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帝都见
    等张仲军条件反射接过玉牌后才笑道:“这是三个月后,帝都上品阁举办的拍卖会的入场认证,你没事可以去看看,就算不拍东西,也能认识一些人,到时我也会去拍卖会,我们拍卖会见,那时我应该得到如何联系影门的方式了。当然,你要是有空拜见一下义父的话,义父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不知道怎么,说到让张仲军拜访李慕德的时候,小德子又紧张起来,而且还有些忐忑的期待着。

    张仲军想都不想的立刻点头:“不用大哥说,小弟一到京都,第一时间就去拜访义父大人。”

    小德子立刻展销迷人的笑容,摆着手说:“小笨蛋,你可不能这么做,像你这样入京的外地贵族,第一时间得去宗廷报到,签名后才能自由活动呢,这可是规矩,可不能乱了。”

    “嗯嗯,那我去宗廷报到后就去拜见义父大人!”张仲军自然立刻点头,然后才抚摸着这块不论怎么看都是优质玉,上面有着两个古文字的玉牌查看,好一会儿张仲军才展露一个灿烂笑容:“谢了大哥。”

    “客气啥?咱们是兄弟!来,喝酒!”小德子很是豪爽的一摆手,直接抓过一个酒坛冲着张仲军嚷道。

    张仲军自然也抓过一坛酒碰了一下,就这么整坛喝。

    张仲军的手下有些傻眼,其他人还没反应,欧阳重新却满是欢喜,没想到主公居然和天使的关系这么好啊!

    自己主公有个天使当朋友,那起码在帝国官场上,道路会通畅了许多,而且一些事情也能提前得到消息,有些时候,早一步就早了万世啊!

    嗯,到时候自己得小心的提醒主公得把这关系给维持住才行。

    虽然正统的官场都是鄙视太监的,但开玩笑,自己主公可是勋贵,和太监关系好可是非常正常的,而且勋贵又不在意清名,只要能得到内廷的指点,就算背个阉党的名头又如何呢?

    欧阳重新兴奋的猛灌自己几口酒,知道自己主公有前途,但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前途的光亮了,看来自己当初不管不顾的直接投效,还真是一个美妙无比的选择啊!

    一坛酒喝下去了,张仲军才摸着玉牌,有些迟疑的问道:“大哥,小弟我这实封领地的贵族,可以随意的立刻领地去帝都吗?”

    “当然可以,现在实封贵族有几个是老实待在领地里的?绝大部分都常年居住在帝都,甚至一些老牌的实封贵族,他们的后代,也就只有确定的继承人,才会在成年后回去领地居住一段时间,其他时候谁不是常年待在帝都的?你不会以为到了领地就不能离开吧?”说道后面小德子已经眨巴起美眸来了。

    “不是说有限制的吗?”张仲军傻愣愣的问。

    “是有限制啊,不过就是贡赋是不是准时上交,还有就是有没有随身带着超过数额的护卫,除了这两样外,只要你的领地不被侵犯,实封领主和其他荣誉贵族一样,全国各地随意行走随意居住的。”小德子带着笑意的指点道。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这个亭男的随身护卫的数额限制是多少?”张仲军忙急切的问。

    “亭男也就是最低级的贵族,随身护卫限定是十名,只要不带着超过十名护卫,那么就一点事都没有。”小德子想都没想就直接说道。

    “十个护卫?”张仲军眨巴下眼睛,有些疑惑的问:“这护卫的人数怎么确定?我是说怎么确定跟在我身边的是护卫?而不是仆人?”

    “不管你是仆人还是护卫,反正你离开领地去外面,身边就只能跟着10个人。不过这办法很好解决的,隔上几百米跟着上千人都没关系,只要不贴身跟在身边就行了。”小德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张仲军愣了一下,接着恍然的点点头,也是啊,所谓的限制护卫名额,对于那些传承甚久的贵族来说,就是个屁。

    特别是一些独苗一根的继承人,都恨不得拴在裤头上,让他出去长见识,不派上几百上千人保护会放心?

    估计上头对这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只要你不造反,管你带多少人出来晃悠呢,反正费用都是你自己负责的。

    但规矩就是规矩,只要不明面上破坏这规矩,隔着几百米藏着一支军队护卫,都能当看不见。

    这个时候张仲军就放心了,他可是怕一招呼就来了162个豆兵,立马就给人逮住违规的罪名。

    现在这样可以放宽一些要求,到时招出豆兵后,可以让他们躲到几百米远去,甚至一公里外都没有问题,反正就算豆兵藏在感应的极限距离也可以瞬间赶来。

    而且这种极限距离也不用担心丢了豆兵,因为只要超过极限距离,豆兵会自动回到张仲军脑子里的。

    反正知道自己遇到危险招来豆兵斗殴也不会出事,张仲军就放心了,自然就开始想着自己跑去帝都的事,黑冰台应该也在帝都吧,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黑冰台的衙门,这样可就省事许多了。

    小德子见到张仲军对帝都的事情感兴趣,自然开始卖弄自己的见识,当然,也开始点醒张仲军到了帝都需要注意的事项。

    两人就这么一边吃喝一边闲聊,几乎聊了个通宵,看看堆满四周的酒坛,就知道凡间的酒对这两人已经失去了作用。

    察觉到外面天亮了,小德子起身,身子微微一震,酒水残羹什么的污迹瞬间从他身上消失,原本有些乱的发丝,也被他随手抚动的整理妥当,脸上也重新恢复了那种淡然而又疏远的神情。

    他看看张仲军,又看看满地的酒坛碗碟,有些感慨的叹口气:“好久没有聊得如此痛快了。”

    张仲军知道小德子得去完成巡视西北五国的使命,自然满心不舍的站起来看着小德子。

    不怪他如此,因为这么多年来,他除了月儿姐姐和慕容姐姐外,还真没有一个同龄人玩伴,更加没有如此两人一边吃喝一边天南地北闲聊的场景。

    看着张仲军那不舍的目光,小德子妩媚一笑:“兄弟,咱们帝都见。”

    “嗯,大哥,咱们帝都见。”张仲军点点头。

    小德子不再说话,干脆利落的掉头朝外走去,出了帐篷,一声口哨,那只被伺候得很好的大雕,长鸣一声,展翅高飞。

    而小德子脚掌轻动,瞬间就到了大雕背上,朝张仲军挥挥手,大雕就越过八里湖朝西北方向飞去。

    挥着手目送大雕离去的张仲军,突然对因听到大雕叫声而跑出来的众人说道:“我等下就去帝都。”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欧阳重新就直接跪拜道:“是!请主公放心,属下等一定把八里亭为主公治理得妥当!”

    这话一出,其他人只好一边暗骂着马屁精,一边跟着表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