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十一章 遐想
    大青蛙冲着那没事干就把重力手镯调到九倍重力,然后跟豆兵玩老鹰抓小鸡游戏的张仲军喊道:“别玩了,赶紧过来给你说说如何晋升练气期!”

    “哦!”张仲军立刻朝大青蛙跑来,而他的三个豆兵自然也排着冲锋阵型跟在他身后,策马狂奔过来,那样子真像是张仲军被追杀一样。

    看到那白玉地板被铁骑践踏得坑坑洼洼的,大青蛙不由得撇撇嘴。

    为了给豆兵进行训练,在张仲军的祈求下,大青蛙把这原来只有百米方圆的白玉平台,生生给扩张到十平方公里的地步,还特意弄出一些凹凸不平的地带出来便于训练骑术。

    不过也幸亏张仲军这些日子时刻吃着元珠升级,元珠里面的元气可以满足一个生命的一切需求,所以他没有撇大条这样的麻烦,不然大青蛙还得专门准备一个厕所。

    当然,张仲军这货还是时不时偷吃大青蛙拿出来的水果和红酒,甚至还偷吸了一口雪茄,但呛得他要死,也就再也不敢去吸了。

    有水分,自然就会有尿意,这地方只需要站在玉石平台边,冲着毒雾沼泽放水就行了。只是每次放水,张仲军还得豆兵重骑载他去才行,毕竟玉石平台扩建后,实在是太过辽阔了。

    大青蛙的扩张方式就是吐出一块块标准一百平方米面积的白玉石,它们可以连接在一起,还不会沉没到沼泽地里,大青蛙也不知道自己肚子里为毛会有这样的玩意存在,而且还好像无穷无尽的。

    就跟其他物品一样,在被提醒或者在需要的时候,这些凡物的存在就会自然而然呈现在他脑中,可以吐出来使用。但究竟啥缘故,大青蛙想得脑袋生疼都想不起来了。

    它也不追究,反正东西都在自己肚子里,不会少了,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想起来的。

    偶尔灵光闪动时,大青蛙也会忍不住庆幸自己脑容量低,不然一个整天思绪太多的生命,困在这样垃圾的地方,不疯也得疯掉。

    但如今大青蛙也快憋不住了,因为有了张仲军这玩闹的家伙,弄得它都不知道有多么渴望见到外面的世界啊。所以它现在可是比张仲军还要急切张仲军晋升练气期的。

    张仲军非常感激自己这个师兄,不但提供自己元珠升级,还送自己这种豆兵。

    普通撒豆成兵法术施展出来的豆兵,最多只具备施法者百分之一的实力,并且不能通过缩小数量来增加实力,微弱的可怜,也不能扩大数量。

    想要增加豆兵数量,只有等施法者实力提升。而且这些豆兵还只有短暂的停留时间,根据施法者实力的强弱,最多也就一天左右。

    而师兄给的豆兵,是吞噬元气后凝聚而成的,只要这些被禁锢在豆兵体内的元气没有溃散,豆兵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如果受到攻击,元气耗尽导致豆兵溃散。也不会彻底消失,而是变回豆子,而且最重要的是,只要还有一名豆兵存在,张仲军只需要提供元气,就能让豆兵很快恢复当前等级,不用从头再来培养。

    这些豆兵可以随着主人的心意,飞速削弱实力增加数量,也能飞速缩减数量来增加实力。

    很是欢快的领着三个豆兵重骑跑向大青蛙的张仲军,心念一动,三名重骑,立刻刷的一下分裂成六骑,再一下子分裂成十二骑,等到变成七十二骑的时候,它们已经变成只有一件皮甲和张骑弓的弓骑兵了。当然,这兵器随时可以更换为长枪或马刀。然后再一变,三百名长枪皮甲步兵就此出现,轰隆隆整齐的脚步声,简直是精锐军队在冲锋。

    张仲军再次意念一动,三百步兵再次又迅速的变回三名全副武装的重骑。感觉着这一切,张仲军不由得欢快的笑了起来。

    说真的,张仲军觉得掉落这毒雾深渊内,遇到大青蛙师兄,是自己除了陪着月儿姐姐外最快乐的时间。

    而那豆兵,更是让张仲军享受到了拥有唯命是从的手下是什么样的状况。

    看着远处对豆兵操控自如的张仲军,大青蛙不由得吐个圆圈。

    老实说,它对这个代师收徒的师弟很是满意,虽然它现在都回忆不起来自家的师傅是谁,如果不是契约限制,它还真乐意收下这个徒弟。

    性格纯良,意志坚定,聪慧听话,勤奋坚韧,这些性格和资质,以师傅对徒弟的要求,真是不要太好了哦。

    就是现在,张仲军也启动着九重重力在奔跑。虽然时刻开着九重重力对元珠消耗蛮大的,但也无所谓,起码张仲军的肉体实力,绝对远超同期的,而且有这样的重力压着,更能让张仲军的万漏之体的漏洞加速补填。

    虽然一切都很满意,但大青蛙想到自己一直都没法虐到张仲军就忍不住叫骂起来:“靠咧,平白无故出了这么多血,居然都不让老子爽一下?老子很不爽啊!”

    “所以以后能坑就坑,能害就害,只要不把这货弄死就行了!”

    “对了,那小子很是惦记着他的月儿姐姐,呱呱,这里面可是有太多的手脚可以做了,一定能让他欲哭无泪的!”想到自己出去后能够给张仲军带来各种麻烦,大青蛙忍不住就贼笑起来。

    “师兄!”张仲军跑到大青蛙跟前笑眯眯的捅捅大青蛙的雪白肚子。实力增加到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状态,张仲军的小儿天性得到了彻底的释放。

    要知道以前,他只有和月儿姐姐在一起时才会如此开心,但却也没有现在这样放得开,张仲军已经下意识的把大青蛙这位师兄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和父亲、月儿姐姐一样的亲人。

    正遐想着的大青蛙被唤醒,有些无语的看着张仲军偷偷摸了一把自己的肚皮后躲在一边笑,大青蛙始终搞不懂张仲军这货,是一直都这样自来熟呢?还是能敏感的分辨出谁不会真正的伤害他?

    按理来说,一般人遇到自己这个外形,还如此神秘,并且还是代师收徒的师兄,怎么都得小心翼翼才是。

    可张仲军这货,也就在老子呵斥他的时候乖巧万分,事后过了又是怎么皮怎么闹,他是不是笃定老子不会真的拿他怎么样吧?