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三十章 内部人心(二)
    一票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一点都没有外面传闻中军队分裂成两份、互相竞争敌视的样子。

    陈军冲着李兵竖起大拇指:“李兵,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都没看出来你这么有头脑!”

    “呵呵,咱们既然是家主的家臣,自然得为家主考虑,也得让家主放心不是?”李兵摆摆手,有些矜持的笑道。

    陈军也满面笑容的点点头,举起酒杯和对方碰了一下,一口喝干。

    让军队的军官分为两个势力,是他们商量好演的戏,为的就是让他们的家主——张仲军放心,因为军队如果铁板一块,很容易会引起家主的猜忌。

    不要说现在的军队属于张仲军的私人武装,就算是帝国的郡兵,郡尉也会担忧下面团结一致把自己给架空了。

    就连小县城的城卫,也会给县尉安插人手,把小小的城卫弄出几个势力,扶起几个头面人物来。

    所以在见到自己家主实力权势都大幅度晋升后,这票郡兵老油条,自然而然就想到,自己想要升官发财,第一件事,就是要让家主大人对军队放心。

    想让家主放心,军队就不能团结一致,最起码不能出现一个在军队中可以和家主比拟的军方代表。

    不用奇怪这些郡兵出身的家伙为毛会想这么多,他们作为能够爬起来的军官,多多少少都有些见识,人情世故再不精通也是懂得一些的。

    特别是军队这种暴力机构,上头对下属军队是啥想法,都能大致猜测出来。

    作为最高领导,他们自热希望军队只听从他一个人的命令,然后军队作为战斗力量,当然要越彪悍越好了。

    现在东里的军队,战斗力虽然比不上野蛮人和张仲军本身的豆兵法宝,但他们也有他们的优势,在智力方面可以说是完爆野蛮人的。至于豆兵,本身就只是张仲军的一件法宝,没什么可以比较的。所以,他们只要把听从最高领导一人命令,这件事做妥当了,荣华富贵就不会缺。

    这也是他们故意跑到豆兵警戒范围内聚会的缘故,这是把自己的态度和军队的变化展示给张仲军看呢。

    这个消息自然飞快的传达到欧阳重新耳边。

    正忙碌着做着战后恢复工作的欧阳重新只微微笑了笑,夸奖了一下禀报的人,就挥手让他退下了。

    他心头是很不爽的,这禀报的家伙,也太过急功急利了,居然在这种满屋子都是人的情况下,就如此大声禀报?这是怕人家不知道自己在派人监视军方呢?这要是被有心人一渲染,说不定还以为他针对的是张仲军这位老大呢!

    如果不是顾虑到才刚收拢大家,不能让人心偏离,早在那货刚把话说出口的时候,他就会把茶杯给扔过去了!

    看着屋内这帮竖起耳朵聆听的手下,欧阳重新只能闭嘴不发表意见了。

    而一个比较后期投效张仲军的翻译,名叫刘尽然的年轻男子,手脚麻利地把事情分发下去给那些小头目,并让他们赶紧离开后,才靠上前来询问道:“欧阳大人,军方这是在搞什么鬼?不是说都已经分裂成两派,势同水火了吗?怎么还一起跑到亭长那边去聚会?是亭长召集他们了?”

    说着,刘尽然有些紧张起来,亭长召集军队高官却没有召集他们这些文官,那种不是亭长嫡系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啊。

    欧阳重新一直看着那些小头目交头接耳的离去也没说话,一直到刘尽然开口询问了,才笑道:“什么分裂,陈军和李兵他们都是在演戏呢,故意搞出两个派系来。”

    “演戏?这样一来不是削弱了军队的战斗力吗?”刘尽然瞪着眼不敢相信的说。

    “演给爵爷看的,是向爵爷表明,军队不会是一块铁板,而且就算分成两派,那也是全都听令于爵爷的。呵呵,没想到这些郡兵小军官出身的家伙居然还懂这些。”欧阳重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感慨道。

    “我说呢,他们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明明关系好得不得了,怎么会突然就分裂成两个派系,敢情是演戏啊!”刘尽然一拍大腿说道。

    “现在是演戏,但时间久了,谁知道呢?陈军和李兵这两个都是被推出来的头面人物,一开始还可能会装模作样的为自己派系争夺利益。但久而久之,假戏都会变成真的了。在利益的冲突下,好多事情就由不得他们了。不过想来,这也是爵爷希望看到的吧。”欧阳重新继续感慨道。

    “欧阳大人,我们内政系要不要也学他们演戏给亭长大人看看啊?”刘尽然兴奋的提议道。

    欧阳重新瞟了他一眼,知道这货为毛如此兴奋,因为内政系也跟着划分派系的话,这货就算不能当头面人物,也绝对是某一派系的二把手,而不是现在排在末尾几位的样子。

    欧阳重新哪儿乐意自己好不容易才统合起来的内政分裂?就算要分裂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决然的摇摇头:“我们内政系要也跟着分裂,那就别想在爵爷跟前立脚了,我们才几个人,人家军方又是几个人,不能比的。”

    “哦哦。”刘尽然失望的点点头,不过他又想起什么的问道:“干嘛要称呼亭长为爵爷呢?”

    欧阳重新若有所指的笑道:“爵爷是八里亭男,也就是说,这八里亭是爵爷的私人领地,世袭罔替,而亭长只是爵爷领地上的一个总管事而已。”

    刘尽然恍然的点头:“明白了,以后我也叫爵爷。”

    欧阳重新笑了笑,起身拿起一份文件说道:“我去向爵爷禀报八里亭战后收拢民众的事宜,你负责的那份工作尽快干好,爵爷可是急性子呢。”

    “嗯,放心,我这就去做。”刘尽然猛点着头说。

    送走欧阳重新后,刘尽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呵呵,这是盯上了亭长这个职位吧?不过我的心才没那么大,反正爵爷可不会停滞在亭男这个位置的,以后的好位置多得是。”

    而陈军这边,也在吃喝一阵后,各自散去。

    那么多俘虏需要处理呢,本地土著的俘虏倒还好说,只要把他们重新编制,再进行训练就行了。麻烦的是那些五国俘虏,不处理好他们才是麻烦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