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谈甚欢
    而张仲军这货脸上一副傻笑模样,脑海中却是在和师兄交流:

    “师兄,怎么小德子只是惊讶一下就不惊讶了呢?我从一个炼体五重短短时间就晋升到练气九重哦。”

    “笨蛋!人家是天将,区区一个练气九重算屁!就是你那一百六十二个练气九重都没被人家看在眼里罢了!而且人家的惊讶,也只是因为你短时间内就提升到练气九重的速度而惊讶,而不是惊讶你的实力强悍!”大青蛙没好气的说。

    “原来是这样啊,还以为能吓唬一下那些熟人呢。”张仲军有些沮丧的说。

    “吓唬其他人可以做到,但想吓唬天使那就没法子了,太监实力不达到天将,那是没可能当天使的。”大青蛙说道。

    “哎呀,天帝派出的天使都是天将以上的实力,那天帝又是啥实力啊!”张仲军满是憧憬的说。

    “别好高骛远,先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往上爬吧。你这货升级可比普通人困难一万倍的!”大青蛙没好气的说。

    “哦。”张仲军又是沮丧了,想到自己要付出比别人多一万倍的努力才能升级,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两人都是熟人,而且小德子身上挂着来查探西北五国的使命,明面上和八里亭没有关系,所以也就没有迎接天使的麻烦规矩,大家哈啦一下,召集有名分的手下,准备好酒好菜招待小德子就行了。

    张仲军这货虽然不喜欢喝酒,但实力到了,这些凡人喝的酒其实就跟水一样,所以拉着小德子猛灌,小德子这货的实力就更不用说,但却依然笑语嫣然的毫不抗拒,一杯杯的酒就这么喝了下去。

    张仲军那些陪客的手下神情有些怪异,因为小德子的风姿仪态模样,怎么看都是一个娇柔美丽的人儿,配着自家那帅气爽朗的主公,忍不住让人有一种般配的诡异感觉。

    只是这感觉一冒出来就被众人强行打散,开玩笑,一个是自己的主公,一个是太监天使!这念头绝对不能涌出来,不然就死得凄惨了。

    喝了几轮酒后,小德子故作有些醉意的说道:“说起来,咱小德子和你这位八里亭男可是有着很是亲近的关系。”

    “咦?”张仲军有些愕然了,虽然自己想和这个熟人拉好关系,但真要说亲近也亲近不到哪儿去吧?

    “李慕德大人是小子认的义父。”小德子说完像是很紧张的拿起一碗酒喝了起来。

    张仲军眨巴下眼睛,李慕德大太监是你义父,和自己怎么就有很亲近的关系?

    小德子掏出一个小小的水晶球不吭声的递给张仲军。

    张仲军还真不知道这玩意是啥,大青蛙就直接提醒道:“记忆珠,输入一点元气,珠子就会释放一段影像语言,大概就是只能存下几百息时间的样子,这么垃圾,哦,不对,在你们这儿来说是很珍贵的玩意,没想到一个小太监居然能有呢,真是富贵啊!”

    知道是啥玩意就行,张仲军意念一动,元气灌了一丝进入记忆珠,然后张仲军临终前哀求李慕德收张仲军为义子的画面声音出现在珠子上。

    “父亲!”张仲军眼睛通红,死死抓着那枚珠子。小德子也不吭声更不喝酒,就在边上坐着不动。

    这两位的诡异举动,立刻让下面嬉闹的人立刻面面相窥的停下,也都鹌鹑一样缩着不敢动弹。

    好一会儿,张仲军恢复过来,起身向小德子鞠躬行礼万分感慨的说:“抱歉兄长,我一直都不知道,居然一封问候信都没写给义父大人。”

    “不用多礼兄弟,当时情况紧急,都顾不上这些,义父根本就没有怪罪过你。”小德子也起来搀扶住张仲军,他心头笑了,因为张仲军这话一出,就表示他认可这门亲了。

    张仲军捏着那记忆珠,心头有些不舍,因为伯爵府成了粉末,记录父亲容貌的画像全都跟着成了粉末,让张仲军都没有了父亲的容貌资料,所以他万分期待得到这记录着父亲音容的记忆珠。

    小德子是眉眼通透的人,自然立刻笑道:“这记忆珠是送给兄弟缅怀老大人的,你就收着吧。”

    张仲军立刻欢喜的把记忆珠收入储物戒指里,然后端起大酒碗就和小德子碰碗喝酒了。

    张仲军脸蛋都红了,他没想到父亲临终时居然给自己认了一个义父!虽然那是阉人,但也是闻名天下的天使,内廷的大佬!这完全就是父亲为自己找的守护人啊!

    哎呀,该死,好像当初小德子来宣旨的时候,我询问义父身体如何了,是说李大人,一副外人模样的吧?!

    难怪小德子明明同是义父的义子,之前也只是客套,也就是现在喝了点酒后才能表露这个身份,这是怕我鄙视他们太监的身份,更是怕我不认这个亲啊!看看特意把记忆珠都给拿出来证明就可以明白。

    不过,这记忆珠是当时记录下来的,岂不是说当时义父就怕自己不认他,所以提前做好准备?

    不,不要去想了,这样也把人想得太阴暗了!

    反正自己知道,李慕德是自己义父,小德子是自己义兄就行了,别的不要计较这么多!

    有了决定,张仲军更加热乎的拉着小德子说道:“哎呀,大哥,你和义父怎么不早说啊!搞得小弟我还一副唯恐得罪小德子天使的模样!生生搞得生分了!哎,不知道义父在京里还好不?”

    张仲军这话一说出来,大家一片寂静,他们可想不到自家大人怎么和一个太监称兄道弟起来了,而且自家大人什么时候在京里有了个义父了?

    小德子端着酒碗的看着张仲军,仔细打量着张仲军的神色。

    张仲军眼中只有惊喜和内疚的神色,并没有那种谄媚、厌恶的神色。

    对察言观色为本能的小德子自然看出张仲军是真心的,不由得也露出笑容:“义父很好,就是惦记着你。”

    “哎,这是我的不是,只是八里亭都没安定下来,哪儿都不能去啊。”张仲军感慨道。

    “没事,义父也是这样说的,义父可是交代我让我趁机借着执行旨意的机会,随便来看看你呢。”小德子笑道。

    “谢谢义父和哥哥。我们饮胜!”张仲军感激的端起酒碗,小德子笑着碰了一下,一口喝完。

    既然确定了关系,两人聊得自然是更加的热络了。

    张仲军对太监从来就没有任何鄙视,对于父亲让自己认李慕德为义父的事也没反感,知道这是父亲为了有人能护着自己而搞出来的。

    想到这两个太监可能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张仲军自然对这个同是义父义子的小德子热情万分了。

    至于小德子假冒?开玩笑了,小德子是天使,按照级别来看,和李慕德一样了!了不得就是资历比不上,在内廷这天下最具权势的地方,谁敢假冒啊!

    假冒自己这边就更不可能,不说记忆珠的证据,如若没这事,恐怕李慕德再大胆也不会要一个实封贵族当义子的!

    “好了,仲军你这小子,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你这样一副故作豪迈的样子,真是让哥哥我都看得难受。”小德子脸颊绯红,眼睛迷离的说道。

    那美得无分男女的风情,让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全都偷偷的吞着口水,要不是拼命的提醒自己这是太监!恐怕都会当场失态了。

    “嘿嘿,让大哥你看出来了,那个,不知道大哥你知不知道影门的联络方式?”张仲军很是不好意思的笑着问道。

    “影门?”小德子眨巴下眼睛,有些愕然的看着张仲军。

    张仲军一下子就看出小德子眼神流露出来的意思,有些惆怅的叹口气说道:“我以前只知道影门是我张家的仇敌,也是最近才知道,影门是我生母的宗门,我想知道一下生母的情况,所以才想知道影门的联络方式。”

    小德子也跟着感慨的叹口气,以前他不知道张仲军的情况,但自从跟着李慕德去了一趟张家,并且自己亲自去传了一次圣旨后,他就开始注意张仲军的情况。不单单是因为知道张仲军和自己一样是李慕德的义子,更多的是知道天帝对张仲军另眼相看。

    身为天使,想要知道张仲军的情况,虽然不敢说啥底细都能掏出来,但大致情况也清楚的。

    也因为这样他也才会跟着感慨,那是因为他清楚,张仲军的叔父们,为了夺得伯爵爵位的继承权可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连明明是张仲军的靠山,他生母所在的宗门,居然都给他们说成是张家的仇敌。

    至于影门为何不联系张仲军,这就不是小德子能够了解的,但想来也是和张仲军当时挂着一个废材名声的关系吧。

    不过显然,那个废材名声应该是张仲军的叔父们故意传播的。开玩笑,废材,见过大半年前是炼体五重,大半年后练气九重的废材吗?

    这样都是废材,那天下就没有天才了!

    至于张仲军为何能够在短短大半年就从炼体五重飞速突破到练气九重,小德子只是惊奇一下张仲军的资质,并没有吃惊张仲军如何做到这点。

    毕竟小德子可是知道,张仲军的父亲和生母都不是普通人,特别是那继母就更是神秘,连宫廷里都没有多少资料。

    所以这三个人肯定给张仲军留下不少资源的,再加上天帝对张仲军的另眼相看,所以张仲军就算是现在成了天兵,小德子也不会有多大的奇怪。

    他是对张仲军叔父们的狗眼嗤笑不已,连自己兄长和嫂子的底细都不清楚,就想着谋夺侄子的地位?

    结果好了,搞东搞西搞出这么多东西,一点用都没有,直接卷入那可恶的烈焰宗抢夺行动中,搞得个全族灭绝,就是可怜张仲军小小年纪就成了个孤儿啊!

    要不是有天帝关顾着,张仲军别说成为一虚爵一实爵的两爵主人了,张伯爵的虚爵能不能保住都是大问题呢。

    只是小德子知道影门和张仲军的关系,但他还真没有影门的联络方式,如果不是因为张仲军的关系,他甚至都不可能知道影门的存在。

    小德子迟疑了一下,无奈的说道:“仲军,说老实话,要不是因为你的关系,我根本就不知道影门的存在,所以自然没有影门的联络方式,不过放心,等我回去帝都后,我会帮你去打探的,相信到时会给你找来准确信息。”

    “没事,我就等着大哥你的信息了。”张仲军挥挥手笑道。

    张仲军虽然一副淡然模样,但心头也忍不住叹口气,因为从这个太监义兄那不经意的语言中,可以感觉到,自己以为很牛很了不得的影门,在义兄这个天使眼中,其实也就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宗门罢了。

    这让知道生母曾是影门门主的张仲军,心里自然是高兴不起来。

    但也让张仲军心头凛然,一个自己感觉非常强大的宗门,在天使眼中居然不值得一提?!这个发现,让隐约有些自得自己成了练气九重的张仲军立刻沉静了下来。

    小德子也是眉眼通透的人,自然看到张仲军眼眸内的失落,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产生一股冲动,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牌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