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35章 朝廷的底气(一)
    “看看现在,自己就知道了府城主要官员的名讳,也知道哪个部门由哪位官员领管,不过诡异的是,为毛要把学正给赶走?难道学正在府城的权益只是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然后平时府城的官场生活中和他没有关系?”

    张仲军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在府丞的介绍下,一一重新拜见府台以及这几位六品官。

    还别说,这里面可是包含了河源府六房的主事,还有巡检、衙役、城卫等武装力量的老大。可以说河源府的权势人物就在这个正堂内,而拜见了他们的张仲军,也算是真正踏入了河源府官场。

    介绍诸位官员给张仲军认识后,府丞又噼里啪啦地给张仲军介绍着官府的机构以及这些机构的权力范围。废了一通口水后,这府丞最后来了一句:“等下你去领一份内部资料,大陈朝机构部门划分和权力划分都有详细介绍。”

    张仲军有些冒黑线,妈蛋,既然资料里有的内容,那你干嘛噼里啪啦说这么多,不是浪费时间吗?

    府丞闭嘴了,一直淡然喝茶的府台重新坐正身躯,随着府台的举动,其他懒散怎么舒服怎么坐的众官员也端正了坐姿。

    “张弘毅,你有没有疑惑,我们大陈朝的统治权只在城市,乡村根本不去理会,任由那些帮派侵占争夺割据的事情?”府台淡淡地说道。

    张仲军毫不迟疑地点点头:“下官确实有这些疑惑,只是传言众多,根本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而且其中许多传言,让下官有些迷茫。”

    说着这些话,张仲军心头猛跳不已,因为他察觉到自己有可能知道这个天下格局形成的原因了。

    以前张仲军就觉得奇怪,虽然传言中,对于帮派能割据一方,说的是帮派的强大武力,而朝廷能够保持住对城市的管辖权,也因为朝廷的武力,双方都不想因此而争斗,所以才会形成现在这朝廷管城市,帮派管乡村的格局。

    但是张仲军怎么都是经历过好几个世界,甚至还坐过最高位置的人,他可是非常清楚,一个从古以来都是大一统的国家,可以允许帮派份子出现,甚至可以无视这些帮派份子侵占国家的利益。

    但任何一个有实力的政权,都不会允许帮派份子占据地方,形成一种独立割据的局势出来的!

    这个大陈朝的帮派,可以自己收税,可以自行调动势力范围内的人力,可以自行任命管理机构,最重要的是,还能拥有自己的武装。

    这一切看下来,和一个独立的武装割据军阀势力没有什么区别了。

    如果朝廷虚弱,没法奈何也就算了。可大陈朝虚弱吗?衙役都有大票大票的筋骨境巅峰的人存在,要知道在帮派中,筋骨境巅峰都能当小头目了!

    再说了,天地元气大家都能感受到,占据一小块地盘的帮派能够借助地盘上的资源提升实力,占据整个天下的朝廷没可能不去借助更加庞大的资源来壮大自己。

    别的不说,单单看明面上的情况,随便换一个朝代,都绝对会拼着死伤一大部分人,耗费一大部分资源,都得把割据全国乡村的帮派给全部清缴掉,就算没法彻底清缴,也必须把这些帮派打压得服服帖帖,哪儿还会像现在这样一幅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啊。

    而纵容帮派把手伸到民众管辖权这个范围内的大陈朝是怎么想的,对这点非常疑惑的张仲军自然立刻竖起了耳朵。

    府台没有直接解释,反而淡然的说道:“你既然能够成为案首,那么史这一关肯定是很不错的,你说说,从古至今,能把统治力渗透到乡村这一级别的有几个朝代?”

    “呃,也就是有史记载的开端两个朝代而已,其余朝代都是皇权不下乡的。”张仲军先是解释了一番,接着又忍不住的辩解道:“只是那些朝代都是官员缺乏,而我们大陈朝官员并不缺乏,不敢说每个村派一个官员,可一个乡一个镇派一个官员还是能做到的吧?”

    张仲军这话一出,在场的官员都笑了起来,府台更是笑着摇摇头:“还是太过想当然了。”府丞也跟着笑道:“很正常,刚踏入官场的新丁谁没有这个想法?”

    府台摸着胡须点头:“确实,当初本官刚入官场时也是如此热血,嗯,有这想法的人,也是对咱们大陈朝忠心耿耿的。”

    “如何不是呢?如果不是心怀朝廷,谁会在意帮派占据乡村的事情啊。”府丞一副感慨万分模样的说。

    张仲军眨巴着眼睛,有些无法理解,怎么这些官员是这个反应?

    看到张仲军迷茫了,府台继续说道:“张弘毅,你才刚进入官场,还不清楚一个官府运转所需要的人手是多少,别的不说,就说县城吧,一个县城人口最少十数万人,不说那些大事,单单鸡毛蒜皮就能让负责的部门忙个不停,这还只是单单县城而已啊,要是把下面乡村都给收拢进来,那别说了,从早忙到晚。这样一来,我们这些官哪儿还有时间提高自己的修养?哪儿还有时间和同僚朋友交流?又哪儿有时间思索一下未来呢?”

    府丞也插话说道:“没错啊,真要忙碌个不休,那我们这些官岂不是成了做杂事的仆从?如何体现出我们身为父母官的身份?所以,乡村这一级别,那些帮派能帮我们管理就是最好的啦,省下我们多少事啊!”

    张仲军傻眼了,因为他居然看到在场的官员全都对此都是一副认同不已神色的点头。这让张仲军直接斯巴达,妈蛋!听你们这么说,把乡村丢给帮派,不是帮派强行夺过来的,反而是官府嫌弃麻烦才把乡村丢掉的?开什么玩笑啊?!

    只是一想到府台和府丞那不以为然的神态,还有那理所当然的话语,还真有这个可能!因为他们是官,自认为是百姓的父母,自认为高高在上,认为自己身为官,平时管管事显显威风就好,绝大部分时候,自己这些官是必须有时间去和同僚交流,去忙碌自己的事情,去享受风花雪月,而不是被无数的杂事给拖得没法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