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只是想打个招呼
    所有人都有些迟疑,相互对视一眼,也都硬着头皮,咬着牙根的准备攻击了。

    萧西风刷了个剑花,笑吟吟的说道:“天兵大人,您就不奇怪小子为何从始至终都剑不离手吗?”

    天兵中年人的目光自动望向那把乍一看非常普通的佩剑,可在他专注观看后,很快就看出了究竟,直接就脸色大变的惊恐一声:“秘宝?!快退!”说着就行动起来。

    只是随着萧西风带着邪意的笑容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才发现?迟了。”如阳光般灿烂的光芒就从那把佩剑身上冒起,随同一道玻璃破碎的声音,这灿烂的光芒直接分裂成无数细小的光芒,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四面八方喷射而去。

    一瞬间,所有人啊啊惨叫的扑倒在地,身体如同被扎了无数个针孔的水袋一样,喷射着一道道细小的血线。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围拢攻击的这么多人中,但凡是美女或帅哥,就无一例外的全都是脸蛋上的针孔多过身上的。

    而一些长得丑的,却全身跟筛子一样,四面八方的喷射着血线。脸蛋却完好无损,倒也保留了狰狞痛苦的遗容。

    不过受到重点招待的还是那位天兵中年人,此刻他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元气铠甲上下全是漏洞,一条条元气细线喷射而出。

    他的身体也喷射出一道道细小的血线,把那元气盔甲给染了个通红。

    咔嚓一声,元气铠甲崩碎了,天兵中年人有些呆滞的跪在地上,最后倒在血泊中。

    山坡上的张仲军眨巴着眼睛,看着那一副傲然模样,独立于一片血海尸骸中的萧西风,直接一把抓住大青蛙的爪子,急切的问道:“师兄,秘宝是啥玩意?居然如此厉害?!”

    “垃圾玩意,一次性的法宝罢了,跟一次性符箓差不多,价格上却比符箓昂贵不知道多少倍的垃圾,妈蛋,没想到还有人这么舍得,搞出这种秘宝来啊!”大青蛙不屑的说,但那大眼睛里却蕴含着一股莫名的味道。

    张仲军自然没有注意到这点,反而一脸兴奋,很快又一脸愁眉的嘀咕道:“这秘宝虽然是一次性法宝,但这威力也太大了吧?居然可以无视元气铠甲的防御效果,直接作用到天兵身上?这要是换我,该怎么挡呢?”

    “笨蛋!真以为老子说垃圾,这秘宝就真是大路货啊?老子估计那小子都不知道多么珍惜那秘宝,看他心疼得脸都变成干橘子的样子了。”大青蛙一拍张仲军的脑袋提醒道。

    张仲军定睛看去,果然,那萧西风虽然站立着不动,但却是肉疼得肝抖模样的看着手中残存的剑柄。

    “好了,热闹看完了,你是准备继续赶路呢,还是下去和那小子较量一番?他现在没了秘宝,绝对是任你虐的了。”大青蛙嘭的一下变成巴掌大下,重新趴在张仲军头顶的问道。

    “还用说,当然下去和那位侠客接触一下啦。”张仲军意念一动,跟狗一样趴在边上的元气战马,立刻起身靠过来,一等张仲军坐好,马上一声长鸣,轰隆隆的冲向了下面还在发愣的萧西风。

    萧西风脸色很不好,那把自己从来都只是拿来显威风,却根本不舍得用的秘宝就这么只剩下一把剑柄了。

    虽然这秘宝灭了一个天兵,保住了自己一条小命,可那心却怎么都舒服不起来。

    一声低沉的响鼻传来,同时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磨蹭着自己,萧西风看看这匹因为自己特意控制秘宝,而从那铺天盖地攻击中躲过一劫的白马,脸色露出个笑容,一边摸着马头,一边把剑柄丢掉。

    当他和白马大眼相对而视,满是感慨的的时候,突然听到响亮的骏马嘶鸣声,和轰隆隆马蹄敲击地面冲来的声音。

    扭头看去,正看到张仲军骑着元气战马,无视崎岖山路,直线朝他冲来的场景。

    一看到对方气势汹汹的表现,萧西风条件反射一样的翻身上马,狂抽坐骑,一边飞速的往外狂奔,一边冲着张仲军怒吼道:“居然敢捡本少侠便宜?!胆敢爆出名号让我诅咒你全家死光光!一辈子孤苦伶仃吗?!”

    本来张仲军只是想凑凑热闹,见识一下这个自称正义会,被人称为邪阴教少主的家伙,可没想到,自己才刚出来,还没打招呼,对方直接就骑马跑了,这也就算了,居然还敢诅咒自己死全家?一辈子孤苦伶仃?!

    这可刺到张仲军的痛脚了,因为他还真死全家了!

    萧西风这话不但让张仲军脸色巨变,大青蛙直接就蹦跳起来竖起前爪的中指嚷道:“他喵的!弄死他!”而小白的大萌眼也阴沉了下来,它也不当卫星了,就这么死死盯着萧西风的身影。

    张仲军原本满脸的笑容,直接消失,换上了冰冷神情,同时手在马脖子一摸,抽出了一杆长枪,瞄都不瞄的就用力朝萧西风投掷而去。

    萧西风的坐骑非常不错,可以称得上是宝马,起步速度非常快,当张仲军投掷长枪的时候,萧西风都已经跑出了上百米了。

    萧西风也察觉到了张仲军的举动,一开始不以为意,示意坐骑绕行奔跑,凭借自己爱驹的速度,就算是利箭都射不中,更不要说投掷长枪了。

    但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背心灼热的刺痛,瞬间就反应过来,第一时间侧身滚下马,然后就见到一道黑光闪过,他的爱驹嘶鸣一声,就这么被一杆金属长枪给串到地面上。

    看着这以诡异姿态串在长枪上,还能抖动得马腿,却已经没有了声息的爱驹,萧西风脸色呆滞了一下,颤抖的手想要抚摸又不敢的悬停在哪儿。

    这暴虐的心情来得快也消得快,看到对方这样子,张仲军有些懊悔,让元气战马快步向前,准备道歉一番。

    只是马蹄声震醒了萧西风,他双眼通红的扭头盯着张仲军,用阴冷的声音说道:“你居然敢杀了我的爱马?!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混蛋居然敢杀本少爱马?!我诅咒你一世颠肺流离,亲人死绝!爱人望门寡!一辈子孤苦伶仃!谁对你好谁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