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二十八章 天尊护印
    “呱呱!天尊护印?!这是张仲军继母拍他肩膀时留下的?!”大青蛙兴奋的蹦跳起来,但看到张仲军根本没顾虑到这些,只是悲伤无助的抓着那些飘散离去的粉末,不由得沉默一下。

    最后无奈的叹口气:“妈蛋!这伯爵夫人还真是狠心,居然只守护她所谓的儿子,却一点都不在意夫君遗体的安全,即使是名义上的夫君,也好歹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银光很快消失,红袍人的攻击威力也过去了,而天空悬浮的红袍人只震惊的一下,用抖动的声音喃喃一句:“居然是天尊护印?!”然后就嗖的一下,化作一道红光的飞速消失在天际。

    大坑内,小德子惊恐的一把抱住李慕德,数个瓶子被他变出来,疯狂的往李慕德口中倾倒丹药。

    “快!立刻向天京十万火急传讯,带咱家回去!”脸上血色全无的李慕德挣扎着说了一句,就眼睛一闭昏迷过去。

    小德子二话不说,抱着李慕德飞速离去。

    至于毁掉的伯爵府,还有彻底成了孤儿的张仲军,他们已经顾不上了,交到他们手中的世界珠被抢,这是一件天大的事情,甚至关乎他们的小命!

    从废墟中挣扎着爬出来的郡守,捂着折断的手臂,看看身旁脖子折断的县令,再看看遍地的废墟和尸骸,最后再看看呆立在那儿,方圆一里地中,唯一安然无恙的张仲军。

    先是奇怪张仲军怎么能够毫发无损,不过很快想到振军伯的特殊存在,应该是给了什么救命宝物给张仲军防身,就跟自己那枚被捏碎的玉戒指一样。

    他并没有看到那天尊护印,不但是他,李慕德和小德子也同样因为待在坑中,完全被守护法术遮挡了感应,不知道曾有过一道天尊护印出现守护过张仲军。

    也就是说,除了那个红袍人,包括张仲军在内的其他人,都不清楚天尊护印在这儿闪现过。当然,大青蛙这不是人的家伙例外。

    想到去世的振军伯,再看看这成了废墟的伯爵府,郡守不由得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如果世界珠还在,振军伯爵凭借功勋以及在天帝心中的旧情,就算整个县城被毁掉,爵位也肯定会传承下去,甚至还有可能提升一级。

    现在世界珠被抢,虽然是从天使手中失去的,但天帝也绝对会迁怒到振军伯身上,甚至自己都有可能会跟着倒霉。一枚世界珠的重要性,已经达到关乎整个王朝是否稳定的地步了。

    还是想想怎么处理后事,尽量在圣旨下来前,用自己郡守的权力,为后代铺路吧。

    张仲军呆呆的看着郡守离去,繁华的伯爵府一瞬间成为了废墟,那些之前还活生生的亲友仆从,现在都变成了尸骸的夹在瓦砾堆中。父亲的遗体,更是在之前的一击中成了粉末,找都找不到了。

    一个家就这么彻底毁掉了。

    大青蛙翘着二郎腿抽着香烟,神色淡然的说道:“小子,不用大惊小怪的,这只是天将级别的战斗而已,等你看到你继母那种天尊级别的战斗再来惊叹吧。”

    张仲军有些麻木的翻开废墟,把亲友仆人的尸骸给清点出来。而大青蛙则兴冲冲的从废墟中收刮金银财宝和各种它觉得有用的东西,也不直接吞到嘴里去,而是放到被张仲军认主的那枚储物戒指里面。

    有了同生共死术作为联系,使用认张仲军为主的法宝,对大青蛙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张仲军没有动用豆兵,完全是靠自己双手来清理尸骸,并按照身份等级进行摆放。男仆一堆,女仆一堆,家中血脉一堆。

    清理出所有能找到的尸体后,张仲军赫然发现除了继母和她的几个侍女外,自己的贴身侍女慕容姐姐也不见了。他再次在废墟中翻找起来,嘴里急切的喊着:“慕容姐姐!”

    相比那三个时刻盯着自己世子之位的叔父和那些堂弟堂妹们,还有父亲那几个一心想诞下后嗣却始终对他视而不见的妾室来说,慕容姐姐反而更像他的亲人。

    慕容姐姐自幼陪着他长大,一直到他掉入毒雾深渊后才第一次分开,他早就把这个侍女放在和父亲、月儿姐姐、继母大人相同的位置上了。

    张仲军又喜又悲,喜的是根本没有发现慕容姐姐的遗体,这就说明慕容姐姐没有跟着这次劫难遇难,而悲的是,慕容姐姐似乎是和继母她们一样,父亲刚刚去世就抛下自己离去了。

    心情复杂了一阵,张仲军心中还是庆幸居多,不管如何,慕容姐姐没事就好。

    在张仲军把伯爵府的尸骸清理干净,呆滞坐在还能辨别出来的大门口发愣的时候,大青蛙已经彻底收刮完毕,满意回到张仲军头顶,又一次抽烟喝酒享受着。

    夜幕降临,一连串的火把迎了过来,吊着手臂的郡守,领着一票县城城卫队重新出现,同样城内的大户们,也领着护院和家仆跑了过来。

    之前这些大户们,全都缩在地窖里,根本不敢逃走,因为他们清楚,在那些能够飞天的家伙眼中逃走,反而有可能会被迁怒死得更快,还是乖乖躲着生死由天命吧。

    现在危险过去,郡守也给他们下令了,这才屁颠颠的跑出来帮忙。

    在大量人手共同作用下,城内的废墟很快被整理干净,所有尸骸都被收敛进收刮全城才弄出来的棺材内,各种殡丧仪式也开始准备起来。

    消息传递出去,那些倒霉催的处于毁灭范围的城内居民的亲房都涌过来,大多是哀伤的给亲房处理丧事,争夺一下遗产,然后就此消失。

    不是没有人想来伯爵府讹诈一下,可无一例外全都被后面赶来的郡兵直接打将出去了。

    大家也明白过来,别看伯爵府死得只剩下张仲军一人,但只要人家还是伯爵,就属于帝国贵胄,哪儿允许他们这些平头百姓欺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