着的划过,没有伤到萧西风一根汗毛,只能把串在长枪上的马皮马骨给劈成碎片。

    “瞬移?”张仲军立刻站在马背上四面八方的眺望,可惜在他感应范围内,根本就没有萧西风的气息存在,显然跑出自己的感应范围。

    而凭借那货情愿降到练气一重都要施展诅咒的行动来看,肯定不会在附近停留。

    也就是说,想要干掉这个家伙,短时间内没有丝毫可能了。张仲军收起插在地上的长枪,拍入战马身体内,然后才解开衣襟,查看那已经遍布全身的细小黑线。

    原本激动得呱呱叫的大青蛙,直接叹口气:“妈蛋,中招了。”然后淡然的翘着二郎腿在张仲军头顶吐烟圈。

    而小白急切的呀呀叫唤着的想要擦拭掉那些黑线,可除了把张仲军的肌肤带起一道道浪痕外没有丝毫作用,因为黑线已经渗透到肌肤下面了。

    小白的大萌眼一凝,呀呀叫着的准备做着什么,大青蛙淡然的弹弹烟灰后说道:“没用的,这诅咒是直接作用于灵魂,就算把肉给挖掉都没法削掉黑线的。”

    小白猛地一震,大萌眼立刻开始蕴含泪水,一副伤心模样的冲着张仲军呀呀叫唤着。

    张仲军仔细感觉一下自己身体和经脉气海的状况,没啥异状,不由得一边安抚小白,一边朝大青蛙问道:“师兄,我感觉不到有什么异况啊。”

    “能感觉到还是血咒术吗?我肯定的告诉你,你已经中招了,只是你这货的实力远超练气九重,所以能让练气九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诅咒,在你身上也就是膈应一下你罢了。”大青蛙语气淡然的说。

    原本提心吊胆的张仲军闻言不由得松了口气:“膈应我?就是让我觉得不舒服?嘿,那没事,亏我还胆战心惊以为会怎么样呢。”

    说着张仲军变出一个竹水筒,拔掉塞子,咕噜咕噜的喝水,但喝着喝着,直接就从鼻孔喷出两道水箭,然后捂着脖子咳得肺都快咳出来。

    小白在边上急切的呀呀叫着,还瞬间把那竹水筒撞个粉碎,检查这竹水筒和水有没有问题的样子。

    大青蛙淡定的抽着烟,等张仲军终于缓过气来后才幽幽的说道:“这就是膈应你的事情了,让你喝水呛鼻子,吃饭哽咽喉咙,拉尿湿裤子,拉屎弹屁股,总之就不会让你出啥大事,但就是不让你舒服的诅咒了。”

    “啊?!居然是这样的诅咒?!”张仲军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