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二十章 家中喧闹
    大青蛙纠结万分,不过没法子的它,只好泄愤的践踏着张仲军的脑袋,并且发泄时的呱呱乱叫着:“妈蛋!你个扑街仔,想要维护自己要继承的爵位就维护好了!干嘛他喵的找些狗屁借口啊!”

    “搞得好像自己是三流家族内斗剧中受到迫害的主角一样,恶心不恶心啊!”

    “这年月!强者拥有一切,没有那份心,实力再强也不是强者!妈蛋!等老子恢复了,看老子不好好教你做人!看你还敢不敢恶心老子!”

    张仲军感觉到大青蛙在自己头顶又蹦又跳还呱呱乱叫,但他不敢动弹,毕竟外面还有着李慕德这样具备天使实力的超强人物存在,之前他无视大青蛙,谁知道是什么缘故啊!

    再说了,自己这位青蛙师兄要是有事和自己说,自然会跳下来面对面的提醒自己,现在只是在头顶跳和乱叫,不见出现在自己面前,应该是师兄那喜欢跳舞的习惯发作了,不去理会就行。

    果然,大青蛙蹦跶了一下,就没有了动静。而张仲军也把心思放到父亲伤势上面去了。

    李慕德并没有遮掩自己的身份,起码腰间代表身份的玉牌就这么晃悠悠的挂着。

    在这帝国,只要懂行的,一看这玉牌就知道怎么回事。原本有些矜持的郡守和县令,早在迎接李慕德时就发现了真相,之前想的招待同僚的念头立马不知道被丢到什么地方去了,一路跪舔的拥簇李慕德过来。

    现在振军伯府,掌握大权的,是张仲军的三个叔叔,他们虽然没有爵位,更没有官职,吃穿用度都得赖着哥哥,但怎么都是振军伯的嫡亲弟弟,官场上那些基本的常识还是懂的。

    而且他们为了帮自己儿子从张仲军这废材手中争夺世子之位,可没少绞尽脑汁,近乎十多年下来,虽然还不算是啥大阴谋家,但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学了个十成十的。

    早在看到在自己面前一脸傲然的郡守和县令,居然一脸谄媚的拥簇着朝廷使者时,振军伯府的二爷三爷四爷就全都心头一震。

    要知道面对朝廷使者,县令倒还罢了,使者的四百石俸禄,虽然比一千石俸禄的县令低了不少,但他们那身处天京的官场人脉却不是县令能比的,某个时候一句凑巧的话,就有可能让县令去职回家务农。

    可郡守却是帝国下面最大的行政单位中最大的牧民官,封疆大吏,俸禄更是高达二千石。官位到了这个的界限后,能够处理他的,只有天帝、丞相、三公以及九卿,除此之外几乎不用在意其他人。

    这样的封疆大吏,更多时候,都是等着朝廷使者反过来巴结自己,因为郡守再上一步,那就是九卿了,九卿对天下所有官员都有动议权。特别是在天帝不怎么搭理两千石之下的官员职位升迁降级政务的时候,九卿权力更是滔天。

    而这样的郡守居然不顾脸面的对一个朝廷使者表露出谄媚姿态,再看看那使者,面白无须,身边还跟着一个很娘气的小厮……他的身份简直呼之欲出啊。

    居然是天使装扮成使者前来?!看来自家那位振军伯哥哥在天帝心中真是与众不同啊!

    其他的来不及思考,三位张仲军的叔叔,就直接扑前去跪舔了。

    李慕德就在这么热络的迎接中进入了振军伯府,也懒得和这些无关之人哈拉,直接前去看望重伤昏迷的振军伯——张然峰。

    郡守、县令、伯府家二爷三爷四爷,全都屁颠颠的跟了过来,毫不客气的推开阻拦的侍女,领着一票人毫不停留的直入后宅。

    李慕德不由得愣了一下,只是旁边的郡守和县令都一副故作没事的态度,他也只神色不变,继续前行,反而低着头的小德子露出鄙夷神色。

    要知道这后宅可谓是极为私人的地方,特别是现在振军伯昏迷的状况下,后宅可是有振军伯续弦,也就是他们的年轻嫂子存在的!

    如果只是领着李慕德和小德子这两个阉宦出身的进入后宅,倒也没问题,就是加上郡守和县令这两个父母官,因为有人陪同,那也不算什么。

    可后面跟着的一票年轻力壮的子侄们又算啥啊!

    只是,这是伯爵亲弟弟们引领的,地位最高的李慕德不吭声,郡守和县令自然也不吭声了。

    这一票男人涌进来,把那些年轻侍女吓得鸡飞狗跳,而老成的嬷嬷,连忙赶出来守在各个宅院的关口,脸上难看的偷瞥着那三位大爷!

    如果说以前这三位大爷在府邸内的名声还不错,这次就直接降到被人视为不懂礼节的鄙视地步了。

    只是心中急切的三位大爷,却根本顾虑不到这些,他们巴不得天使在探望自家哥哥的时候,亲口说出继承人选的!

    现在那个废人失踪了,伯爵重伤昏迷,随时挂掉的样子,天使肯定得考虑伯爵传承的大事吧?

    到时候,怎么都得从自家子侄中选一个世子出来吧?

    也就因为这个,他们三个才会暗示自己的子侄紧跟着进入他们大哥的后宅来,免得因为没有露面而被天使遗忘了!

    至于冒犯失礼?面对伯爵世子的诱惑,这又算得了啥啊!

    在那些嬷嬷的堵门下,根本不可能走错路,一票人很是顺当的涌入到张然峰养病的卧室。

    室内除了浓重的药味外,还有一股暗香,这暗香肯定是伯爵的续弦夫人和侍女留下的。只是那票年轻人居然有人一副痴迷模样的做深呼吸,这让李慕德脸色一沉忍不住皱眉。

    居然敢冒犯振军伯?哼!找死啊!

    别人不清楚,李慕德这些天使会不清楚吗?天下所有领兵的将领和领兵的爵爷,身边都有朝廷派出的密探,唯一的例外就是振军伯。

    振军伯除了领兵出战外,休闲时间都是缩在老家宅着,根本就是远离权力中心,而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大臣会攻击振军伯的缘故!因为就算有人攻击,天使们也会进行若有若无的阻拦,甚至直接动用权势压制下去。

    但凡是因为帮助振军伯,而乱用权势的天使,从来就没给天帝惩罚过,虽然也没有奖励,但这样的姿态,天使们自然清楚该如何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