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看好戏
    元气战马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很快就冲到山顶,往下眺望,已经能看到那条蜿蜒到尽头的官道了。

    官道上,一处转弯的地方,一票汉子正围着数辆马车厮杀着,前后的行人全都躲得远远的。整个官道就这么被堵住了。

    张仲军略微扫视一下,有些恍然的点点头,难怪对方敢如此光天化日之下拦截厮杀,看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段,在看看下面那加起来起码两三百人的团伙,就算是附近的亭长也不敢来招惹吧。

    帝国内腹的亭长虽然有防盗的职责,但手下的兵丁最多也就十来个,还都是兼职的那种,如果只是数量很少的几个盗贼,还能凭借帝国的威名震慑一下。

    可盗贼人数一多的话,这些兵丁也就是只敢远远的吆喝一下,想要剿灭,还要等附近的郡兵出动才行。虽然每个县也有属于自己的县兵,但是县兵只是城卫,只守城池,不进行野战的。

    又看了几分钟,张仲军就皱起了眉头:“师兄,难怪你刚才冷笑不已,看这样子,他们这是在演戏吧?”

    “嗤,所以刚才我才说他们牛啊,这么多人混战,居然没死一个人。”大青蛙不屑的吐着烟圈。

    “嘿,管他怎么回事,反正一路闲得无聊,咱们去掺和一下。”已经无聊了半个多月的张仲军,想都不想就策马冲了下去。

    大青蛙对此只是弹弹烟灰,一脸的不以为意。

    在张仲军即将冲出密林的时候,大青蛙突然猛扯了一把张仲军的头发,兴奋的喊道:“别出去先,有热闹看!”

    张仲军意念一动,坐骑立刻毫无征兆的定在那儿,张仲军也兴奋的探头探脑的张望着,耳朵抖动个不停。

    略微一注意,张仲军马上就发现大青蛙说的热闹了。

    正在厮杀的场面中,一个盗匪头目和一个护卫头目正在咬牙切齿的对战着,但两人的话语却显得有些诡异:“老大,那白马小子怎么还不来?”

    “妈蛋,还在后面慢悠悠的晃着呢,咱们的人一直盯着他,等他靠近的时候,大家都卖力点。”

    “是,老大!”附近隐约传来领命声。

    “来信号了!大家准备!”那盗匪头目突然低喝一声,然后用力的一拳轰中那护卫头目,直接把对方打得吐血倒飞出数米。

    随着盗贼头目的发威,原本不温不火的场面出现了变化,盗贼、护卫全都接二连三的惨叫着倒地。

    不过很显然,倒地的护卫比较多,没一会儿盗贼就获得了胜利,兴奋难耐的朝那十几辆的马车围拢过去,随即女性的尖叫声哭泣声哀求声,以及盗贼们得意的狂笑声一下子响彻四周。

    那隔得老远,小心窥视着情况的路人,纷纷的摇头感慨:“哎,做孽啊,那些女眷落到黑风盗手中,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被蹂躏一番还不够,肯定要被卖掉的。”

    “是啊,这黑风盗仗着地段的优势,没少在附近洗掠商队,根本不怕官府围剿。也幸好黑风盗野心大胃口大,下手的都是大商队,根本看不上咱们这些小商人,不然谁还敢走这条路啊。”

    “嗨,黑风盗现在可是要逆天啊,他们打劫的可不是商队,而是沈大善人回家探亲的车队,哎,可怜的沈大善人,做了一辈子好事,没想到居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什么?这是沈大善人的家眷?该死!我家可是受过大善人大恩的啊!不行!不能让大善人的家眷被糟蹋了!”说着,这青年就要往盗贼那边冲去,身边的人立刻拉住他。

    “你傻啊!你就这样一个人冲上去,简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我不能眼巴巴看着沈大善人的家眷被糟蹋啊!”青年跪在地上痛苦的锤着地面。

    “还是赶紧去通报官府吧。”有人如此劝说道。

    “这里离官府驻军太远了,等官府得到消息赶来,这些黑风盗早就带着胜利品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哎,怎么就没有武艺高强的侠客来见义勇为啊!”一时间众多人都如此叹息。

    耳朵灵敏的张仲军听得眼角抖动不已,忍不住对大青蛙说道:“师兄,他们这也是演戏,布置陷阱啊?”

    “当然,不但那劫匪和护卫,官道两头散布的人群,全都是一伙的,准备勾引那远处正策马狂奔而来的白马侠客啦。”大青蛙一副看好戏模样的说道。

    张仲军目光眺望了一下官道的远处,一名骑着全身白色毛发的高头骏马,身穿一身雪白紧身劲服的青年正扬鞭快速赶来。

    看这个模样帅气的青年脸上愤恨急切的神情,显然已经知道啥沈大善人的家眷正被盗贼洗劫的事情。

    应该路上听到消息,这才匆忙赶来的。

    看来下面那股势力为了抓住这位白马白衣侠客,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

    大青蛙跳下张仲军的脑袋,身子嘭的一下变大,然后吐出桌子椅子,并且还吐出一碟瓜子和茶水,然后就端坐起来,一边嗑瓜子,一边观看起来。

    翻身下马的张仲军也跟着坐在边上,一边捻起一粒瓜子磕着,一边好奇问道:“师兄,怎么嗑起瓜子来了?你不都是抽烟喝酒的吗?”

    “笨,围观看热闹,自然得嗑瓜子,不然没这个气氛。”大青蛙不屑的瞥了张仲军一眼。

    “哦?有这说法?”张仲军很是好奇,不过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下面的热闹,倒也蛮有感觉的。

    马蹄声响起,那些堵住道路的人纷纷扭头张望,脸上闪过喜色让开通道,嘴里还万分庆幸的欢呼:“好啊,侠客终于来了,沈大善人的家眷有救了!”

    那白衣白马侠客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也为了制止那盗贼的恶行,隔着老远就大声吼道:“该死的盗贼立刻停手!我白马萧西风来啦!”

    张仲军还磕着瓜子,大青蛙却直接仰头喷出几瓶红酒,搞得张仲军眨巴着眼睛,满是好奇的问道:“师兄你干嘛又变出红酒来?不是说围观嗑瓜子最好的吗?”

    “咳咳,老子只是一时激动而已,妈蛋,白马啸西风,居然有人叫这名字!”大青蛙神色有些诡异的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